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一日》聚焦留守儿童,她为反哺家乡放弃投资

2021-07-19 阅读数 40135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9月1日不仅是开学的日子,也是大部分留守儿童和父母分离的日子,他们要回到家乡上学,而父母则要外出挣钱。”作为电影《九月一日》的总制片人和出品人,《甄嬛传》里安陵容的扮演者、安化妹子陶昕然如此解释电影名称的来历。

《九月一日》是一部讲述留守儿童的电影,聚焦成年后的留守儿童面临自己的孩子又要成为留守儿童的窘境,“我希望通过电影,可以让更多人关注到留守儿童,不仅给予他们物质的支持,也有心理的关怀”。

暑假来临,不少留守儿童已早早地打包好行李,准备前往父母所在的城市,和他们度过一段亲密时光。与此同时,《九月一日》正在安化紧锣密鼓地拍摄中。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采访了陶昕然,听她讲述电影拍摄背后的故事。

2.png

一个电话萌发的电影构想

“其实,拍摄一部关于留守儿童电影的想法源自我和母亲的一个电话。”电影《九月一日》正在益阳市安化县如火如荼地拍摄中,而讲起电影的由来,电影总制片人陶昕然如是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对于大众来说,此前,陶昕然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大热电视剧《甄嬛传》里“安陵容”一角的扮演者,但鲜少有人知道,陶昕然是土生土长的安化县江南镇人,她的父母都是当地的中学老师。16岁那年,一向乖巧的陶昕然突然“反抗”父母对自己以往的期盼,选择成为了一名演员,随后外出求学、拍戏。虽然工作繁忙,但她依旧每年都会回到安化,和父母一起度过一段日子。而从演员转换成总制片人,这个故事要从8年前的一个电话说起。

2013年,陶昕然如往常一般和母亲打电话,“本以为很平常的一段对话,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但在电话那头的母亲听起来心情很不好。随后,母亲给她讲述了学校里一位留守女孩在校外受欺负的事情。

“我当时就隐隐约约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直到2016年女儿出生后,陶昕然更能够体会到作为母亲的心情,她开始帮助留守儿童,“我资助了云南省的3个留守女孩,最小的才3个月大”,给她们寄衣服、奶粉和生活费。此后,她成为了关注留守儿童和孤残儿童的一名志愿者,跟着团队到过云南和四川等地。其中,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一名来自四川省凉山地区的留守儿童。

那天,陶昕然正和志愿者为凉山当地的留守儿童送去书包、书籍等物品,一个奶奶突然带着孙子跑到她面前,“这个姐姐是明星,她可以帮你做很多事情”。没想到,小男孩一下子跪倒在陶昕然的身前,哭着请求陶昕然帮助自己找到妈妈,并让她回家。大受触动的陶昕然开始想着“要为这些孩子们做什么”。

随即,陶昕然向朋友讲述了想要拍摄一部关注留守儿童影片的想法,但因为诸多原因,最后不了了之。直到2019年,自觉“翅膀已经硬了”的陶昕然看到不少关于社会民生话题的电影出现在荧幕上,这一次,她想做一次“不自量力的尝试”,随后,她再次向自己的团队提出了拍摄一部讲述留守儿童电影的想法。

坚持在家乡安化拍摄,她放弃投资

“我们都知道9月1日是全国中小学生开学的时间,但对于一些留守儿童来说,这个日子也是他们和父母分开的日子,留在父母身边还是回到家乡读书,这是一个问题。”陶昕然介绍,《九月一日》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来,将镜头对准留守儿童这一特殊群体,关注成年后的留守儿童面临自己的孩子又要成为留守儿童的窘境,同时加入犯罪类型片的元素,让影片更有看点。

项目立项、走访调研、写策划案……电影《九月一日》前期工作逐渐完善,剧本也日趋成熟。但就在一切都步入正轨的时候,投资却出了问题。

“投资商希望影片在他的家乡拍,我希望在我的家乡拍,我们谁都不让步。”陶昕然说,早在电影策划的时候,她就已经和团队说好,将拍摄地点定在安化,“安化是我的家乡,我希望能够为家乡做点事情”。

几番争执之后,双方各不让步,最终,投资商转而将资金投给了另外一部能够满足他要求的影片,而陶昕然则带着导演和编剧来到安化,走访这里的孩子们,倾听他们的故事,寻找自己想要的景别。

“到时候在影片中,观众可以看到茶园、柘溪水电站、十八拐等极具安化特色的镜头。”而除了这些安化元素,电影中的不少小演员也来自安化。

今年13岁的刘奥琳是安化县江南镇中学的一名学生,她在电影中扮演的是女主角李心草童年时期,“李心草是一名留守儿童,我也是”。刘奥琳告诉记者,为了养家糊口,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外出务工,一年之中只有春节才会回来,她则在爷爷奶奶的照顾下长大,“刚开始我也埋怨过。”刘奥琳坦言,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开始尝试理解父母的辛苦,并与父母和解,“他们都是为了我啊”。

让留守儿童的心灵不再“留守”

和刘奥琳一样,安化县还有不少留守儿童,据了解,为了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安化县妇联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力争不让一个留守儿童掉队。

“我们积极主动与社会爱心机构和爱心人士对接,开展捐资助学活动。”安化县妇联主席夏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县妇联积极争取并实施“儿童营养包”“彩虹包裹”等公益项目,惠及全县6万余名留守儿童,落地“知心屋·儿童快乐家园”留守儿童心理健康辅导中心项目,对留守儿童进行心理辅导和心理健康教育。同时,县妇联还针对留守儿童监护人开展一系列措施,降低了留守儿童的发生率。

“随着国家和各级政府对留守儿童的重视,越来越多的社会组织关注到了这一特殊的群体。”在《九月一日》创作过程中,陶昕然同样发现,随着关注度的增多,大多数的留守儿童并不缺乏物质帮助,“他们更缺的是来自心理上的关注”。

作为一位妈妈,陶昕然在停工陪伴女儿长大的3年里最大的感受是,“陪伴和爱是很重要的”。为此,在影片的拍摄中,她也试图向观众传达这一观点,“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关心留守儿童的社会现状,也希望更多爸爸妈妈可以和孩子在一起,让留守儿童的心灵不再‘留守’”。

在此前的电影开机发布会上,安化县委书记刘勇会曾表示,《九月一日》的拍摄不仅有利于对外宣传展示安化的自然风光、风土人情和文化底蕴,进一步打造“神韵安化”品牌形象,同时,电影上映后,对关爱留守儿童工作、关心关爱下一代工作将有着积极而长远的意义。



编辑:罗雅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