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她是陶峙岳司令的侄孙女 20多年从未要过任何照顾

2016-08-04 00:59:09 出处:凤网/今日女报 0人参与
陶峙岳唯一为陶先运留下的礼物,就是一支“博士”牌钢笔。“20多年我从来没有找过他。”陶先运说,她再次见到叔公,已经是1979年,“叔公已离休回家乡定居。”……

八千湘女进疆66周年湘女传奇系列报道三: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李立

(原标题:《陶先运:那时没人知道我是陶峙岳司令的侄孙女》)

陶先运 八千湘女进疆 八千湘女进疆66周年 陶峙岳司令

陶先运

陶先运 八千湘女进疆 八千湘女进疆66周年 陶峙岳司令

陶峙岳将军

1951年3月,刚刚15岁的茶厂女工陶先运辞掉工作,准备参军前往新疆。“我将参军的事给父亲讲了,父亲一惊,随即点燃手中的烟锅狠狠抽了一口,缓缓地说:‘去新疆呀!’”陶先运回忆,她看见父亲叹了声长气,便斜斜地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女儿心意已决,父亲只能同意。“从长沙送我走的时候,父亲跟说:运满(陶先运为家中小女儿,‘满’为最小之意),你明六叔公在边疆当总帅,你去了那里,可以找到他,他会关照你的。”陶先运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父亲说的“明六叔公”,是时任新疆军区副司令员兼第二十二兵团司令员的陶峙岳。

“刚到新疆的时候,我们要参加集训,我们被安排住在司令部。那时兵团司令部设在景化,一大片低矮平房,四周是围墙,门口有岗哨。进门后,一侧是首长办公室的院子,另一侧是我们学生队住的地方。”陶先运说,有几次她见小汽车开进首长院子里后,有位个子不太高的老者下来,人们称他陶司令员,“我想起了父亲说的明六叔公当边疆总帅的事。但没有去找他。那时的思想十分纯洁,完全没有想过要找叔公照顾。”

集训之后,陶先运被分配到二十五师当护士。有一天,医院的协理员忽然通知陶先运,“说师部的史政委找我,要我下班后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陶先运到了史政委那里后,发现史政委不在,“房子里面只有一个老人手持火钩,弯腰在铁皮火炉边生火”。

老人转脸看了陶先运一下说:“史政委不在,是我找你,你进来吧。”

坐下之后,老人一一问了陶先运的父亲、伯父等亲戚名字。“我刚说完,他就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说:‘我的满孙女呀!我就是你的明六叔公。’”陶先运说,叔公当时摸了摸她穿的不合身的棉袄,又指了指她脚穿的苏联大皮靴,说“靴子不合脚,磨出了两个洞”。

“叔公还问了家里的亲人,又仔细问了我在新疆的生活工作。”陶先运说,叔公让她安心呆在新疆,“叔公还问我有什么困难没有时,我连忙说‘没有没有’”。

“第二天早晨,我出房门,正好叔公也在门外,他对我说:‘我吃早饭后要给连队上的干部讲话,然后就回迪化去。’叔公还给了我他家的地址,‘你若有机会去了,到家里找我。’”陶先运说,叔公说完后,马上又叹了口气,“也不容易有机会呀!”

“那时去迪化,一无公路,二无班车,100多公里的苇湖荒滩中只有条便道,野狼出没。”陶先运说,当时惟一的交通工具是骑马,还有汽车团拉运农用物资的汽车。“战士要外出,只有搭拉货的便车。很难有机会出去。”

陶峙岳唯一为陶先运留下的礼物,就是一支“博士”牌钢笔。“20多年我从来没有找过他。”陶先运说,她再次见到叔公,已经是1979年,“叔公已离休回家乡定居。”

点击查看八千湘女进疆66周年全部报道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