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子会所收费昂贵仍“一房难求” 月子市场被曝标准缺失、缺乏监管

2016-04-19 阅读数 366795

月子会所 月子中心 月子餐 月子会所鱼龙混杂

“最吸引我的是他们有专业的瑜伽教练,水中瑜伽、孕期瑜伽、产后修复瑜伽。大家可以借此机会交流,心情也会好。”怀孕两个多月的“准妈妈”任安波一边说着,一边向朋友展示刚订好的月子会所房间和月子餐照片。

“他们家的采光和通风不错,卫生令人放心。”

备孕阶段,任安波探访了北京几家信誉较好的月子会所,不过因为多数在望京一带,离家里比较远,她有些犹豫。

怀孕不久,4月初,她心仪的一家月子会所在家附近开了一家分店,“然后就愉快地决定了”。

月子会所是目前越来越流行的母婴护理机构,为“坐月子”期间的产妇和婴儿提供服务。

然而,月子会所鱼龙混杂,问题屡见报端,哪些月子会所能够令宝妈们放心?

收费昂贵,挡不住“一房难求”

记者走访了北京多家月子会所,客服销售人员均表示目前房间入住率较高,周末看房的人络绎不绝。产妇在月子会所坐月子的时间通常为28天至40天,收费大都在5万元以上,一些标榜“一对一”“24小时护理”的VIP套餐收费在十几万元至几十万元不等,提前预订多有一定折扣。

任安波选择的月子会所客服宋婷婷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今年全面两孩政策落地,加上中国人比较中意猴宝宝,会所生意很火爆,“几乎要住满了,每天能看的房间只有一两间,每周来看房的孕妇有二三十人”。如果不提前预订,不要说订不到朝向、位置、大小等条件满意的房间,就连随便订一间也相当困难。

据宋婷婷介绍,月子会所最初出现于台湾,在当地被称为“产后护理之家”,有着50多年的历史,其成熟度和科学性被广泛认可和接受。近年来,月子会所进入大陆市场。

据记者了解,大部分月子会所以“专业”和“规范”为卖点,宣称有专门的护士护理婴儿,有多年临床经验的医生负责产后调理,并对新生儿和产妇的身体状况进行监测,根据情况调整实际护理措施。月子餐由营养师进行搭配,既满足营养需要,也不会让产妇摄入过多热量。

有关月嫂的负面新闻也从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月子会所的发展。宋婷婷表示,月嫂较月子会所出现更早,一些问题也暴露出来,月嫂水平的参差不齐使得很多家庭渴望更加专业有效的服务。

“我父母觉得一个外人在家里住一个月不方便。另外月嫂既要给宝宝按摩、服务,又要给产妇进行催奶、子宫复位按摩,还要做月子餐,一个人精力有限,很难做好这么多事。”任安波表示选择月子会所是和家人一起商量讨论的结果。虽然市场上有“金牌月嫂,但“金牌”并不代表一定专业且容易相处,还是需要花时间仔细调查挑选。

有的网友则觉得,住在月子会所,避免了产妇妈妈和婆婆、婆媳之间的矛盾。家里人想探望的话也可以住到月子会所,非常方便。

目前月子会所在一二线城市有一定的接受度。一位已经选择雇月嫂在家坐月子的妈妈表示,自己也想选择月子会所,但是经济条件不允许。

 

月嫂要持何证“上岗”?

“有的人连基本的如何冲泡奶粉也不知道,居然是先加奶粉再加水,而且是开水。”网友“臭臭71”对月子会所的月嫂专业性并不看好。

记者查阅多家月子会所的网站,发现目前月子会所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护理团队以护士、医生为主;另一类是护理团队由月嫂、护士、医生共同组成。

记者以想要开月子会所的名义,咨询了一位在四川省成都市从事了8年月子会所相关工作的网友“竹叶青青”,她表示月嫂带孩子的经验比护士丰富,护士在伤口处理上更专业,她推荐二者相结合的模式。

在宋婷婷工作的会所,护理人员都是医生和护士。曾经在多家月子会所工作过的她透露:“一些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遇到困境,成本的压力、人员的压力无法解决,要想生存下来,会退而求其次地选择月嫂。”

记者发现,关于月嫂的资格证,多个组织颁发不同种类的证书,相关的证书有月嫂证、高级母婴护理师、催乳师等。

“月嫂行业拥有国家标准比较晚,一些培训机构都有颁发证书的资格。”“竹叶青青”说。

记者查阅相关规定后发现,今年2月1日起施行的《家政服务母婴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规定,母婴生活护理员应为女性,年龄在18岁以上、50岁以下,初中以上文化程度。

记者以想要当月嫂为名,致电某月嫂培训机构。该机构客服表示,花费1800元,培训10天左右即可拿到“高级母婴护理师”证书,最短的只需要7天,且不需要具备“初级”或“中级”证书,对学历没有明确要求。

该培训机构也有月子会所和家政服务中心,培训期间可以到会所实习。拿到证书后,可以经该机构推荐至会所工作,月薪为五六千元;也可以到客户家中做传统意义上的月嫂。客服还告诉记者,开始月嫂的工资也不高,在带几个孩子赢得好的口碑后,价码会水涨船高。成为“金牌月嫂”后,拿到两三万元不成问题。

记者采访了多位年轻妈妈,她们均表示,当时是经熟人介绍或在BBS上找的经验丰富、口碑良好的月嫂。一位妈妈向记者透露,“能接触到的月嫂都是有证的,不过这些都是花钱可以买到的,还是看口碑。”

 

标准缺失之下的监管难题

有的会所会向产妇推销额外的付费服务,网友“臭臭71”说,催乳师技术差,产妇奶水不好,催乳师就推销汗蒸,但蒸完也没有什么效果。

“竹叶青青”告诉记者,实际操作中的规范主要是各家会所自己制定。在实践中,管理好的月子会所要求服务流程化、统一化、标准化,比如如何给孩子洗澡、穿衣服、包裹孩子,月嫂和护士都要遵循。

记者走访发现,有的月子会所开在住宅小区,有的是独栋小楼,有的则租用酒店。

当记者提出想要看看房间时,一家会所要求记者出示孕检证明,未怀孕不可查看房间。该会所工作人员表示,这样主要是怕未孕人员另有目的,一是会影响到会所内部的无菌环境,二是可能会打扰产妇和婴儿休息。

2013年,中国妇幼保健协会成立了“产后母婴康复机构管理委员会”及“专家委员会”,发布了《产后母婴康复机构行业管理与服务指南(草案)》。2015年,发布《产后母婴康复机构指南》。

2013年,全国保健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母婴保健服务国家标准工作组成立。2015年,在全国保健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办的全国保健服务认证暨国家标准宣贯会上,15个品牌的39家保健服务类企业获全国首批保健服务认证证书,这其中也包括了几家月子会所。

去年7月,国家标准委批准发布了家政服务的两项国家标准《家政服务母婴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和《家政服务机构等级划分及评定》。这两项新国标统一将母婴生活护理人员(即“月嫂”)从低到高划分了6个等级,最高级别为“金牌”。家政服务机构也像酒店宾馆一样设置了星级标准。这两项国标于今年2月1日施行。

宋婷婷表示,目前的指南和标准比较初步,远未达到精准,国家层面的监管和标准应该继续加强。

据公开报道,全国保健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正在制定月子会所国家标准,预计年内出台,规范良莠不齐的母婴保健行业。

“坐月子”是一项典型的中国特色,国外几乎没有可参照的标准。在月子会所的起源地台湾,“产后护理之家”的设置、扩充、开业及登记事项之变更,均需依照《护理人员法》和《护理机构设置标准》,向所在地主管机关申请核准登记,并经主管机关、建筑管理及消防机关联合审查合格,才发给开业执照。

开办月子会所应该具备何种执照?北京市工商局表示,月子会所一般都叫母婴护理公司,经营范围一般是为产妇及新生儿提供集中生活照料服务。如果涉及餐饮、住宿、医疗服务等,需要相关部门审批。

记者发现,多家月子会所的注册名称为母婴看护公司、母婴护理公司和家政服务公司,也有投资管理公司、教育咨询公司等,经营范围更是五花八门。

记者拨通了北京市12320公共卫生服务热线,咨询相关问题,得到的答复是,根据目前情况,应该办理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如果有诊疗活动,需要办理医疗机构职业许可证,但是月子会所是否属于医疗机构,还不确定。对方建议咨询北京市区级卫生监督所。

记者致电北京市海淀区卫生监督所,对方表示,不了解国家是否有这种审批项目,建议咨询北京市海淀区卫计委医政科,医政科表示,月子会所和他们没关系,开展医疗服务行为的医疗机构,才归他们管。

月子会所可能涉及为产妇制作月子餐,根据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要求,只要从事食品销售行业就要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

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表示,如果有投诉则会记录在案,要求市民提供证据,并进行调查核实,给市民答复。

(应采访对象要求,宋婷婷为化名)

 

相关链接

鱼龙混杂,标准缺失——月子会所“火热”之下多少隐忧

随着80后独生子女一代逐步成为生育主体,以“月子会所”为代表的母婴健康护理社会化服务方兴未艾。在很多城市,月子会所市场炙手可热,广受追捧。

但是,在火热的景象之下,月子会所也因缺乏行业监管和规范标准而受到多方质疑,一些“作坊式”机构混迹其中等问题更加剧了行业发展隐忧。

猴年叠加二孩:月子会所迎“最好的时代”?

“从去年11月开始,每天平均要接待3位妈妈前来咨询和探店,三居室和二居室基本上预订完毕。今年开春,房间几乎不够了。”咨询和预订的火爆让杭州方慈产后休养中心工作人员有些意外。作为杭州最高端的月子会所之一,其推出的三个套餐均价都在10万元以上,但这并未影响业务量出现明显增长。

私立妇产医院美中宜和在杭州扎根一年以来,“坐月子”的业务量始终大于分娩。据了解,杭州美中宜和的月子套餐分9万元和11万元,2015年政策是打7折。院办工作人员小车告诉记者:“今年如果市场继续向好,我们或许会调价。”

民间对“猴”这一属相的偏好,再加上“全面二孩”新政策刺激,2016年,月子会所行业似乎进入一个“最好的时代”。

“受全面二孩新政策影响的多是70后80后,年龄集中在35-45岁。”杭州艾玛妇产医院执行院长朱春芝认为,这部分人比较特殊,她们中很多再生育风险大增,恢复也相对慢。“面对人生最后一次坐月子的机会,她们选择月子会所是为了更好地调理。”

“一些妈妈第一胎时留下了月子类隐疾,所以选择到月子会所重新调理。”北京月来悦好月子会所销售经理刘娟表示,二孩政策放开后,公司在一些经营细节上进行了调整,例如推出针对二胎产妇的膳食、增加供一孩玩耍的场地等。

目前,月子会所还处于消费者培育阶段,以杭州为例,只有5%至10%的女性选择月子会所。

刘娟分析,未来两三年内,预计月子会所的数量会快速增加。

 

缺监管、低门槛:多少隐忧丛生

与很多新兴产业相同,粗放的起步节奏,让月子会所市场经历了多年的良莠不齐,时至今日,行业发展仍面临重重隐忧。

——监管缺位导致行业鱼龙混杂。

据了解,目前,月子会所一种是依托民营医院产科提供较为“专业”的月子服务;第二种是结合家政服务、月子服务于一体的公司;第三种则是完全独立运营的月子会所,在服务、硬件条件和周边环境等方面走高端精品路线。

“除了第一种是依托民营医院、需要按照有关医疗机构的制度管理外,其余两种无法像医院那样接受卫生主管部门监管,更多的是按照服务企业在运作。”浙江省医学会副秘书长郑凯航说。

——门槛低导致专业水准参差不齐。

据了解,正规的月子会所,其经营范围除了母婴护理服务、母婴用品销售等以外,还需要取得相应的餐饮、住宿经营等执照;但行业中也不乏包下一层酒店式公寓、请几个护理人员就开始招揽生意的“作坊式”机构。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不少月子会所在宣传单上都会打出“为产妇和新生儿提供强有力的医疗、保健技术支持”、“专业妇产科医护人员24小时贴心护理”等“专业”承诺。实际上,这些“专业人士”中除了退休护士、医科学校学生,更多的是普通月嫂经过简单培训后转型的“专业育婴师”,有些员工的“上岗证”甚至是花钱买的。正因如此,近年来有的月子会所误用酒精清洗婴儿口腔、新生儿感染肺炎等负面事件屡见报端。

——愈演愈烈的价格战加剧行业陷阱。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为了吸引更多顾客,一些月子会所把价格压得很低,但低价又无法提供所承诺的服务。

“表面上,各家会所提供的服务大致相同,但能做到什么标准,差异却极大。”一位业内经营者告诉记者,独立的月子会所有足够地方对母婴衣物进行阳光晾晒消毒,而租用酒店的会所只能用烘干机;规范的月子会所可以保障月子餐的新鲜,而一些不具备食品安全许可证的只能租用酒店厨房烹饪月子餐,甚至给产妇喝的汤水是提前熬制好的,每天按需解冻、二次加热。

事实上,种种乱象已引起业内的深深忧虑。曾在某月子会所担任过企划负责人的李悦认为,月子会所往往出现一例安全事故,就能让人们对整个行业产生质疑,对声誉造成损失。

光靠自律不行:期待规范出台

母婴保健国家标准工作组组长迟春戈在面对媒体采访时称,“母婴”这种脆弱群体的特殊性,决定了月子会所的服务必须是安全、科学、严谨、细致的。正是因为欠缺国家标准规范与引导,有些月子会所经营才会乱象丛生。

方慈产后休养中心创始人高莹认为,处于成长期的这一行业,在没有明确的行规和标准之前,只能依靠自律规范市场。“比如,通过2对1的护理模式和9对1的专家应对机制,用专业团队代替传统月嫂,帮助中国的月子会所更健康地发展,帮助大家树立起重视月子服务的意识。”

除了依靠市场优胜劣汰,更迫切的则是需要规范化的监督和管理。随着业内对行业标准的呼声越来越高,天津、南京率先制定了规范月子会所的地方标准。2015年11月,妇幼保健协会也推出了“产后康复结构服务指南”,提出“月子会所距离医院不得超过15分钟车程”、“最少12张床位”、“24小时母婴同室”、“从业人员持证上岗”等规定。

而行业期待多年的月子会所国家标准也将于年内出台。全国保健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玲表示,目前正在制定月子会所的国家标准,对于“坐月子”的内在调养和外在护理都提出严格的操作标准。国标公布实施后将组织各个“月子会所”对照检查,确保母婴保健行业规范安全。

“国家标准的正式发布,将促进月子会所走出监管的‘真空地带’,也将持续引导产后母婴康复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刘娟说。

同时,专家也提醒消费者擦亮眼睛,如在消费之前先检查对方是否拥有营业资格;预先参加体验活动,充分了解月子会所免责条款;签订合同前与月子会所推荐的护理人员沟通,了解月子会所推荐的护理人员的基本情况等等。一旦权利受到侵犯,消费者应通过法律途径保护自己。(完)

(本文综合整理自中国青年报和新华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