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精彩专题 >  正文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帅孟奇: 监狱里的“党支部书记”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8-07-04 10:10:45 0人参与
挖掘湖南得天独厚的红色湘女资源,传承发扬红色湘女精神,唱响爱党爱国主旋律,从7月开始,每周推出一个红色湘女故事,带你走近不一样的她们…………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缪伯英 

编者按

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充分挖掘湖南得天独厚的红色湘女资源,传承发扬红色湘女精神,唱响爱党爱国主旋律,湖南省妇联决定在全省开展以“巾帼初心耀三湘”为主题的宣传教育活动,讲好湘女故事,传承红色基因。

从7月开始,凤网每周推出一个红色湘女故事,带你走近不一样的她们……

今天要和你讲述的,帅孟奇的故事。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帅孟奇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李诗韵

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潘晶慧

坐“老虎凳”、压杠子、灌煤油水……刽子手恼差成怒,她被折腾得死去活来。

1932年10月上旬的一天,在上海沪东云庆里第4弄370号前楼,34岁的帅孟奇被埋伏在附近的特务发现,被捕入狱。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陈王氏!我嘛,是十二月初五生的,有个小名叫腊梅,结婚后,因我男人姓陈,就叫陈王氏,没有别的名字了!”

自入狱的第一天起,特务们就想从这位被意外抓捕的共产党员身上得到省委机关、中央妇委接头处的准确地点和重要人物名单,可无奈,帅孟奇死咬着自己就是“陈王氏”,一个来自常德农村的无知妇人。

“软的不吃就吃硬的!”只见问不出任何机密的警兵提着一个异样的大茶壶走进来。另一名警兵抱着一包破布烂棉花,腋下扶了一把铁锤。

“这只怕是要动水刑了!”帅孟奇打了个寒颤。脑海里浮现了革命同志曾说过的这种酷刑——这种水壶里盛满了药水,从鼻孔中灌进去人就会晕厥,神经错乱,最后难以自控,很多人就是这样从了敌人。

帅孟奇连人带门板被倒绑在楼梯上,嘴里被塞进了一些散发着臭味的破烂棉花。一壶、两壶、三壶……煤油水从她的鼻孔里灌入,瞬间,她的鼻孔、眼睛、耳朵直流淡淡的血水,奄奄一息。帅孟奇瞪大着眼睛,死死咬紧牙关,控制不住乱动的双手在墙上划出了一道道血痕…

“还不开口?那就死在这里好了!”

“你们搞错了,我真的就是陈王氏……”帅孟奇强忍着痛,用微弱的声音坚持地回答。

特务们有些迷茫了,要知道“水刑”可是效率很高的,以往凡用“水刑”的人,无一不会开口说实话,“难道真的抓错人了?”。但他们宁愿抓错一千不可放过一个,随后便将只剩下一口气的帅孟奇押回监狱。

帅孟奇被押往南京模范监狱,关在第3号牢房。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帅孟奇

“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何被抓到这里?”在南京,特务们放松了对帅孟奇的警惕,她便开始观察身边的狱友。同一监狱室的夏之栩告诉她:“这儿以前是关押普通刑事犯的,现在专门关押女政治犯,很多都是共产党员。”

帅孟奇顿时有了主意,何不将大家组织在一起共同商议开展对敌斗争?得知监狱里没有建立党支部,她便与夏之栩、耽建华、何宝珍等3位同志商量,决定临时成立党支部,帅孟奇成了监狱里的“党支部书记”。

“钱瑛同志你在2号室,那你负责培养2号骨干!”有了党支部书记,各监狱室的同志都有了信心,帅孟奇又提议给大家取了绰号,以绰号相称——帅孟奇眼睛受伤后,看东西总眯着眼睛,便称她“觑觑”;钱瑛,因个子小,走起路来身体轻,大家都称她“漂漂”;薛迅脸上有两颗水痘疤痕,就称她“二麻子”;纪均叫“小鸡”,何宝珍称“小大姐”,赵兰英称“傻子”,罗静松叫“呆子”……

“觑觑,我们出不去该如何继续革命?”

“千万不要灰心,暂时出不去我们就先学习,有了坚实的革命理论基础,还怕用不着吗?”帅孟奇是有斗争经验的,为了团结狱友,她和钱瑛、夏之栩一起,把监狱变成了学校。她们利用坐牢的机会,组织和发动大家学革命理论、学文化知识,开展文体活动。很快,牢房里飘出了琅琅的读书声。

读书学习可不是反动!监狱长见着也是无可奈何。

“觑觑,有个特殊情况!”一天,钱瑛悄悄地跟帅孟奇说:“我发现了一位特殊的战友,她可只有1岁不到!”

原来,当时同被关在南京模范监狱的还有黄海明,入狱时,她手里还抱着不足1岁的女儿曼曼,孩子在监狱里衣食难求,骨瘦如柴。

“这可是陆更夫烈士的遗孤,得想办法救救孩子!”帅孟奇号召狱中姐妹,每人节约一些吃的、喝的,送到黄海明的牢房。慢慢地,在同志们阶级友爱的帮助下,小曼曼在狱中坚强地生活下来了。

然而,曼曼的长大也给帅孟奇带来了新的希望——由于孩子小,容易被敌人忽视。所以,机智的帅孟奇索性将孩子培养成了“通讯员”:大家在孩子的尿垫或内衣口袋里藏纸条,互相抱来抱去,以传递最新消息。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帅孟奇

蹲监狱的时间久了,帅孟奇这位“党支部书记”的作用也就越来越大。

不久后,她又发现了监狱里关押着的两位“特殊”人物——一对外国夫妇:即赤色职工国际太平洋书记处主任牛兰和夫人汪得利曾。

“外国人在中国监狱多少有些优待,我们得请他们帮忙!”帅孟奇得知,牛兰关在男监,其夫人关在女看守长办公室的里间,而监狱长允许他们每天在一起吃一顿饭、一起看报纸。他们有个6岁左右的儿子,经常被保姆带着来探监。

于是,帅孟奇让黄静汶、陶醒馥两人,佯称学英文,同牛兰夫人接触。汪得利曾便每天在院内散步时,有意走到黄、陶二人的牢房前,悄悄向她们传递消息,再由她们二人向帅孟奇传达。这样的传递方式可发挥了大作用——红军离开中央苏区进行长征和北平爆发“一二·九”运动等消息,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传到帅孟奇耳中的。

1937年农历5月,帅孟奇因病重,勉强被同意保外就医,终于走出了监狱。而当时,党中央以为帅孟奇已经牺牲,张闻天(洛甫)还在同年5月中国共产党苏区代表会议的开幕词中,把她的名字列入大会悼念的死难烈士名单。

母亲疯了,女儿死了,丈夫离了……5年的监狱生活让帅孟奇内心更加强大,她擦干眼泪,重回故乡寻找党组织,继续秘密开展抗日救亡的群众活动。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帅孟奇

帅孟奇:(1897年1月3日—1998年4月13日),湖南省汉寿县人,192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党组织战线杰出的领导者,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原副部长、顾问。1998年4月13日,帅孟奇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2岁。


相关阅读

红色湘女故事汇

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缪伯英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