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孕妇摘除26斤卵巢囊肿4个月后,这位医生帮她产下健康女婴…

2019-12-26 阅读数 23061

文、图、视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视频剪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周纯梓

“可以容纳一千多人的大礼堂,座位全是满的。”回想起11月24日在邵阳市新邵县举行的晚会,79岁的刘少先依旧十分兴奋,“我们甚至把扮演过毛主席的国家一级特型演员李克俭请到了现场,他出场的时候,全场的观众都沸腾了!”

刘少先是新邵县中老年歌舞协会艺术团团长,深受大家喜爱,而在退休前,她还是一名受病人喜爱、尊敬的妇产科医生,并在1993年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

11月29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前往新邵县采访了刘少先,听她讲起物资匮乏的年代,如何为妇产科病人送去健康和温暖的故事。

1.png

小档案

刘少先,79岁,邵阳市新邵人,曾任新邵县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副院长,现担任新邵县中老年歌舞协会艺术团团长。1993年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

▲点击视频,看刘少先的故事

每一台剖腹产手术都十分惊险

“当时县人民医院只有30几位医生和80张病床。”回想起1960年到新邵县人民医院参加工作的情景,刘少先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整个医院就只有一台200毫安的X光机,“这也是医院最值钱的器械”,医生们没有分科,“什么病都要看”,不仅工作时间长,工作地点也经常从人民医院扩大到整个新邵县。

出生于1940年的刘少先是新邵县人,大专毕业后就被分配到县人民医院内科工作。12年后,因为医院仅有的两名妇产科医生中有一人离职,她被领导安排到了妇产科。

2.png

年轻的刘少先曾被老师建议去考音乐学院,最终她还是选择了医学方面的专业

到了妇产科以后,刘少先面对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做手术”,“妇产科的理论知识我都已经掌握,但是很少进手术室”。因此,对于刘少先而言,进行一场妇科手术只能请专门做手术的外科医生来主刀,她在旁边,一边当助手,一边学习,“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4年”。

除了认真学习,提高实施手术的能力,刘少先还得面对十分简陋的手术环境。“上世纪70年代,医院的无影灯是6孔的,到上世纪80年代末,医院才有自己的B超。”此外,手术前必做的消毒同样十分简陋。刘少先记得,手术前,医生将手泡在冰冷的消毒酒精中五分钟后,由护士长拿根棉签在手上擦一擦,随后再将棉签放到显微镜下查看是否还有细菌,“如果还有的话,就要再泡十分钟”,手术完,身上的隔离衣如果还算干净就要丢到特定的篮子里,经过清洗消毒后再次使用。

即使这样,刘少先和同事们也没有任何怨言,而是不断克服困难,确保器械安全,完成了一次又一次妇产科手术。

“只有产妇情况特别危险的时候才会实施剖腹产手术。”刘少先说,上世纪70年代,农村产妇更习惯于请当地的接生婆到家里来接生,而不是到医院生产,“连‘产检’这种说法都没有”,她当时做的剖腹产手术最多的一年才150多台,而整个医院也不超过300台,但是,每一台手术都十分惊险。

刘少先记得,有一年,一名农村妇女在家里生产三天后被丈夫送到医院,当时,横在子宫里的胎儿一只手到了体外,早已死亡,而产妇高烧到快要休克,“再不治疗就要去世了”。为了能尽快治疗产妇,刘少先把手伸进产妇腹中,摸索调整了胎儿的体位后将胎儿引出体外。

而为了应对生产过程中死亡率极高的羊水栓塞,刘少先专门准备了一个小桌子,提前摆好抢救的用品和药品,在每一次生产手术时,放在手术台不远的地方。在那段医疗条件简陋的时期,刘少先做了近百例羊水栓塞抢救手术,仅失败一例。

做了2000多例子宫脱垂手术

1978年,刘少先前往邵阳市中心医院进修了一年,以提高自己的技术和理论水平。回来后,她开始独当一面,在新邵县人民医院开展了更加正规的子宫切除手术、横切剖腹产和雷夫奴尔引产手术。1979年,刘少先成为新邵县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

3.png

刘少先细心地向病人介绍如何吃药

上任不久,刘少先就遇到了一个患有卵巢囊肿的病人。患者当时已无法自己行走,被她的几个孩子用门板抬进了医院。原来,患者有一个巨大的肚子,“像一张小桌子那样大,茶碗在上面可以放得很平稳”。

“刚开始,我们不敢接收,害怕发生意外。”刘少先坦言。原来,因为囊肿过大,紧贴着输尿管,一旦手术中不慎将输尿管弄伤,就会造成不可逆的后果。

后来在家属的极力要求并同意一旦发生意外不追责的情况下,刘少先将患者安排入院。在住院观察调理20天后,刘少先主刀为她进行手术。

“我们先用一根导管插入囊肿内部,用一个水桶接着脓水”,随后,刘少先在助手的配合下,再开腹将囊肿剩余的部分小心切除。“切除的东西和脓水有40斤重”!半年后,这名患者又成了干农活的好手。

十多年后,一名妊娠17周的孕妇找到了刘少先,她的腹部比同孕期的人要大得多。因为没有B超,刘少先和另外一位医生只能靠触摸来判断患者的病症。会诊后,刘少先认为是卵巢囊肿,“因为敲打肚皮后会有水波一样的回应”,而另外一位医生则认为是子宫肌瘤,“敲下去的时候是硬的”。两人虽然僵持不下,但都以为需要手术。经过手术发现,确实是一个巨大的卵巢囊肿,重达26斤。四个月后,这名产妇又来到了医院,剖腹产下一个女婴。现在,这个女孩已经20多岁,参加工作了。

对刘少先而言,这些有巨大囊肿或肿瘤的妇科手术是罕见的,更多的是子宫脱垂手术,“从医生涯,我做了2000多例子宫脱垂手术”。刘少先告诉记者,子宫脱垂有医疗技术缺乏致使产妇生产时用力不当的原因,但更多是因为产妇生产后,没有时间调理就急着干一些重体力活造成的。

刘少先印象最深的一个病人,是她在乡镇医院诊治的一名50多岁的妇女。“她的子宫已经通过阴道掉出体外了,膀胱也移位了,但因为不好意思,她一直没和家里人说。”刘少先告诉记者,当时,患者体外的子宫已开始感染发炎,甚至水肿。经过治疗后,患者恢复正常,“后面几十年,她每年都会送糍粑到医院给我表示感谢”。

4.png

刘少先(右二)被授予“湖南当代名人”称号

在刘少先和同事的努力下,新邵县人民医院从原来只有8张床的妇产科发展成40张床。1993年,刘少先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

1998年,刘少先从新邵县人民医院副院长职位上退休。退休后的刘少先又开办了一家诊所,依然有许多患者慕名而来。

退休后打造中老年人艺术团

2003年,为了丰富退休老人的业余生活,同时也为了丰富大众的娱乐生活,在县委宣传部和县文化局的建议下,原本就喜欢在舞台上唱歌跳舞的刘少先成立了新邵县中老年歌舞协会艺术团,并带团多次走出国门。“2014年,我们在新加坡华人艺术交流大赛凭借京歌伴舞《花好月圆》获得了大金奖。”

而在艺术团成立初期,由于没有场地,刘少先将自己家里空余的房子让出来,给大家排练节目,放置物品;没有钱,刘少先就自掏腰包,“艺术团成立16年来,我们所有的款项都是自己筹集的”。

面对未来,刘少先最迫切的是希望为艺术团有更多优秀的人才加进来,“现在医疗条件越来越好,我们老年人就该好好享受生活,用歌舞来称赞这个伟大的时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