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条短信、204条微信:女辅导员在母亲葬礼上劝回离校出走学生

2022-08-18 阅读数 26258    赞 142

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谭里和 实习生 陈欣怡

“晓东,学习进展如何?现在持续高温,一定要注意防暑,有什么需要,随时联系罗姐……”

“罗姐,我白天都是关了手机在学习,现在才开机,我每一分钟都不想浪费,连快递都是叫人代取的,等我考试结束,再和您好好聊……”

在上述微信对话中,“罗姐”是湖南科技大学的罗玺老师,“晓东”则是该校一名即将进入大四、正在准备考研复习的学生。原本并不特别熟悉的他们,因一件事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

微信图片_20220817102837.jpg

罗玺老师在指导学生暑期实践作业。

2021年11月29日,罗玺的母亲去世。次日傍晚,罗玺正在殡仪馆告别厅跟亲友处理母亲后事的时候,接到学院同事的电话,有一个学生在考场作弊被老师发现,老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家长,导致学生情绪失控离校出走。

虽然当时情况很特殊,但遇到这种棘手的事,学校同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有“学生心理咨询师、情感联络员”之称的罗玺。

“接到同事电话时,我母亲的告别仪式才开始。”罗玺说,“同事把这个学生的名字告诉我,我发现情况有些严重,因为这个学生属于我们学院心理危机预警库里的一级预警学生,如不能及时劝回学生,后果或许不堪设想。”

因当时母亲丧事正在办,罗玺只能利用间隙在告别厅外试图跟这名叫晓东的学生取得联系。

“当时这个学生谁的电话都不接,我只能给他发手机短信。”罗玺说。

“晓东好,我是学院的罗姐,看到信息麻烦你回个电话哈!”这是罗玺给晓东发的第一条信息,言语轻松也很具亲和力。

“这个事我爸妈都知道了,给他们丢尽了脸,现在没脸见他们了。”在等了两个小时后,罗玺收到了晓东的回信。

“小伙子犯点小错误有啥大不了的事呀,罗姐在你这么大的时候,犯的错也不少呢,只要你平安回到学校,什么事罗姐都跟你一起扛。”罗玺第一时间给晓东回了信息。

信息来回数十次,最后,罗玺等到了晓东的承诺:“我只是想一个人安静,罗姐您放一百个心。”

不过,第二天,罗玺发现晓东又进入了消极状态。

晓东给罗玺发信息表示“无法面对老师和同学,感觉自己非常卑微,也不想回学校了,甚至有想放弃一切的想法”。

“没有谁会因为一件小事否定自己的全部,谁的人生会十全十美呢?相信罗姐咯,所有问题我们一起扛……”给晓东回的信息,看似随意,但罗玺其实非常小心谨慎。

就这样,罗玺在和晓东发了85条手机短信、204条微信消息,打了180多分钟电话后,晓东终于回到了学校,参加完了接下来的所有考试。

考试结束后,晓东给罗玺发了一条信息:老师,我们素未谋面,但您是给我最多温暖的人!

0+微信图片_20220819085949.jpg

罗玺老师和学生在交流。

“她是一个学生有事,随时能放下碗筷的人。”罗玺的丈夫胡小虎说。

“我刚到湖南科大工作时就听到一句话,‘流水的学生,铁打的辅导员罗姐’。做学生工作很琐碎,但罗玺老师饱含热情和真诚,且坚守25年,相当不容易。”湖南科技大学副校长贺泽龙如此评价。

(文中晓东系化名)


来源:今日女报

编辑:俏俏

二审:吴雯倩

三审:邓魏

  女性与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