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也幸福?职场人高调步入“白奴时代”

2010-06-18 阅读数 265322

“白奴”即白领奴隶,拥有自己的办公桌、电脑,靠为雇主服务赚取报酬;同时,须向某个或几个“债主”提供财力支持或无报酬的服务,不能反抗,只能默默承受。

中产阶层步入奴时代“很多人说自己成为孩奴是因为被巨额的育儿费用所累,其实,如果心态端正的话完全可以省很多钱,在宝宝吃的奶粉上我不敢大意,尽量是买进口的,有质量保证,可是在穿衣上我就变成一个吝啬妈妈。”西西说,孩子快半岁了,她基本没为他买过衣服,大多数都是朋友、同事送的,虽然旧点,但也合身。此外,西西也不打算送孩子去各种早教中心,即使上小学以后,也不勉强他参加各种培训班。

  房奴、车奴、孩奴、股奴、卡奴、节奴……突然一夜之间,职场人发现自己不经意间进入了“奴时代”,并且有了一个新名词——白奴。 “不好意思,从今天起我做房奴了,吃喝玩乐的以后少喊我。”这是无奈的声音。“成孩奴了,没办法和你们疯玩了,我要照顾小宝宝了。”这无奈的声音中又好似多了分幸福。做新式奴隶,到底是无奈还是幸福,抑或有更复杂的心态,本期周刊和你一起探讨。

 

2009年,在房价不断攀升的状况下,电视剧《蜗居》让很多买不起房或者刚刚凑够首付走进“房奴”行列的年轻人找到了共鸣,大家讨厌当房奴,大家痛恨房地产商,可大家又拼了命似的给自己套上枷锁,有的甚至是掏空全家三代人的积蓄,再借外债。记者身边的一位朋友,看中了一套军产房,比市场价便宜三分之一,但必须分两次付清,冲动中的他开始疯狂借钱,包括好多年都不联系的高中同学,结果还真借够了一半,只是剩下的一半让他感到不知所措。

2009年年底,网络上一则《80后孩奴妈妈晒百万账单,你还敢要孩子吗?》又引发了一场关于“孩奴”的讨论。此帖一出,引起深有同感的妈妈们纷纷抱怨养孩子经济成本高,时间成本高,以至于在工作中都胆战心惊,生怕有差错,断了孩子的口粮。2010年春节刚过,又有热心的职场人开始大晒春节中的各种开支及人情往来,结果有人竟将攒了一年的钱奉送出去,直喊春节为“春劫”,自己也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节奴”。至于“卡奴”、 “车奴”,其实由来已久,只是在这种“奴时代”的熏陶下,又开始大放异彩。此外,在“奴文化”的影射下,也衍生出其他新名词,比如“班奴”、 “情奴”等。这不是一场简单的造词运动,这里面包含着职场人难以言说的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

 

观点PK台:做新式奴隶,无奈还是幸福

  正方观点:“奴”也幸福

  确切地说,西西还不是房奴,她暂住在租来的房子里,刚生完孩子的她正在休产假,两人在今年初看中了郊区的一套房子,已经付了首付,明年才开始供房。不过,西西高调地宣称自己已幸福地进入“奴时代”。

“其实网上有些过于夸大80后的各种主张了,那些可能只是一种牢骚。”西西说,自己看到“孩奴”这个概念时认真地思索了一番,难道养个孩子真的会让80后恐惧得患忧郁症吗?可自己却明明从孩子身上得到很多快乐,虽然每天忙碌得连收拾自己的时间都没有,可看到孩子第一次微笑,第一次翻身,西西的心里像吃了蜜似的。

虽然暂时全职在家,但西西的钱包里还是像上班时装满各种卡,信用卡、打折卡、会员卡、积分卡等。“很多人因为卡太多或控制不住透资消费,无奈地成为卡奴,但合理应用各种卡,确实能得节省一小笔钱。”在购房签合同时,西西将30万的首付全部打入信用卡,再通过刷卡付账,结果高积分为她换来了一台冰箱,兴奋之余的西西从此喜欢上钻研各种卡的优惠内容,但她把持一个原则,那就是透支绝不超过500元。在规划与理智中,西西的“奴生活”反而多了奋斗的乐趣。

 

反方观点:“奴时代”无奈而辛酸

  30岁的外企白领小苏在春节后特别郁闷,甚至有些不知道前途在哪里?原因是妻子怀孕了,就意味着整个家庭的收入要减半,如果再有突发情况,房子有可能断供。

  2008年4月份,小苏看上了珠江新城的一个楼盘,每平方米2万元。“我一个月工资一万元,老婆5千多元,本来在比较偏远的区买套房还是可以的,可在看房子的过程中,不自觉地要求越来越高,最后还是决定一次置业到位,现在月供8000元。”当上房奴的小苏和老婆开始节衣缩食,可这不期而至的小生命却让小苏为难了。

除了“房奴”的枷锁外,小苏还被“车奴”深深套住。

  车子是5年前买的,是比较便宜的赛欧。可是,自从住进珠江新城后,小苏觉得自己的廉价车子再难开到别人面前,有时候干脆就让它长期在车库里休息,“当二手车也卖不了多少钱,因为这款车型已经停产了。”小苏无奈地叹息道,早知今日的窘况,还不如当初减少欲望,做个低级的“白奴”,忧愁或许会少很多。

 

社会学家观点

  “奴时代”:消费主义引发的必然产物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社会学老师陈胜指出:所谓的“奴现象”是人们生活中某些方面的压力远远超过他们承受能力的集中体现,这种现象的出现并非偶然,也不是说 80后的特有压力,而是与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社会转型过程有着紧密的联系。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末期的金融危机以后,国家推行积极的财政政策,扩大内需以刺激消费,消费主义作为一种生活方式逐渐在中国出现,并且不断发展壮大,人们通过预支未来的收入来满足今天的各种欲望。

  但是未来是有风险的,人们为了满足欲望到处“血拼”的同时不得不考虑一系列现实而严峻的问题:丢了工作怎么办?病了怎么办?这些不确定因素就像一座座大山一样压在提前消费的人们身上,本来是为了追求生活质量,结果反倒成了生活的奴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