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研学报名后,教育机构扣20000元“退团费”合理吗

2024-01-10 阅读数 4423

今日女报 / 凤网记者 欧阳婷 实习生 樊佳宜

1 月 9 日,湖南“小辣椒”们抵达哈尔滨的消息火了——4 名老师带队,领着 8 名孩子开始研学旅行,再次让研学话题上了热搜。

濒临春节小长假,计划带娃出行的家长也不少,尤其是出国研学旅游团特别受欢迎。可是,跨境旅行过程中也可能遇到众多问题。近日,今日女报 / 凤网记者接到长沙市民王女士的求助,她原本已与一家教育机构签下前往新加坡的研学套餐服务合同,但是在签完后发现,目前新加坡新冠肺炎疫情很严重。担心孩子再次感染的王女士向该机构提出退款需求,对方却要求她缴纳一笔 20000 元的退团费。

教育机构是否应向消费者告知当地最新疫情?这笔退团费又是否合理?一起了解下吧! 

投诉>>

合同签完后,她发现目的地“有风险”

2023年12月19日晚,长沙市民王女士看到一条新闻:“12月19日,新加坡卫生部宣布,截至12月9日当周,新加坡报告5.6万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较11月最后一周增加了75%。”

可就在当日,王女士才与贵恒教育(深圳)有限公司签下去往新加坡研学旅程的合同,打算带3个孩子开启寒假之旅。

“我们的计划是在2024年2月12日出发,前往新加坡,7日游的套餐定价是28800元/人。”王女士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负责业务对接的是贵恒教育(深圳)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吴龙飞,“我一共向他支付了115200元,并要求他尽快开好发票”。

然而,突然看到疫情消息,王女士心生疑虑。她带着三个孩子外出,不敢冒险前往,便决定跟吴龙飞联系,请求退团。

“12月22日当天,我提出退团的请求后,他(吴龙飞)答应得很爽快,说会把钱退给我。”王女士说,但之后再联系对方,就“一直在忙”。

2.jpg

根据聊天记录,在王女士提出退团后,吴龙飞爽快答应在2023年12月25日团款。

联系不上吴龙飞,王女士只能通过询问贵恒教育网上客服了解情况。“我发现贵恒教育在长沙并没有办公地点,也没有注册实体,但他们在长沙经营业务。”王女士说,为了搞清楚教育机构的资质问题,她也查了相关法规。

2018年,长沙市发布的《关于推进长沙市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工作的实施意见》中,明确提到长沙市中小学生研学旅行承办企业(机构)准入标准为“具备旅游行政部门批准的经营许可资质(营业执照和旅行社业务经营许可证)”。

那么,贵恒教育是否具备资质?面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的询问,吴龙飞表示,自己的机构是作为研学旅行的主办方和供应方,可以不具备旅行社资质。

2023年12月28日,王女士委托律师向吴龙飞发出律师函。这次,吴龙飞通过中间人转告王女士“退团可以,但是每人要扣除5000元的退团费,并签下自愿放弃成团的协议”。

  按照“退团费”说法,王女士尚未出长沙,就得支付20000元费用,她不能接受,“教育机构并没有提前告知我们当地最新疫情,不然我们不会签下合同。面对不可抗力的情况,消费者取消行程,不应该承担这么昂贵的费用”。 

回应>>

按照合同操作,如有不满可走诉讼

“扣款5000元是合同中规定的。”1月7日,带着王女士的问题,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联系上吴龙飞。他表示,在签署的合同中明确了一条规定:“出发45天前,乙方(教育机构)未向使馆递签,则按照5000元/人的标准扣除业务损失费。”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了解到,贵恒教育(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根据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地在深圳市,经营范围包括“冬夏令营服务;因私出入境中介服务”等。

“根据经营范围,我们是有研学业务的。”吴龙飞说,“我们这次计划是15人成团,后面调整为8人成团,她的退团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因此,在王女士交钱后,他就联系了新加坡的旅行社,开展了后续工作,“我们收取的退团费也不是自己赚,而是赔偿新加坡旅行社的损失”。

至于王女士认为其没有尽到告知义务,提前告知新加坡发生疫情,吴龙飞觉得很委屈:“我也是在报名之后才知道的(新加坡疫情),绝对没有刻意隐瞒,但就算没告诉她,也不造成任何的法律风险,因为这次疫情并不影响出行,好多机构都已经带团正常抵达新加坡。”  

倘若游客在新加坡感染了新冠病毒怎么办?吴龙飞表示,“在活动期间,如果有任何问题,我们会在当地协调,为消费者提供帮助”。

对于王女士的投诉,吴龙飞直言:“如果对退团产生的扣款不满意,可以通过法律诉讼途径来解决。” 

说法>>

取消行程所产生费用应双方共同承担

教育机构是否应向消费者告知当地疫情?这笔退团费又是否合理?

“按理来说,若合同中有明确说法,退款的金额就要按照约定的进行扣除。”湖南金厚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文表示,但在实际生活中,往往也会根据双方为了履行合同付出的程度来判断,“王女士在报名三天后提出解约,这类短时间内取消合同的情况下,教育机构可能尚未履行合同,这要根据现实情况来判定”。

赵文认为,造成王女士和教育机构目前这种僵持的局势,主要是由于双方对新加坡疫情存在观念上的不同,但贵恒教育同时作为一个中介服务机构,需要对新加坡的相关情况非常熟悉,并且尽到告知义务,要充分满足王女士的知情权,否则,在后续合同履行过程中,会造成消费者一定的损失。

因此,按照目前贵恒教育的说法,在能证明所扣费的钱已支付国外旅行社的前提下,王女士被扣的20000元费用应由双方分摊,而不应由王女士一方全部负责。

赵文提醒,目前研学旅行十分火爆,市场上也涌现了一批教育机构、研学机构,这些机构为了开展研学旅行业务,可能会存在捏造资质、虚假宣传的行为,但经营范围并不等于具备资质;甚至在研学旅行过程中,无法及时进行风险防范,保护消费者的生命、财产安全。因此,家长在选择研学机构时,尽量选择一些规模较大、在市场中具备一定影响力的研学机构。如果在研学过程中出现一些不规范的行为,消费者可以向市场监管、文旅、教育等相关职能部门求助。

声音>>

建议当事人拨打深圳12345进行维权

1月9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联系上长沙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该局工作人员表示,研学相关的投诉和求助建议联系文旅部门。

随后,记者又拨打了长沙市文化旅游广电局科技教育处电话。对于王女士关注的几个问题,该单位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对扣除金额不满意,则需要根据文化旅游监管执法的属地管辖原则,在该研学服务机构所登记注册的深圳进行投诉,“我们建议当事人拨打深圳的12345电话,向当地的市监部门寻求帮助,让他们进行督办”。而对于王女士关于贵恒教育是否具有提供研学的问题,他表示需要向深圳当地职能机构求证。

对于双方持有争议的在签约前,教育机构是否尽到了告知义务,这名工作人员表示,要看双方在合同中对于不可抗力因素的约定,如果疫情确实属于不可抗力因素,那么王女士不需要承担大部分责任,否则双方可以通过调解或者法律诉讼途径来协商解决。

针对目前研学市场上出现的一些问题,该名工作人员表示,2019年后,研学在政府文件中更名为“劳动实践教育”,目前长沙只对劳动实践教育基地有相关规定,应由文化旅游广电部门、发改委、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教育部门等多部门共同认定,而对于研学旅行服务的组织机构并没有相关规定。因此,他建议大家在选择研学机构时,可以直接选择具有资质和口碑的旅行社,避免后续纠纷的出现。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将持续关注事情进展。


编辑:罗雅洁

二审:吴雯倩

三审:陈寒冰

  特别报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