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胡耀邦侄儿,到县里招待所工作没多久,就被胡耀邦要求回了农村,为什么?

2019-11-20 阅读数 45363

编者按:良好的家风凝聚了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有助于涵养好的作风、政风和社风、民风。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湖南省妇联推出“红色家风润三湘  家国情怀故事汇”系列报道,介绍湘籍老一辈革命家、现代名人等人物好家风好家规的故事,敬请关注。

胡耀邦:身矮能容月,位高不染尘

策划:湖南省妇联宣传部 

执行:今日女报/凤网

文/李立 漫画/潘晶慧

微信图片_20191120170016.jpg

人物简介:

胡耀邦(1915年11月20日-1989年4月15日),字国光,湖南浏阳人,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曾任中共中央主席和中共中央总书记,是改革开放早期平反冤假错案和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具体执行者。

11月20日是胡耀邦的诞辰。2015年,在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高度评价胡耀邦的高尚品格、为民情怀和崇高风范:“对自己和家人,胡耀邦同志的要求格外严格。他说共产党人是给人民办事的,不是给一家一族办事的!”

“要特殊化,走后门,没有!要马列,要真理,有!”这是胡耀邦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是他的家规、家训、家风。

胡耀邦不仅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一张罕见的“清单”

2018年,胡耀邦诞辰前夕,在他的故乡浏阳市中和镇,湖南省委副书记乌兰和胡耀邦的儿子、中共中央统战部原副部长胡德平共同为一尊以胡耀邦中青年时期照片为原型的塑像揭幕,在塑像落成当天举办的胡耀邦家风与廉政思想研讨会上,一张胡耀邦写的罕见的“清单”也对外公开。

这份清单上面写着:

1、茶油15斤,每斤0.54元,共8.1元。

2、豆子10斤,每斤0.1元,共1元。

3、油饼60个,每个0.08元,共4.8元。

4、熏鱼20斤,每斤0.7元,共计14元。

5、一共27.9元,交胡耀福带回,务必退回公社。

这张手写的便条清单后面,有一个小故事。

1961年,胡耀邦的家乡浏阳中和大队为了发展生产,想要买一台发电机,大队党支部书记龚光繁托胡耀邦的胞兄胡耀福和堂弟胡耀简,于年底到北京来向胡耀邦求助,并请胡耀福和胡耀简给胡耀邦带了一点家乡的土产。

胡耀邦赞成买发电机搞生产,却对胡耀福、胡耀简用公款作路费以及带来的土产很不满意,当时就批评了他们。然后,胡耀邦十分认真地给中和大队党支部写了一封长信,信里写道:


不久前,我曾经给公社党委详细地写了一封信,请求公社和你们一定要坚决劝止我哥哥、姐姐和一切亲属来我这里。因为:第一,要妨碍生产和工作;第二,要浪费路费;第三,我也负担不起。但是,你们却没有帮我这么办。这件事我不高兴。我再次请求你们,今后一定不允许他们来。

这次他们来的路费,听说又是大队出的,这更不对。中央三令五中要各地坚决纠正“共产风”,坚决严格财政管理制度,坚决退赔一平二调来的社员的财物,你们怎么可以用公共积累给某些干部和社员外出作路费呢?这是违反中央的政策的啊!请你们党支部认真议议这件事。一切违反财政开支的事万万做不得。做了,就是犯了政治错误。

送来的冬笋和芋头,这又是社员用劳动生产出来的东西。特别是现在的困难时期,大家要拿来顶粮食,你们送给我也做得不对。但是已经送来了,退回去又不方便。只好按你们那里的价值,退回24元,交耀简带回,请偿还生产这些东西的社员。在这里,我一万次请求你们,今后再不许送什么东西来了。如再送,我得向你们县委写信说你们犯了法。

我哥哥带来的德滋(胡耀邦的侄子),我这里也不能留。因为一切城市都在压缩人口回农村,这也是中央的政策。我们这些人,更应该以身作则遵守这个政策。但耀福说,由于小学不健全,德滋在家读不成书,希望迁到文家市去上学。因为德滋年纪还小,我倒同情他能上学,如果在大队里的小学读不成,如果可能去文家市小学上学,就请你们加以解决……

胡耀邦

一九六一年一月十二日


12天之后,胡耀简临走时,胡耀邦又写下开头那张记载这土产的清单便条,并叮嘱“托胡耀简带回给中和大队的信,一定要给公社工作组和公社党委看”。

微信图片_20191120170022.jpg

胡耀邦写下清单便条

责令侄儿回乡下

身居高位的胡耀邦,没有利用过职权给过家人和亲戚们一点照顾。

胡耀邦的女儿李恒记得,有一年,县里的一名领导帮伯伯胡耀福中学毕业的二儿子在县招待所安排了个工作,父亲胡耀邦得知此事后,让那个领导马上把堂哥退回农村去,并特意要伯伯胡耀福来一趟北京。

胡耀福不知道弟弟有何用意,高高兴兴地拎着半尼龙袋弟弟爱吃的腊肉活鱼,从浏阳辗转到长沙上了火车。当时车上挤得连个座位都没有,一个旅客见胡耀福年迈,便给他挤出半个屁股大的空儿,一起聊开了:

“老人家、去哪里呀?”

“上北京看个亲戚。”

“看谁啊,儿子还是女儿?

胡耀福从兜里掏出一张揉得皱巴巴的介绍信,说:“是我老弟捎信要我去一趟。”

那旅客接过一看,是一张单位介绍信:兹有我大队社员胡耀福前往北京探望弟弟胡耀邦,特此证明。落款是浏阳县中和公社苍坊大队。

那旅客急忙找来列车员,列车员又请来列车长。列车长听说这位老农民是胡耀邦总书记的哥哥,马上请他到硬卧车厢。

胡耀福谢而不就,连声说道:“我没得那么多钱,我没得那么多钱!”

胡耀福一路心情愉悦地到了北京,可是没想到一见面,胡耀邦就批评他说:“哥哥,你搞些么子名堂?崽在农村待得好好的,你把他搞出去做么子?”

胡耀福辩解说:“我没搞么子呀,是别个给我帮的忙。他好歹也是个中学生,人家的崽当得干部,我的崽为什么就当不得?”

胡耀邦说:“当干部可以,但要基层推荐选拔。”

胡耀福问:“他们要不推荐选拔怎么搞?”

胡耀邦说:“那就当农民。”

胡耀福火了:“当农民,当农民,就你厉害!我走,再不进你家的屋。你当你的官,我为我的民。”

就这样,在胡耀邦的坚持下,胡耀福的二儿子只好回家种地。

微信图片_20191120170019.jpg

因二儿子的工作问题,胡耀福这次与胡耀邦的相聚不欢而散。

不给女儿托关系

不光是侄儿工作的事情被胡耀邦拦了下来。

当年,在部队当兵的李恒想上大学(当时上大学只能靠推荐),便和三哥胡德华都为此事给家里写了信,问父亲能不能找找老战友帮忙。

胡耀邦很快回信了。在给女儿的信中,他说:“我认为你应该靠自己的能力,既要注重学习书本知识,又要到社会实践中去学习。我们家的人不应该走后门,而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愿望和理想……”

而在给胡德华的回信中,胡耀邦的批评更为严厉。他写道:“这种走门子、托关系的思想,是没落的,注定是要消亡的。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懂得,不要说是个信仰马列主义的共产党员,就连资产阶级进化论者都不如。”

李恒说,打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指望过能沾父亲的半点光。胡耀邦在位时,正是社会上“出国热”、“经商热”高温灼人的时候。“唯恐有损父亲的形象和影响党的声誉,我们兄妹四个都自觉做到一不干政,二不要官,三不经商,四不出国。”

胡耀邦的妻子李昭从不愿沾丈夫的光,严格自律,是全家的表率。1982年,北京市委考虑到李昭不但是抗战干部,而且已经在北京工作了20多年,光在市纺织局当党委书记就已多年,因此不止一次要调她到北京市委组织部当部长。最终,李昭和胡耀邦都认为不妥,谢绝了此事。

在胡耀邦故居的堂屋里,有一幅对联:屋矮能容月,楼高不染尘。有人认为,把这幅对联的头两个字换一下,正好用来形容这位伟人的一生——身矮能容月,位高不染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