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眼时评:别让东莞女工被“污名化”

2014-02-20 阅读数 393837

文/乔志峰

漂亮女工怕嫁不出去,呼吁别再以“性都”黑东莞。一湖南籍美女在东莞一小厂做财务总监,打拼至“奔三”,月薪8000多元,事业小成。东莞扫黄之后,本来约好的相亲对象屡找借口爽约。

(2月19日《羊城晚报》)

东莞色情业之发达,那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实,不过,正如并非赌城的每一个人都从事博彩业一样,这并不意味着生活在东莞的所有人都“不干净”。除了色情业,东莞还有另一大支柱产业——制造业,这里制造了世界五分之一的数码产品。制造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吸纳了大量的劳动力,“东莞女工”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她们很容易因生活和工作在“性都”而被“污名化”。果然,东莞扫黄,不仅小姐失业、嫖客奔逃,“东莞女工”也“躺着中枪”,正常生活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不仅要忍受各种莫须有的猜疑和非议,连相亲对象也“马上跑路”了。她们招谁惹谁了呢?

东莞为何能够“繁荣娼盛”,背后原因很复杂,能否挖出根源,或许还需要一番博弈。但作为旁观者,却也无须为此瞎起哄,以至于让无辜者受到牵累。东莞扫黄伊始,网上的一些“段子写手”便兴奋不已,充分发挥“聪明才智”,创造出一大批冷嘲热讽的段子出来。其中流传最广的有两个:其一,如果你们村里的小芳突然告诉你,她不出去打工了,愿意嫁给你,哥们儿千万别答应;其二,火车站突然多了好多女孩子到退票窗口办理退票,不是天气不好,而是广东东莞不能去了!或许,“创作”和传播这些段子的网友并无恶意,他们只是调侃娱乐一下而已,可不知他们想过没有,他们这种无聊的行为可能会将脏水泼向一个庞大的群体,伤害到无辜之人。特别是某些名人甚至官博也乐不可支地转发此类“灰段子”,暴露出的低级趣味和集体无意识令人担忧。

现在,娱乐化、荒诞化的风潮成为一种时髦。不管多严肃的事情,总有人习惯于将其解构为一堆娱乐化和荒诞化的符号,甚至异化为一场网络(舆论)狂欢,而不去想这么做是否合适、是否会对他人产生不好的影响。东莞女工被“污名化”,当然并非自今日始,亦非完全由近期的舆论场和网络段子所造成。不过,虽然很多东西并非我们这些普通个体所能左右,但我们能否不去推波助澜、落井下石呢?当我们想到还有那么多的无辜女工可能被误伤的时候,我们能否放弃冷嘲热讽所带来的那一点点快感,管住自己的嘴和放在键盘上的手指?即使对真正的小姐,也应心存悲悯,顾及到她们的隐私和感受。对公权进行监督和批评,是现代公民的责任和义务;对个人的私权和感受予以充分的尊重和敬畏,乃是现代文明所要求的最基本的人性底线和道德自律。

  东莞女工 凤眼时评 凤网/今日女报 乔志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