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中医疗法治愈成千上万不孕症患者!有何高招?

2020-04-13 阅读数 8973

文、图、视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周纯梓

随着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展现的作用,中医再一次吸引了大众的眼光。实际上,在不少西医“霸占”的领域,中医也有着不错的表现。比如,在不孕不育领域,女中医尤昭玲就开辟了一方领地。

“我现在收集到的,经过我治疗调理后怀孕的病人体温检测表都已经超过1.2米高了。”近日,在湖南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产科(以下简称“湖南中医附一”)尤昭玲工作室内,尤昭玲比划着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从2010年开始,她就养成了收集患者孕后体温检测表格的习惯,“这些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患者怀孕后没有到我这里来的。”

尤昭玲和新中国同龄,同时拥有西医和中医学科知识背景,首创试管婴儿生殖辅助技术中医参与治疗的理念、程序、方案,用中医的治疗方法造福了成千上万名不孕症患者。2004年,尤昭玲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

微信图片_20200409104621.jpg

患者4次试管婴儿手术失败,她成“救命稻草”

下午1:40,尤昭玲终于看完了当天挂号的70多名患者。负责叫号的护士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尤教授中午匆匆吃了个盒饭,就马不停蹄地继续看病人”。

从医44年,尤昭玲给自己的团队定位为“站在西医妇产科前沿阵线的中医人”,这个定位源于尤昭玲自身的学习经历。

“我来干什么?”1976年,从湖南省医学院(现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湖南中医学院(现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尤昭玲感到了迷茫,因为对中医不了解,当时,她“经常被吩咐去整理资料”。

在整理资料的过程中,尤昭玲看到了中医的发展历程,萌生了学习的想法。于是,在院里老中医的指导下,她开始精读《傅青主女科》《金匮要略》,自学本科中医知识。1980年,尤昭玲考上了湖南中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开始系统学习中医的理、法、方、药。

“每当有病人前来,我就寻找她的病在中医的症结,在西医的本质,目前的现状是什么,有怎样的发展态势,如何发挥中医的优势,对症下药。”1983年,尤昭玲回到湖南中医附一,担任妇产科副主任,本科西医和硕士中医的学历背景让她不仅关注着中医妇产科,同时也关注着西医妇产科的发展。

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一个月经不调的患者找到了尤昭玲,希望她能够帮助自己。原来,不仅患者自己怀孕困难,而且她的丈夫也患有生殖疾病。尤昭玲决定,为患者实施人工授精手术。经过手术,患者成功怀孕,生下了一个女儿。从此,尤昭玲对生殖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几年后,一个患者找到了尤昭玲,希望尤昭玲能帮忙,因为她此前4次试管婴儿手术都失败了,想要通过中医的方法来调理自己的身体,“她说,我是她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这是我第一次涉及试管婴儿手术。”尤昭玲告诉记者,于是,她从头学习了试管婴儿的相关知识,进行分析,思考中医在其中的作用。经过研究后,尤昭玲发现,可以将试管婴儿技术分为几个不同的阶段。根据每个阶段可能会造成失败的地方,她提出了中医辅治的“六期七步曲”,在经过反复的临床验证后,精简为“三期三法”,首创了试管婴儿生殖辅助技术中医参与治疗的理念。在这项技术的帮助下,越来越多的不孕女性实现了做母亲的愿望。

微信图片_20200409104630.jpg

国外患者“打飞的”看病,医院开辟“国际诊室”

随着尤昭玲的名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患者慕名而来,既有国内的,也有从国外远道而来的。

“土耳其、日本、加拿大、美国……”尤昭玲回忆着,“全世界几乎都有我的病人。”

尤昭玲记得,曾经有一位在英国定居的华人,每次都“打飞的”飞到湖南,完成了整个疗程。

国外的病人越来越多,但尤昭玲也有着自己的坚持,“必须要到中医附一来找我,我才给看病”。原来,尤昭玲认为,药材会因为产地不同存在效果差异。

2019年,湖南中医附一特地为尤昭玲开辟了一间“国际诊室”,接待前来的外国患者,与其他诊室不同的是,为了沟通方便,里面有一位英语翻译,并且“一天只看8个病人”。

除了来自国外的患者,还有不少来自国外的求学者。曾有28名来自日本的学生组团到湖南来向尤昭玲学习,希望她能够单独为他们讲课,但是尤昭玲拒绝了,“既然是来听我讲课的,当然要听我的安排”。随后,每当尤昭玲前往看诊的时候,这群日本学生便跟在她的后面,“跟了一个星期”。

当然,尤昭玲从不吝啬让自己的成果被更多的人知道。仅2019年,她就去了马来西亚、德国、法国等地,去了解最新技术的同时,也将自己在中医妇科领域的成果分享给大家。

每天下班后,她回复病人两三百条信息

虽已年过古稀,但尤昭玲依旧坚持工作在一线,“一周要工作六天”。翻看着手机里的记录,她告诉记者,每年年初,她就会给自己定下一个“超过两万人的小目标”,因此会每天将就诊人数记录下来。而每天下班后,她通常还要回复病人两三百条信息。

在尤昭玲看诊时,其身后通常跟着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学生,围成一个半圆。

“他们都是我的研究生。”尤昭玲告诉记者,1990年,她开始在湖南中医药大学任教,1997年成为博士生导师,2004年,担任湖南中医药大学校长,直到2009年退任。

退任后,尤昭玲坚持带学生,有香港人慕名而来报考她的研究生。“我现在的学生很多都活跃在中医妇科的一线。”如今,尤昭玲的学生遍布全国各地,成为了所在医院的领头人,“有11个是省里各大医院的妇科主任”。

面对社会上出现的一些“中医不好”的说法,尤昭玲也有自己的见解,“中医药也要与时俱进”。

在她看来,传统的中医是背景,也是灵魂,但是“传承的同时,也要创新”。而中医的发展也不能完全依靠国家和政府的扶持,“应该要靠自己的修炼,靠疗效说话”。

小档案:

尤昭玲,1949年出生,湖南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从事中医和中西医结合妇科临床、教学、科研工作40余年,获得9项国家及部省级科技进步奖。2004年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