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手搅粪便查看村民是否患病,救活了已备好棺材的20岁重病女孩

2019-10-25 阅读数 16398

文、图、视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周纯梓

“千村霹雳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1958年,感慨于江西省余江县人民被血吸虫病严重影响的生活和消灭的不易,毛泽东写下了《七律二首·送瘟神》。而同一时期的湖南洞庭湖地区,岳阳、沅江、华容等18个县市依旧被确定为血吸虫病流行疫区,不少毕业于医学院的青年学子们纷纷响应党的号召,投入到消灭血吸虫的战斗中。陈文征就是其中一员,她当年就来到了岳阳市华容县。1994年,因为在血防事业上的突出贡献,陈文征获得了“全国三八红旗手”和“全国巾帼建功标兵”荣誉称号。

10月26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华容县见到了84岁的陈文征,听她讲述当年防治血吸虫病的艰难和坚持。

微信图片_20191025162231.jpg

陈文征年过八旬,依然精神矍铄

小档案

陈文征,84岁,1962年毕业于湖南医科大学医疗系,退休前曾任华容县血防站站长,副主任医师。因在治疗血吸虫病中取得的重大成绩,1994年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和“全国巾帼建功标兵”。

手搅粪便帮人查看是否患病

“感谢党和国家,我才能继续读书,成为一名医生。”84岁的陈文征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她1935年出生在株洲攸县的一个小山村,家中还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哥哥。陈文征1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先将大女儿嫁出去,又将两个儿子过继给叔伯家,只剩下她和母亲两人艰难过日子。1948年,母亲去世了,年仅13岁的陈文征只能辍学回家,“自己种菜补贴生活”。

1949年,新中国成立,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像陈文征一样的穷苦孩子回到学校继续读书,“每个月还有一元钱的生活补贴”。1957年,陈文征考上湖南医科大学医疗系。5年后,为“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把医疗重点放到农村去”,陈文征和一名同学被分配到华容县血防站。

微信图片_20191025162247.jpg

1957年,陈文征考上湖南医科大学医疗系。5年后,她和一名同学被分配到华容县血防站

“3间病房,每个病房里4张病床,每个病床上都躺着一个病人,只有一个医生带着两个护士在治疗照顾。”回忆起初到血防站的情景,陈文征不禁唏嘘,“还是乡镇里的病人听说来了两个大学生医生,纷纷赶来看病,血防站才开始扩建的。”到1968年,血防站才建起了一栋两层高的楼房。

到血防站安定好后,时任站长告诉陈文征:“这里不仅是要治疗血吸虫病,更要预防群众感染血吸虫病”。于是,陈文征在治疗病人之外,又添加了查螺、灭螺等工作。

陈文征介绍,血吸虫的幼虫寄生在一种钉螺中,当人接触到了有这种钉螺存在的水,血吸虫的幼虫会瞬间进入人的体内,生长繁衍,随后虫卵又随着粪便排出,污染水源。

为了调查华容县7个乡镇的血吸虫感染范围,陈文征和同事们走遍了当地的湖泊水塘和沟渠,最后发现,只有一个乡镇没有血吸虫。

除了查看有无感染血吸虫的钉螺,陈文征还需要和同事们一起到村子里查看是否有村民患上了血吸虫病,因为血吸虫病分为慢性和急性,很多患者感染后没有明显的症状,到了晚期才发现。于是,“我们就到村子里面,要求村民们将粪便送到我们这里来”,随后,陈文征和搭档将送来的粪便用手搅散,冲水,用土办法检验里面是否有虫卵。因为这一项工作,村民们还给陈文征等人取了个外号,“叫我们‘打蛋花医生’”。

检查到有人患病后,陈文征要将钉螺和血吸虫的危害性普及给大家,告诉大家远离危险水域,及时治疗,同时她还要提着一大桶药水到水边灭螺。“当时我们都是直接在村里租了几间房子住下来,最长的一个村子就要待两个多月。”

病人误认为她是“神经病”

“我一年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乡下预防血吸虫病,剩下的时间全在治疗病人。”陈文征回忆,除了血防站的病人,她们还要经常到乡镇的血防站点指导那里的医生治疗,最忙的时期,一个医生可能要负责几十个病人。

陈文征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上个世纪,血吸虫病的致死率很高。在1980年以前,全国治疗血吸虫病还只有一种药物——酒石酸锑钾。“这种药药性很强,稍有不慎,患者就会因为锑钾中毒而死亡。”

陈文征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时刻关注每个患者的情况,“决不能让一个患者死在我的手里”。

为此,陈文征几乎是泡在了血防站,观察病人的身体反应。“当班在病房,不当班也在病房,就连晚上睡觉前也要到病房去查一次房”。

有一个冬天的晚上,陈文征睡在值班室,半醒半睡之间,听到了一声尖叫。她以为是哪个病人身体不舒服,猛地翻身起来,连外套也顾不得穿,直接踩着鞋子跑到病房,一个一个查看病人的情况。

第二天,护士长告诉陈文征:“有病人在问她,说陈文征是不是精神病?大半夜不睡觉,衣服都没穿好,跑到别人床头去看。”陈文征一番解释后才了解到,那声尖叫是一个病人家属带来的一只鸡。

就这样,从1963年到1980年,在酒石酸锑钾被国家淘汰禁用之前,陈文征负责的血吸虫病人没有一例死亡。

她救活已备好棺材的20岁女孩

1979年的一天,一个腹部肿大的20岁女孩被送来医院,“她当时已经高烧了很久,饭也吃不下,整个人瘦成皮包骨”。经过一系列检查,陈文征并没有在她的肝、肠等器官发现血吸虫。于是,陈文征将患者的活体组织送到长沙的湘雅医院检查,确诊是胰腺血吸虫病。

“这是当时唯一的一例活体胰腺血吸虫病病人。”陈文征说,因为以前的胰腺血吸虫病只有在尸检时才能够得知。由于病症过于严重,很多医生不敢接手治疗,而女孩的父母也已买好棺材,正准备女孩的后事。陈文征动了恻隐之心,“我和她父母说,让我来治一下,如果治不好,希望也别怪我”。女孩的父母答应了。

“现在这个女孩已经做奶奶了。”陈文征说,病好后,女孩的妈妈立即让女孩将她认作了干妈。直到现在,女孩还会在节日来看望陈文征。

微信图片_20191025162239.jpg

如今有闲暇时,陈文征会动笔将自己40年来的从医总结写下来,“希望可以帮到现在的年轻医生”

因为长期和血吸虫打交道,陈文征自己也患上了血吸虫病,但她不以为然,“以前的血防干部都有血吸虫病”。她为自己下医嘱,连续治疗了6次后最终痊愈。

在陈文征及其同事们的努力下,华容县的血吸虫病逐渐得到了控制,越来越少的人因为血吸虫而丧失生命,“我之前得到消息,现在因为血吸虫死亡的病人一年也只有一两例”。

1994年,因为在血防事业上的突出贡献,陈文征获得了“全国三八红旗手”和“全国巾帼建功标兵”荣誉称号。1995年,退休后的陈文征又被华容县中医医院返聘,直到2003年,因为身体情况,陈文征才没有继续工作。

如今,陈文征和二儿子一家住在一起,因为腿脚不方便,她很少外出活动,闲暇时,她会动笔将自己40年来的从医总结写下来,“希望可以帮到现在的年轻医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