39岁村主任割肾救妻:“有你才有家”

2017-02-08 阅读数 146727

割肾救妻 尿毒症

提到孩子特别是说到丈夫对自己的付出,易青云的泪水汩汩而下。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谭里和 见习记者周纯梓

劫难

1月26日,在“离别”29天后,易青云见到了等在重症监护室门口迎接她的丈夫肖珍明。见到妻子,肖珍明有些笨拙的给了妻子一个拥抱。易青云虽极力控制着情绪,却无法抑制眼眶里的泪水。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35岁的易青云经历了人生中的不幸和万幸,也真正体味了大难面前的夫妻患难与共。

2016年10月7日,是易青云人生的分水岭。这一天,她在邵阳市中心医院被查出患了尿毒症,且属中晚期。

“检查报告是她拿到的,连‘骗’她的机会都没有。”对于自己的疏忽大意,肖珍明至今还有些自责。他只好安慰妻子,医院也会有误诊的。

一场恸哭后,易青云开始平静下来。“我想的最多的是孩子,大的13岁,小的10岁。”易青云说,对于尿毒症,她有些印象。很早的时候,村子里有人患了这个病,她是看到患者尿血,然后死掉的。如今自己患上一样的病,她内心虽然极度恐惧,但是也只得接受残酷的现实——自己离死也许不远了。

一向沉默寡言的肖珍明却下定了决心,要尽一切可能把妻子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肖珍明向医生了解到,尿毒症可以通过换肾治好,就是一时找不到肾源,也可以通过透析缓解病情。

 

割肾救妻 尿毒症

妻子休息时,肖珍明坐在医院走廊上,想起未来表情有些茫然。

配型

今年39岁的肖珍明,家在邵阳市新宁县回龙镇村田村,他是村委会主任。担任村主任6年来,他几乎没有长时间离开过村子。在妻子确诊后的一个星期,他向村里请了长假。临走前,他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了亲戚,并从银行取回了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全部存款6万元。

2016年11月底,肖珍明带着妻子易青云来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一系列的检查后,“误诊”的奇迹并没有出现。

经过和医生的交流,肖珍明了解到一个现实,尿毒症患者找到合适的肾源难度相当大,即使找到了,也需要巨额的费用,少则四五十万,多的甚至上百万。更多的患者,一辈子靠血液透析维持生命。

现实让肖珍明心里“空落落的”,但在妻子易青云面前,肖珍明表现得很轻松。

有一次,肖珍明在看妻子化验单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她是O型血。他想到了一件事,一年前,他曾带村民去新宁县人民医院义务献血,自己也是O型血。同样的血型,自己的肾是不是能够跟妻子相配呢?如果能够配上,不可减少换肾的巨额费用吗?

当肖珍明把这个“发现”告诉医生,并表示自己要捐一颗肾给妻子时,医生的回答让肖珍明的心凉了半截。 

医生告诉肖珍明,血型一样只是配型的基本前提条件,比较难配上的是其他生理指标,而且没有血缘关系配型成功的几率和有血缘关系相比要小很多。不过,纵然是这样,肖珍明还是决定先自己去配型。

肖珍明决定献出自己的肾给妻子易青云的消息传到家里后,七十多岁的老父亲给他打来了电话。

电话里,老人哽咽着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一个人生病已经承受不起,肖珍明是家里的顶梁柱,万一被拖累了,整个家就彻底完了。

肖珍明安慰老人:“我只是试一试,能不能配上还不一定。”

半个月后,配型结果出来,出乎所有人意料,配型的六项指标中,只需要三项就能够达到配型标准,而肖珍明的肾有5项和妻子易青云吻合。连医生都说很少见。

面对结果,易青云却死活不答应:“我已经这样了,再把你拖垮了,老人和两个孩子怎么办?”

“就是为了孩子,我一定要把一颗肾给你,我不想让孩子没有妈,有你才有家。”结婚15年,肖珍明第一次冲易青云发了脾气。

 

割肾救妻 尿毒症

玉米排骨汤,此时的易青云有些难以下咽。

捐肾

取肾的时间定在2016年12月29日。肖珍明易青云夫妇从没有想过,他们的生命在这一天会如此“唇齿相依”。

早上5点多,易青云就醒了,由于和丈夫不在同一个病房,她想去看看肖珍明却又怕打扰他休息。再过两个多小时,肖珍明就要被推进手术室取肾。想到这个,易青云有些害怕,她也感觉自己欠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男人太多。

由于家境不好,易青云15岁就去了深圳打工。3年后,18岁的她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了在别人看来有些木讷的肖珍明。肖珍明静坐在一个角落里,只是在介绍他来自湖南新宁县回龙镇村田村时,易青云才多看了他一眼,因为易青云的家和肖珍明家相距不到5公里。让易青云更没有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情人节,在众多追她的男孩中,她选择了送她11朵玫瑰的肖珍明。

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是对的。他不但给了她一个幸福的小家庭,如今,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这个从来不甜言蜜语的男人,毫不犹豫地决定把自己的肾取一个给她。想到这里,易青云掩着被子抽泣。

当她掀开被子时候,发现肖珍明已经站在她的病床前。

还有半小时就要进手术室了,肖珍明是来看妻子的。平时还聊几句的夫妻俩,这次却沉默无语。气氛似乎有些紧张,易青云原本想对丈夫说的关切话,已经显得多余。肖珍明说:“过了今天,一切都会好的。”

上午8点,肖珍明被推进了手术室。紧张的4小时后,成功摘肾的肖珍明被推出手术室。几乎与此同时,易青云被推进同一个手术室。又是5个小时过去,肖珍明的肾被成功移植到妻子易青云的体内。

割肾救妻 尿毒症

医院的催款单,让夫妇俩又陷入困境。

补记

做完肾移植手术的易青云如今已度过危险期,身体在渐渐康复中,但手术花费的近35万元钱已经让这个家背上了30万元的债务。如果你想帮助这个命运多舛的家庭,请联系肖珍明本人(18673952283)或拨打本报电话(0731-82333611)。

  割肾救妻 尿毒症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