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上新能源汽车领跑纯电动车市场

2011-12-29 阅读数 316696

中上汽车 新能源汽车 纯电动车 谢镕安

谢镕安(资料图)

记者/张程

“我现在的梦想是:当我变为尘土的时候,有人给我刻上一句墓志铭:这个人,给我们的地球留下一片蓝天。”中上汽车掌门人谢镕安说。

谢镕安带着一群草根青年科技人员,仅凭“立志改变中国汽车的能耗与城市污染难题”的报国梦想,以区区几千万元撬动了庞大的客车生产业,催生了世界首条新能源公交商业示范运营线,投入运行的是中上公司的无轨无线城市专用公交电车。至此,又一种解决城市公交车节能减排问题的新能源客车进入人们视野。

“公司很长时间只有投入没有产出,资金短缺,这个电动车,我们是拿身家性命来做的。”谢镕安说。他的付出得到了群众的认可,司机对记者说“很多当地人都知道,烟台路上跑的不少好车,都是一个湖南人带来的。”

2007年10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了《新能源汽车生产准入管理规则》,在排放的购置税上对新能源汽车给予了很大优惠,谢镕安表示,“我们的汽车是零排放,所以不用交税,这是一个比较具体的优惠。”2010年7月起,国家将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城市由20个增至25个,新能源汽车全面进入国家扶持发展阶段。

谢镕安表示,要借这股东风,把产业做大,“借助新政快速上批量,用批量迅速降低制造成本,让新能源汽车形成有利的价格竞争的态势。”在举国上下越来越高的“节能、环保”呼声中,居于山东一隅的中上新能源汽车蜇伏数年,开始发力突围。

技术领先 谨防快鱼吃慢鱼

人们大都对纯电动车表示怀疑,有人觉得谢镕安研发电动车像在赌博。谢镕安解释说:“人们对电动车存在一些误解,总认为纯电动车充电时间长、跑不起速度。其实现在世界上最重型的自卸车使用的就是电驱动。有人说传统的电池车输出功率小,肚子大、口小。但我们采用的是超级电容系统,它能大功率释放储存的全部能量。”

中上新能源电容牵引型纯电动汽车,站在当今世界最前沿,代表着节能、环保、经济、安全、可靠的我国自主新能源汽车发展方向。日、韩、美一些公司在2005年来中国山东烟台考察了中上汽车公司的超级电容客车以后,也开始了这个方向的研发。

对此,谢镕安很不安:“我们的领先优势已经在减弱,美国2007年7月已经造出了充电5分钟的相似车型。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差不多有5年的领先优势,现在他们发展很快。日韩要赶上我们至少要两年的安全、耐久性试验。当然,国外汽车工程综合技术实力强,发展很快,快鱼吃慢鱼,我们既然已经有了一个先发优势,就要保持下去,不能被吃掉。”

团队突围 不怕同行“挖墙脚”

示范线的成功预示着大发展的到来,谢镕安似乎走得很顺。但“人怕出名”,中上很快就被很多同行盯上了。大家以为谢镕安找到了一座“金矿”,都想分一杯羹。

国内一家大型客车企业,通过高薪挖走了中上的三个技术骨干,有的企业内部的工程技术人员与外部利益团体勾结,试图窃取技术和资金。除了国内同行“挖墙脚”之外,国外汽车专家也纷纷前来参观,有的还试图获取相关技术。

据谢镕安介绍,2006初,12名日本电车专家前来考察,其中一位趁他们不注意突然跪在地上,掏出照相机想要拍电车的底盘。

尽管有人选择了离开,但大部分人员还是坚持同谢镕安站在一起,在2007年企业最困难的时候,连续五个月没发工资,技术人员却没有离开他。大家信服他的人格魅力,且都认为电动汽车是一个值得他们毕生奋斗的事业,只要熬出头,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寻找资金 找对人比融资更重要

资金短缺是谢镕安要面对的最大问题。拿着山东省政府办公会批的两千万省扶持借款,中上把第二、三、四代车研发出来了。单研发就投了一个多亿,还有一些是在建工程,有七、八千万。除了政府提供的2000万元贷款和100万元奖励,以及烟台福山区政府建立示范线和购买电车支付的1000多万元,其他都是自筹加社会的资源,包括私人借款。

曾有不少风险投资找过谢镕安,包括凯雷、摩根、IDG等,也有新加坡、韩国、日本等国的企业以及北京、上海、长沙、青岛等城市的投资机构,提出与中上合作,但都没成。谢镕安希望他们是热爱新能源汽车,认同这个事业。

模式推广 改造老式“大辫子”

中上的推广主要是借助几个渠道,一是利用政府改造老式“大辫子”无轨电车的机会,用无轨无线电车替代,逐渐把空中的线网取消,这样对城市的环境、规划、交通都是一个积极的贡献。

还有一个渠道就是新开辟的社区和道路需要通交通网,设法让当地政府一次性的规划进去。第三个渠道就是在整个城市规划,这需要当地政府有极高的宏观把握能力和较高的政治眼光。

谢镕安表示:“我们并不奢望让所有公交车都换成我们的电动车,我们希望能逐步淘汰老的线网式电车,并在一些燃油车更换时补充上去,逐步实现城市交通的电气化,这对当地、全国和全世界都是一个贡献。”

  中上汽车 新能源汽车 纯电动车 谢镕安 今日女报/凤网 张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