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部出台“优质农产品”标准,与这个湘妹子的两个疑问句有关

2020-01-08 阅读数 34327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罗雅洁

“我现在呀,就喜欢待在家里做仿真花,做得多了,就送给亲戚朋友,家里的装饰物也是我亲手做的。”75岁的欧细满,看上去和其他的退休老太太没有什么不同,有自己的爱好,经常一头扎入自己的“工作室”,一做花就是几个小时。

做花的认真劲和她的工作态度一脉相承。退休前,欧细满是湖南省土壤肥料工作站的站长,并于2002年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我脖子上这条围巾,还是妇联的同志送给我的。”

1月7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来到欧细满位于长沙的家中,听她讲述自己干一行干好一行的三次“转行”故事。

做仿真花如今成了欧细满最大的爱好。.jpg

做仿真花如今成了欧细满最大的爱好。

小档案:

欧细满,75岁,益阳人,曾任湖南省土壤肥料工作站站长,曾获“全国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和湖南省农业科技工作突出贡献奖。

第一次“转行”:从技术咖变成“知心姐姐”

“现在时代发展进步太快咯,我的那点成绩根本就不算什么了。”面对曾经的荣誉,今年75岁的欧细满显得很淡然。

欧细满是益阳人,高中毕业后考上湖南农学院(现湖南农业大学)。她的父母以务农为生,她对土地有天然的兴趣。欧细满回忆说,当时的高中同学,只有四个人选择了学农,“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女同学,不过她后来也转行了。”

1969年毕业后,欧细满分配到湖南省军区南湾湖农场劳动锻炼一年半,在那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71年,欧细满被分配到湖南省农业厅(现为湖南省农业农村厅)。她最初想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搞技术,做研究,但组织把她分配到了政治处,做党建、人事工作。欧细满选择服从安排:“组织需要我,那我就去做。”

欧细满凭借自己的认真,很快就适应了新的工作岗位。解决科技人员的实际问题、给家庭困难的科技人员家属办理“农转非”、帮助农业科技人员评职称都是她的工作。“基层的农业科技人员能力都很强,但在写论文方面的能力偏弱,我就办培训班,请老师教他们如何写好论文。”

微信图片_20200108191718.jpg

性格外向、为人热心的欧细满被领导和同事称为“满妹子”,成了政治处的“知心姐姐”。“很多人感到迷茫的时候,就会来找我聊一聊。”

第二次“转行”:从行政岗位到土肥站站长

1993年,让欧细满没有想到的是,在行政岗位上工作了21年的她,会被领导委以重任——湖南省土壤肥料工作站的站长。

起初,欧细满还是有些顾虑的。“我一直在做行政管理工作,土肥站对于我来说技术性太强了。而且我当时48岁,年龄已经偏大了。”加上两个孩子一个在上高中,一个在读初中,都是很重要的时刻,而“在土肥站工作肯定要经常下乡,那陪伴孩子的时间就变少了”。

最终,在丈夫的支持下,欧细满决定和21年前一样,再次服从组织安排。

土肥站站长并没有那么好当。“共有40多个人,一年的工作经费只有20多万元。”当时,土肥站正面临着欠款200余万,可以收回的款项也是200余万的尴尬境地。因此,欧细满在土肥站的第一年,“收账还债”成了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欧细满在和同事讨论工作。.png

欧细满在和同事讨论工作。

结果,只花了一年半时间,土肥站收回了大部分欠款,还清了债。

收账还债的同时,欧细满组织全站科技人员讨论如何结合申报项目,她跑农业部、跑省级有关部门,争取土、肥、水项目, 如平衡施肥技术研究与应用,测土配方施肥,沃土工程,高标准基本农田建没等等,前后申报了十几个项目,大多数项目实施了,并获各类奖励,其中平衡施肥技术研究与应用获省科技进步二等奖,每年都被农业厅评为先进单位。

为了配合测土配方施肥项目的实施,她还创办了湖南省配肥开发中心。“把科技人员根据土壤情况确定的配方制成配方肥,然后供给农民。这在当时解决了经费不足的问题,现在因为职能关系撤销了。”

而且,作为主要起草人之一,她和刘子勇、危长宽等人一起起草了《湖南省土壤监测技术规程标准》,适用于全省耕地的土壤监测。此外,她自己单独或与人合作发表了多篇与平衡施肥技术、有机肥料建设等方面的论文。

下乡调研,欧细满正在与当地农民交流。.png

下乡调研,欧细满与当地农民交流。

有一年,农业部派人来湖南推广优质农产品。欧细满提出了疑问:“什么叫优质农产品?优质农产品应该是要有标准的,那这个标准究竟是什么?”此后不久,农业部就设立了优质农产品标准。

让欧细满高兴的是,国家一直在鼓励农业技术发展,出台了很多相关政策,对农业的扶持力度也越来越大。“直到现在,我们当年的大项目里还有子项目仍在实施。”

在土肥站工作十年后,2003年欧细满退休了。“那时候的土肥站已经运作自如了。”人员稳定、办公经费充足,各项政策制度完善,管理有所加强……欧细满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

有领导曾提出,让欧细满退休后继续在站里“坐镇”一个月,帮助新站长了解工作,被她拒绝了。“我坐在那,他们有问题是来请教我还是请教新站长?既然退休了,我就不会干预他们的工作。”

第三次“转行”:农业老手“触电”互联网


2a0bf54a102b944c4110d8b1f5e92b8.png

与农业打交道几十年,欧细满相继获得湖南省农业科技工作突出贡献奖、湖南省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更是在2002年获评“全国三八红旗手”。

可她并不愿意多谈过去的事迹和荣誉。她说,自己只是在岗位上尽职尽责地完成了工作,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获得的荣誉也是组织对他们全体工作人员的肯定。欧细满说,自己现在只是一个爱好做仿真花的普通老人。

“退休后,我去商场闲逛,看到一群妇女正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走近一看,她们正在做一种仿真花。”欧细满请花坊老板教她做,自己买了材料,还买了不少书,这一做就是十几年。

3997b6e6a9e0c4c1d5b3dc80d6fb06d.jpg

欧细满甚至还编了一本做花工具书《识花 做花 赏花》,她写做花步骤,提供花束照片,儿子帮她排版。她在自序里说:“做花也是一种趣事,不仅能陶冶情操,练手练脑,提高艺术修养,也能联延友情。”

2020年,她的目标是用花束制作365张贺卡,送给微信里的朋友们。“现在都是电子化啦,我也得学着做电子贺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