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老太试管生女”呼唤计生补偿机制

2013-12-19 阅读数 491045

文/汪昌莲

当大多数失独者将在孤寂中度过余生的时候,四年前,60岁的盛海琳在失去独女后却冒险选择了再生,希望借此安抚失独后的创伤。2009年10月13日,盛海琳进行了试管婴儿手术,2010年5月25日,一对双胞胎女儿智智和慧慧提前来到人世,盛海琳也因此打破了生育极限,成为中国最高龄的产妇。

(12月18日《合肥晚报》)

作为一名孤寂的失独者,60岁老太盛海琳毅然选择试管婴儿手术,并成功诞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创造了最高龄产妇的一个奇迹,让人惊羡,更令人心酸。显然,老太失独后重生,仅是个案,不可复制。特别是,一双幼女今后的生存和教育问题,将成为其不可承受之重。可见,对于失独家庭,来自社会的救助和关爱,远该比个人“失独重生”之类的自我救赎持久有力。

随着计划生育国策的强力推进,当今社会出现了一个特殊而又庞大的群体——独生子女家庭,而独生子女家庭也成为城市中最基本的家庭模式。人口学专家彭希哲教授曾指出:“独生子女现象对个人和家庭层面上的影响将非常深远,并已经成为中国转型时期风险社会中的一个风险要素。”比如,独生子女一旦遭遇伤亡等变故,将会给家庭和社会带来难以消解的痛感。

据统计,目前我国大约有百万个“失独家庭”,独生子女伤残死亡达30多万人,这个数据让人的心情变得异常沉重。独生子女是父母的惟一寄托,孩子对中国人来说,就是情感的寄托和希望的化身。当发生独生子女意外死亡的惨剧,家庭幸福的大厦瞬间轰然倒塌,让失独家庭面临无法克服的困难和痛苦。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困难和痛苦将会越来越沉重。

因此,6旬老太“失独重生”,提醒社会该建立计划生育补偿机制。一个出现大面积独生子女家庭的社会,实际上是为未来的发展预留了隐忧。作为政府,如何规避独生子女家庭的风险,是国家计生补偿责任的题中之义。湖南人大代表薛开伍曾建议“用计生罚款建立计划生育失独基金和失独保险”,让计生罚款充满了善意和温情,也体现了国家计生补偿责任,不妨一试。特别是,国家和地方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过程中,应对独生子女及其家庭做出制度安排,当突遇独生子女伤亡等家庭变故时,制度应及时伸出援手。比如,在就学、就医、就业、养老等各个方面,应实行政策倾斜,加大扶持和救助力度,让独生子女家庭真正享受到执行计划生育国策应得的实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