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丨女人与春天

2023-03-23 阅读数 32492

编者按

3月是小阳春,春天最容易与美好不期而遇。一抹春色尽美景,一身华服焕心情。在这个充满生机的3月,我们从来稿中摘取几篇文章,一起去读这些或清新、或婉约、或美艳的春之故事。


文/左琦

我向来觉得,春天与女人有关。

“娟”,秀丽美好。倚坐轩窗的静姝,怀抱一本《人间草木》。微嗅墨香,红尘烟雨,清茶袅袅,萦绕鼻尖,啁啾鸟鸣,相谈甚欢。窗外涟漪般扩散的绿,排山倒海地涌来,在蝴蝶的柔翅里幻化开。蝴蝶在这绿的深潭里蹁跹绕飞,点染淡淡花痕。花骨朵儿娇羞地浅笑,红唇微启,在风里雨里云里或是月里,将心扉打开。女子轻盹后梦醒,脑海里留下浅浅的诗的脚印:“春天会在那一刻苏醒,花儿芬芳,泉水玲珑,日头明亮。去原野里,采摘一朵初绽的花,就是采摘一个春,把它放在心上。”

“嫣”,鲜艳美好。春衫已薄,绿野里隐现芳踪,“叮叮咚咚”的小溪边飘来一缕缕纱裙。凉爽的风夹带着细碎的树叶簌簌落下,一群青春的女子正步履轻快地奔跑,所行之处,盈溢阵阵香风。她们戴着桃金娘、紫罗兰、矢车菊编织而成的花环,笑声“叮叮咚咚”着像脆响的银铃,裙摆被溪水濡湿了也浑不在意。她们的纱裙映满了春天的笑靥,薄荷绿的、梦幻蓝的、少女粉的、珍珠白的,缥缈空灵。这些带褶皱的、带亮钻的、像层次分明的奶油蛋糕的纱裙,抚过齐脚踝的青草地,地上的草就像被施了魔术一般开始发光了。轻轻踩着它们,汁水弥漫,这是春的清香。她们蹲下来相互泼水,雪白的脖颈在翘首以盼中伸展,黑亮的发丝黏在白瓷一样洁净的面庞上,衬出脸颊红豆蔻的光晕。

“婉”,柔顺美好。一个手巧的绣娘正穿花纳锦,绣一位花神。细细的藤蔓牵引着花叶,淡淡的色调清新自然,像初春的风,温柔细腻。嫩绿的新芽,黄粉的花朵,花瓣和叶子颜色深浅地穿插着变化,活灵活现。她使用的丝线光泽异常,赋予绣作梦幻般的迷离质地。丝纱的轻柔温婉,像极了她那双纤巧的手。花神的裙子里盛着玫瑰,落地的长发里缀满丁香。她仿佛要迈着优雅轻盈的步子走出绣绷,将鲜花撒向人间,等待万物诚实地回应她的召唤。山水远近的趣味,楼阁深邃的体式,人物生动的情态,花鸟亲昵的厮磨,像极了胡令能所说的“绣成安向春园里,引得黄莺下柳条”。

“媚”,可爱美好。雨后的竹林如洗,草木散发沐浴后的清香。一琴,一案,一香炉。一白衣女子,在静美的世界里,轻抚琴弦。婉转缠绵的乐声爬上了竹竿,像一炷香慢慢在空中飘散,且实且虚,缭绕而去。这女子,云朵般超逸,清风般洒脱,细雨般温润,唐诗宋词熏陶的灵性,浩瀚书海滋润的睿智,兼而有之。倏忽间,激越的琴音响起,一红衣女子,翩然起舞。她身形纤细有致,舞步灵动飘逸,一颦一笑,尽态极妍。转瞬琴音幽咽,一绿衣女子将歌声融入琴声里。她清越的歌声,唱着春雨很美春夜很凉春花很香,颂着山风溪水炊饮,携着星光交织的夜晚,蕴着淡月笼纱的深情,让我怀着晚霞烧红的心,飞向天边亮透的云。

读春、踏春、绣春、迎春,千遍不厌倦。这些美好的女人们,娟秀、嫣红、柔婉、明媚,正如春天的千万张脸孔,耀眼且唯一。她们都真实地狂热地深沉地爱着这个春天,擅自爱着,不管不顾。

她们轻轻悄悄地对我耳语,我的鬓边酥酥麻麻:春天的故事,就在窗外等我。


编辑:鸢尾蝶

二审:吴雯倩

三审:邓魏


  凤网美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