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八千湘女进疆66周年系列报道三:屯垦生活艰辛 她们以劳动为荣

2016-08-03 22:44:18 出处:凤网/今日女报 0人参与
面对望不到边的沙漠戈壁、碱滩沼泽,数千年来,几乎没人梦想过能从那些地方长出粮食。八千湘女和其他援疆女性一道,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在荒凉的戈壁留下了青春和生命的印迹。……

八千湘女进疆66周年系列报道二:八千里进疆路她们危机四伏

(原标题:《湘女出塞:天山下的女性传奇——屯垦戍边》)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李立 

面对望不到边的沙漠戈壁、碱滩沼泽,数千年来,几乎没人梦想过能从那些地方长出粮食。八千湘女和其他援疆女性一道,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在荒凉的戈壁留下了青春和生命的印迹。

八千湘女进疆 八千湘女进疆66周年

活干累了,就在田间地头拿着馒头啃,渴了,就用陶瓷缸子舀上一杯凉水喝。

八千湘女进疆 八千湘女进疆66周年

农六师猛进农场湘女在开荒。

困难扑面而来

在今年刚过世的原第八师石河子市精神文明办主任戴庆媛的记忆中,新疆军区第一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兼政委王震和新疆军区副司令员兼第二十二兵团司令员陶峙岳非常重视这批从家乡来的年轻女兵。

“我们去八一广场,就是现在新疆军区司令部的所在地,王震将军在上面讲话,我印象最深。他说:‘同志们,你们要安心边疆,扎根边疆,要为新疆各族人民大办好事,要把你们的骨头埋在天山脚下。’下面有哭的,有叫唤的,有哈哈笑的,我们无所谓,埋在天山脚下就埋嘛。”在回忆录中,戴庆媛这样写道。

失望和沮丧的情绪不难理解,今年79岁的湘女刘玲玲1952年5月到达新疆迪化(乌鲁木齐)时,也非常失落,“这里给我的感觉不像一个城市,比长沙差远了,路不平,电灯不明,下雨一路泥,天晴一路土,刮风漫天沙”。

而在离湘进疆之前,招聘团领导描绘的新疆图景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但到了新疆,女兵们被告知,这些都需要用她们的双手来建设和实现。

“谁言大漠不荒凉,地窝房,没门窗;一日三餐,玉米间高粱;一阵号声天未晓,寻火种,去烧荒。最难夜夜梦家乡,想爹娘,泪汪汪,遥向天山,默默祝安康。既是此身许塞外,宜红柳,似白杨。”

这首《江城子》,是长沙晚报退休记者江异在1998年赴新疆采访湘女后写下的作品,寥寥几句,将湘女屯垦生活的艰辛勾勒得活灵活现。吃不饱穿不暖是常态,当地“三个蚊子一盘菜”,衣服补丁摞补丁……种种情状,不胜枚举。

八千湘女进疆 八千湘女进疆66周年

地窝子是最具新疆地域特色的产物之一。图为地窝子内部。

八千湘女进疆 八千湘女进疆66周年

住在地窝子中的湘女。

地窝子外的花环

终于实现了从军夙愿的毛灿奇,被分配到焉耆的二军六师十七团。虽说是一手拿枪,一手拿砍土镘,但除了没日没夜地劳动,军事训练几乎没有。

这并不妨碍毛灿奇在茫茫的戈壁滩和盐碱滩中干得风生水起。军垦战士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把荒原开垦成良田。毛灿奇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家时,自己干农活就是一把好手,“但整天拿着巨大的砍土镘没日没夜地挖地,也有些吃不消。手上裂开了口子,砍土镘把上全是血,红的变黑,黑的结了痂,痂上又染了血。”

“我们每天凌晨三点半起床,洗漱之后写半小时日记,干到八点钟吃早饭,然后带上两个玉米饼子,这下要忙到晚上十点才收工。”毛灿奇说,劳动结束后还要搞政治学习,接受思想教育,一直到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地窝子休息。

地窝子,也许是最具新疆地域特色的产物之一。新疆首府乌鲁木齐机场,就叫“地窝堡机场”。这是一种对于东部地区的人来说可能连听都没听过的“建筑”——在地面以下挖约一米深的坑,形状四方,面积约两三平米,四周用土坯或砖瓦垒起约半米的矮墙,顶上放几根椽子,再搭上树枝编成的筏子,再用草叶、泥巴盖顶。

被分配到库尔勒吾瓦镇的湘女吴梅苏第一次看见这种在沙漠化地区特有的简陋居住房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他们不用土砖砌房子?”后来吴梅苏才知道,当地沙土松散,根本无法制成土砖。

营地是一片寸草不生的荒漠,泥人一样的战友从地底下钻出来迎接湖南来的湘女们。劳动已使官兵们衣衫褴褛,泥腥味和汗臭味扑面而来。

战士们为新来的吴梅苏三人新挖了一个地窝子,并在洞口和里面放了用树枝和野花扎成的“花环”,作为湘女们“闺房”的标记和装饰。吴梅苏说,这应该是献给她们这第一批来到这个雄性世界中的女性的最好礼物。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