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给尿毒症姐姐捐肾时查出自己肾衰竭(图)

2012-06-01 阅读数 262427

尿毒症 肾衰竭 给尿毒症姐姐捐肾查出肾衰竭

病房内,小涵在帮妹妹小琪梳头现代快报记者施向辉摄

贫寒双胞胎姐妹一个刚刚工作、一个明年毕业,病魔却突然缠上了她们

张文红似乎看到,眼前一盏正在变亮的灯又突然灭了。醒来时,她意识到自己坐在南京的一辆公交车上,正赶去医院看望自己的妹妹张文涵和张文琪。她至今无法相信,这两个即将踏上人生新征程的妹妹,会被严重的肾病绊住了脚。她背过父亲的眼神,哭了。

老家在连云港农村的小涵和小琪是一对双胞胎,在发病前,去年毕业于扬州大学的姐姐小涵已经在南京找到工作,而妹妹小琪正在南京医科大学读书,明年就要毕业。没想到,命运却跟姐妹俩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5月中旬,小涵被诊断为尿毒症,当妹妹小琪决意捐肾给她时,却意外得知自己也患上了相似的病症:肾功能衰竭。小涵和小琪是张家五姐妹中走出来的两名大学生,也是全家人的希望所在。突如其来的疾病,让张家姐妹对未来的所有想象,瞬间成了碎片。

□现代快报见习记者刘旌

相似的疾病姐妹成了病友

5月31日,江苏省中医院,病房窗明几净,两姐妹坐在同一张床上。小涵正吃着午饭,由于要严格控制盐和水分的摄取,饭菜清淡得很;小琪手上打着点滴,暂时不能进食,只能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

要是没有这场病,现在的小涵应该正身穿职业装,手持文件夹,穿梭在办公室之间。而小琪,应该还是个扎着马尾辫的医学专业学生,坐在南京医科大学图书馆里准备考研。可人生就是这么难以预料,恶疾骤然降临,她们的生活彻底改变了。

自去年7月从扬州大学毕业后,小涵就来到了南京,成了一家公司的工程助理。今年4月,她的身上突然出现了许多奇怪的症状,比如胸闷、呕吐。

后来,在男友的陪同下,她来到医院检查了肝肾功能,最终被确诊为尿毒症,确认的日期是5月16日,医生当即让她入院治疗。所谓祸不单行,她刚入院没几天,妹妹小琪也被被确诊为一个极为类似的疾病——肾功能衰竭。随后,两姐妹住进了同一间病房。

妹妹本想捐肾却也病倒了

小涵被确诊后,张家五姐妹中的老大张文红当晚就带着父亲赶来南京。奔进病房,眼前的妹妹,她已认不出了。“全身上下,到处都插着管子。”她从医生那里了解到,小涵的病情已经相当危急。

对于尿毒症患者来说,最理想的治疗手段就是肾脏移植。作为家中长女,张文红认为,只要配型成功,这个责任肯定要自己来扛。没想到,在她有这个想法之前,小琪已经想到了这一点,执意要将肾脏移植给姐姐。“她说,要是姐姐没了,她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这句话,张文红始终记得。

然而,经过肝肾功能检查,小琪的血肌酐指标竟已达到常人的4倍之多。这意味着,不仅捐肾的想法不可能实现,就连她自己也已经是肾病三期,也就是肾功能衰竭,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是尿毒症。事实上,作为医学专业的学生,她在此前就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有些问题,只是没想到,自己果真患上了与姐姐如此类似的疾病,连发病时间也这么接近。“会不会是舍不得吃造成的?”直到现在,张文红偶尔还是会流露出责怪妹妹的意思。她一直认为,小琪在学校期间,一定是觉得家里条件不好,经常舍不得吃,可能是营养不良导致她身体状况一直不好。

五朵金花走出两个大学生

张家五个孩子,全是女孩子。张文红的另两个妹妹,一个小她3岁,一个小她6岁,而小涵和小琪这对双胞胎则要小她10多岁。两人的名字也是张文红起的,“我们这一代是‘文’字辈的。”

这对双胞胎姐妹从小就惹人怜爱。读书时,姐妹俩的成绩一直都是数一数二的,而且十分节省。张文红清楚地记得,放在家里的储蓄罐,两姐妹从来都舍不得动里面的钱,里面的硬币永远是只多不少。读到高中时,母亲因为车祸不幸去世,父亲的身体也越来越差,没法下田干重活。此时,三个姐姐已相继工作,虽然也只是打零工,但她们从打工中省下钱来,想方设法也要供她们读下去。

不负所望,两姐妹都考上了不错的大学。为了省钱,两人在大学期间不断做兼职来贴补家用,减轻家庭负担。去年,小琪在扬州一家医院实习时,还在网上四处寻找家教机会。小涵工作后,也在利用晚上时间做家教。

“一个已经工作,还有一个明年就要毕业,全家人这不就快熬出头了吗,”按张文红的话来说,春天似乎一直在向她们招手。可刚眨了一眼,那就成了一场梦。

这些天来,小琪所在的班级同学已行动起来,通过网络为她们筹集资金。今明两天,他们还将在南医大校园内募捐。

如果你也愿意帮助这对双胞胎姐妹重新找回希望,请拨打现代快报热线电话9606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