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妹妹患尿毒症遭丈夫遗弃 哥哥筹医疗费致妻子远走

2014-06-10 09:07:44 出处:凤网/今日女报 0人参与
一次突发的病症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丈夫远离;残疾的哥哥南下打工为其筹集医疗费用,嫂子也选择远走他乡。过去四年,她曾不止一次想过放弃治疗。但她想陪在女儿身边看着她一天天长大,因此,只能选择了坚强。……

尿毒症 器官捐献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陈炜 通讯员 杨尚勤 康飞龙

一次突发的病症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丈夫远离;残疾的哥哥南下打工为其筹集医疗费用,嫂子也选择远走他乡。

过去四年,她曾不止一次想过放弃治疗。但她想陪在女儿身边看着她一天天长大,因此,只能选择了坚强。

然而她并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多久。今年3月,她作出了一个决定,和哥哥分别写下了捐献器官的志愿书,她希望有人能替自己更好地活着,好好看这世界。同时,也希望这个人能抽点时间看望她的家人,陪一陪她的孩子。

5月14日,新化县红十字会正式接纳了他们的申请,并确认,他们是娄底首例兄妹捐献器官的志愿者。

为了女儿坚强活着

对身患无尿尿毒症的邹草花来说,从四年前起,能多活一天“都是幸运的”。尽管,这样的“幸运日”,她过得并不轻松。

邹草花的家,在娄底市新化县游家镇一个偏远山村。尽管离县城只有一小时车程,但这四年来,她回家的次数,十个指头也数得清。“我没有多少闲钱。”邹草花也没有太多朋友,除了往返于医院和租房,这个32岁的女人基本没有其他去处。

更多的时间,邹草花宁愿将自己闷在狭小的租房里。“既省钱,又不费劲。”一日三餐,饿了,她会在心中默数,每顿近乎苛刻地往嘴里扒上“十五口”饭菜;渴了,即便“喉咙干得冒烟”,也只是用手沾些水润湿干裂的嘴。医生说:“因为她是无尿尿毒症患者,所以含有水分的食物基本不能吃,水也不能多喝,饭量也要严格控制。”

孤独、焦虑……过去的四年,邹草花时常在这些情绪中反复挣扎,甚至,她还会时不时地担忧:这样的“幸运”还能维持多久?什么时候会一睡不醒?离世后,6岁大的女儿丁丁(化名)又将如何生活?

每次想到这里,邹草花就忍不住有些发愁。“我想陪在女儿身边看着她一天天长大。”思绪转到这,她又重拾起信心,在困苦生活中艰难度日。5月28日下午,就在邹草花两个月前以50元月租住下的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房子里,她喃喃地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说:“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活得更久些。”

大难来时

邹草花清楚地记得,患病的那天,是2010年10月14日。她当时认为是自己17岁那年曾经患过的慢性肾炎复发。拿到诊断结果的那一瞬,邹草花的心“咯噔”一下沉了下来——“尿毒症”!她有些懵了。面对突如其来的病症,邹草花从一开始就选择了隐瞒:“家里穷,没钱治病。说了也没用。”但她没能瞒太久。短短两个月,她体重骤降近10公斤,这让哥哥邹联安起了疑心。

“胃口不太好”的解释曾一度消除了邹联安的疑虑,但一星期后,正上班的邹草花又一次昏倒并被同事送往县人民医院后,消息很快传回了家。家人也最终知道了她患上慢性肾衰竭症(即尿毒症)的消息。

慢性肾衰竭症?邹草花的父亲邹今寿从小没读过几年书,从没听说过这个词:“这病花钱多吗?”医生告诉他,要不少钱,除了做血液透析,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法,只有进行肾移植手术。

邹今寿没有多想有没有合适的肾源:“实在没有,就自己捐个嘛。”相同的念头,邹草花的65岁母亲陈桃云、哥哥邹联安都想过,但数十万元的医疗费用,让全家人心里没了底。

邹今寿在候诊室给不少亲戚打了电话想借钱。电话一挂断,这个年近七旬的老汉终于崩溃了,一个人靠着墙角抱头痛哭。最后,他只能选择先做血液透析:“至少让孩子少受些痛苦。”

之后的几个星期,除了拿出全家积攒多年的积蓄外,邹今寿近乎拼了命地外出筹钱,但都不理想。他曾抱着家中仅有的一个电器——21英寸纯平彩电四处售卖,却始终无人问津。邹今寿后来在村里做起了临时的“买卖”。这次,他卖的东西依然不多,不管走到哪,都只有两样——双肩扛着的两筐大米和一头劳作了16年的老黄牛。

让全家人欣慰的是,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邹草花的病情渐渐有所好转。但她没想到的是,共同生活多年的丈夫李兵华却选择了离开。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标签: 尿毒症 器官捐献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