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精彩专题 >  正文

熊良辉:丈夫瘫痪儿子离世一生坎坷 笑对人生绽放美丽光彩

2016-04-19 08:35:34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0人参与
“昨日登高罢,今朝更举觞。菊花何太苦,遭此两重阳?”唐代诗人李白曾在诗中如此借花自惜。然而,现实生活中,娄星区杉山镇十字村新湾组熊良辉一家的厄运比菊花的两重阳就不知道要苦上多少倍了。……

熊良辉:一生坎坷丈夫瘫痪儿子离世 笑对人生绽放美丽光彩

熊良辉与丈夫合影

“昨日登高罢,今朝更举觞。菊花何太苦,遭此两重阳?”唐代诗人李白曾在诗中如此借花自惜。然而,现实生活中,娄星区杉山镇十字村新湾组熊良辉一家的厄运比菊花的两重阳就不知道要苦上多少倍了。

熊良辉今年已经64岁。1971年,19岁的她经人介绍嫁给了杉山镇十字村新湾组的李捷先。李捷先曾经是村里的能人,在农机站工作,有维修变压器、电机的手艺,经常义务帮乡邻维修家电。熊良辉会缝纫,农活之余还能做裁缝,两口子夫唱妇随,子女也乖巧懂事,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1979年,他们盖起了村里第一栋混用了红砖的“金包银”土砖房,让村民们好生羡慕。但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厄运从1995年开始便接二连三的光顾这个家庭。

厄运迭至,生活让人措手不及

1995年,熊良辉的婆婆因病去世。

2004年,熊良辉的丈夫李捷先因患股骨头坏死及罕见的帕金森综合症而瘫痪。

2005年,熊良辉79岁的公公李岳春,患白内障双目失明。

祸不单行,2009年2月,熊良辉的大儿子因肝癌去世,年仅34岁。

厄运纷至沓来,熊良辉悲痛欲绝。尤其是大儿子的病逝,犹如一记沉重的闷棍敲在了她的头上。老话讲,人生之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熊良辉哭得天昏地暗,哭得寸断肝肠,甚至想追随大儿子而去。但是,回头看看身边的家人,老的老,少的少,病的病,残的残,女流之辈无可奈何成了家里唯一的顶梁柱。痛哭,彷徨,然而生活还是只能继续。婆家没有谁能帮上一点忙。李捷先唯一的妹妹也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妹夫又去世了。维持生计,照料公公和丈夫这两位残疾老人的任务都落到了熊良辉和子女的身上。

李捷先患股骨头坏死之后,1996年就无法正常行走了。之前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熊良辉,独自或推或背带着李捷先到处寻医问药。娄底中心医院是一年都要去几次,辗转去湖北麻阳县找中医开中药,多次去长沙湘雅医院排队问诊,连北京6604部队医院都去过四次,两次手术,两次治疗,医药费起码花费了40—50万元。家里拆东墙补西墙,日子再艰难,熊良辉也从不向人诉苦,留给别人的,永远都是坚强的背影和爽朗的笑容,即便有眼泪,有哀伤,她也是一个人默默地承受。

第一次去北京的时候,为了不影响孩子们的工作,瞒着没有声张。火车到站后,熊良辉从火车上背下了体重120余斤的丈夫,左手拄根棍子,一步一挪的去找站长租轮椅。接着又去租的士,将丈夫送进了医院,再把轮椅送回车站。回程时,车站志愿者帮着推走了丈夫,熊良辉在等行李过安检,一不留神就跟丢了,围着每个候车室打转转,还找广播员发布寻人广播,转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轮椅上的丈夫。说起这些往事,熊良辉一边抹眼泪一边笑:“没想到我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妇女,那时还挺灵泛的。”“横着摔一跤直起想。反正日子得过下去。”这就是熊良辉在苦难面前坚持的最质朴的真理。苦难没有击倒这位善良、勤劳的农村妇女,头发熬白了,别人喊她白毛女,她笑;积劳成疾,腰椎间盘突出,双腿关节炎,走路都困难,她忍;她用柔弱的肩膀为这个家撑起了一片蓝天。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