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妈手记丨女孩曾遭外公性侵!小心身边的恶魔,妈妈最该知道的这5句话

2020-10-09 阅读数 35087

来源 |汤馨敏(ID:tangtangbianji)


每年总是有那么几起女性被侵害事件,看得我义愤填膺。去年,是中国孕妇泰国坠崖案,是章子欣事件和包丽事件。

今年,是韩国N号房和跨国高管性侵养女事件。每一次读到这类新闻,都会感到后背发冷。

魔鬼真的在人间。从来都在,就在这人间。

我们究竟如何做,才能保护好我们的女孩?

作为一个十岁女孩的妈妈,我尝试着写下这篇文章,希望能给妈妈们和女孩们哪怕一丁点提醒和帮助。


妈妈要给女孩充足的爱。

何谓充足?在女孩身上投入足够多的时间、关注、交谈和陪伴。

拥有充足母爱的女孩,一般内心安定,行为举止有度,有主见,敢拒绝,恶魔一般不敢打她们的主意。

还记得去年夏天被一对租客带走的九岁女孩章子欣吗?

在我们批判那对恶租客的同时,你是否注意到,在章子欣失踪之前,章子欣妈妈有三年多时间没有和女儿联系,这种母女关系是非常不正常的。

因为夫妻关系失和,章子欣妈妈迷失和挣扎在一段痛苦的婚姻里,从而忘记了去履行对女儿的责任,而她的丈夫,章子欣的爸爸,把章子欣交给父母就外出打工去了。

而章子欣的爷爷奶奶,虽然也宠爱孙女,但是没有设置最基本的防线。

章子欣能够被一对陌生租客轻而易举地带走,一个原因是家人没有防患意识,另一个原因是她太缺爱了。

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她没有享受过充足的母爱,没有人告诉过她,一个女孩要如何保护自己,才能安全地存活在这个善恶并存的人世间,她本能地贪恋任何一个对她好的人,贪恋任何一点甜。


妈妈要成为女孩的朋友。

一个女孩曾经告诉我,她被外公侵犯过。

因为这件事,她对母亲以及母亲这边所有亲戚都十分痛恨和冷淡,大学毕业后她没有再回过老家。

这件事已经成为她的心病,在外公去世多年后,仍然啃噬着她的生活。而她的母亲对此一无所知。

当我成为一个母亲,每次想起这个女孩的故事,都会感到寒冷和悲伤。

如果生命里缺少了妈妈这个朋友,那会是一种多么孤独和无助的成长。

在我有了女儿桔子以后,我一直努力去成为,她的朋友。我和她之间没有秘密。我们经常讨论各种事情。

我小心地经营着和她的友谊。并且希望这友谊能一直延续下去。

如果有一天,她有了麻烦,希望她第一个告诉我。


妈妈要讲给女孩的私房话。

有一些话,是妈妈必须告诉女孩的。关于性。关于男人和女人相处的秘密。关于如何防备身边的异性(幼女性侵案绝大部分是熟人作案)以及保全自己。

我从来不隐藏曾经遇到坏人的经历。

桔子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温习一下:来来来,给我讲讲你在广州遇见的那个变态。于是我把那年那月怎么徒手把那个试图占我便宜的送货工赶出门外的场景又描述了一遍……

我和桔子,偶尔的,会来个情节推演——我突然袭击她的某个隐私部位,她嘴里喊着抓流氓,一只脚已经飞快地向我踢来,两只利爪已经逼近我的脸部。

这朵玫瑰带刺。带刺就对了。


妈妈要给女孩制定的家规。

睡觉以外的时间着装整齐。(天热了以后,有的小女孩喜欢光着身子在家里跑,这不是一个好习惯。)

不吃陌生人的东西,熟人的东西也最好不吃。

不贪任何人的任何便宜。

不在外面留宿。(到目前为止,桔子没有单独在任何一个同学朋友亲戚家住过一晚上。)

去哪里?做什么?都有谁?去多久?和朋友聚会必须提前报备,玩耍中全程保持联系。

尽量避免和异性独处一室,如果无法避免,随时保持防备状态。

任何时候,保持警觉。(桔子独自坐电梯时,看到单个的异性或者是让她不安的同性,会让对方先走,她等后面的电梯。)

十八岁之前,只能有男同学,不能有男朋友。

当感觉到危险,任何规矩都不用遵守,坏人可以骗可以踢可以咬。


妈妈需要保持的谨慎。

年前,桔子在北京集训,上过几堂文化课。

文化课是一对一的,在一个封闭的教室里,老师是男的,大约五十岁。从头至尾,我都一直陪同着。

桔子坐在前面的椅子上听讲,我坐在后排的椅子上做自己的事情。

来那个机构培训的女孩很多,有些是家长送来,送到教室转身去忙自己的,有些则是孩子自己来的。

我的想象力比较丰富,看到那个教室全封闭,里面门一关外面的人进不去,就开始设想:如果某个男老师要对某个小女孩使坏,成功率是非常高的。

记得当时就跟桔子探讨过,如果她独自上课该注意什么,老师的哪些语言和动作是正常的,哪些是不正常的,如果出现不正常的苗头该怎么应对……

640.gif

不要怪我太敏感。台湾作家林奕含,正是因为补习时被老师性侵,患了严重的抑郁症,在写了一本名叫《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小说之后自杀身亡。

妈妈们在小事上保持敏锐的观察力,识别潜在的危险,保持谨慎态度,我认为很有必要。

可能是谨慎过度吧,我妹妹曾经跟我吐槽,说我对她不放心。

早几年,桔子长得胖嘟嘟很可爱的时候,我妹妹想把她带到她家去玩,被我拒绝了。为什么连亲妹妹都信不过?事实上,在托付桔子这件事上,我谁都信不过。

我不相信我娘。桔子小时候总是我带出去玩,我娘有时要带出去我就赶紧跟着出去。为什么?老人家精力有限,又好说话,万一碰到人贩子,三两句话就被骗走了,打又打不赢,追又追不上,情急之下可能连个电话都不晓得打。

就算没有碰见人贩子,老人都爱唠嗑,碰到其他老人,唠着唠着,很快就忘记身边这个孩子的存在。我所在的城市,曾经发生过这类悲剧:有一个奶奶带着孙子去买菜,结果买着买着就把孙子忘记了,孙子丢了,这个家也毁了。

我不相信桔子爸爸。每年他带桔子回老家时,我都要再三交代:任何时候(除了洗澡)都必须和孩子在一起,否则不能带走。有一次桔子偷偷向我举报,说她爸和哥们出去喝酒,让两个姑姑照顾她。还好,姑姑们很负责。

有时我甚至不相信自己。

在带桔子这十年,我有过不止一次失误。有一次是她一岁多,我把她放在一张没有靠背的椅子上,手一松,她习惯性地往后一仰,整个人就摔下去了,幸好没有大碍。

还有一次,就是去年,在香港的地铁站里,我竟然在眼皮底下把她弄丢了。你看,我这个亲妈也有不靠谱的时候,我又怎么能够相信,其他人在带桔子的时候,不会出现任何失误呢?

在带桔子这件事上,我一直坚持“六亲不认,自力更生”的原则,有时看到身边的家长大撒把,随随便便就把孩子托给他人看护,很为他们担心。

有些悲剧的发生,不是坏人有多聪明,而是我们犯了错——我们给了坏人机会。

没有人会对你的孩子比你更负责——请妈妈们牢记这点。


妈妈的补救措施。

百密难免一疏。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性格大变,死活不肯去上某个老师的课,忽然很讨厌某个亲戚,看见某个邻居就反应异常,你需要和孩子谈谈了。

你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孩子可能不会说得很明白,你要尽可能多地了解到详细情况。

如果侵害还未发生,请马上行动,斩断那只伸向她的黑手。

如果侵害已经发生,请冷静,请保护好孩子,告诉她:这不是你的错,我们不能改变过去,但是我们可以改变未来。

生命是最重要的,名誉和贞操,都远远不能跟它相比。

然后,你要收集证据,将坏人绳之以法。

这个过程,可能很痛苦,也可能很漫长,如果你爱你的孩子,不要胆怯,不要忍让。

要像江歌妈妈一样死磕。你只有站出来,亲手撕了那恶,你的女孩,才能重新站在阳光下。

不要学房思琪的父母。在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林奕含曾经描述房思琪被性侵后,有过两次间接向母亲求助的行为。

第一次,房思琪问妈妈:“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妈妈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第二次,思琪试探地对妈妈说:“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谁?”“不认识。”妈妈说:“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

林奕含写道:思琪不说话了,她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她把脸埋在枕头里尖叫、一哭一整晚。

坏人都在研究法律,并且快要博士毕业了,你却还没开学——不要成为这类父母,永远不要。

人间凶险。祈愿所有的恶人,都受到法律的严惩。祈愿所有的女孩,都能平安地长大。

微信截图_20201009163155.png

今日女报融媒体中心

重磅推出

《慧妈手记》专栏

我们将邀请有“招”有“料”的妈妈们,
分享与孩子、家人相处的点滴感悟,
从这些生动鲜活的细微处,
去探寻一位智慧型妈妈的成长修炼课。

每周将与大家
在这里同频,遇见。

在《今日女报》 “辣妈联萌”版相遇,悦读。

20200325183315.jpg

  慧妈手记 辣妈联萌 家庭教育 凤网辣妈联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