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的纠结:在安全与学业间徘徊

2020-03-26 阅读数 30104

编者按:国外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新冠肺炎已蔓延至除南极洲外的所有大洲,全球累计确诊近42万例,欧洲、美国等成为感染“重灾区”。而早在当地时间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就已在日内瓦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从特征上可称为大流行”。
  尽管通过中国人民的共同努力,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得到控制,但世界本是一家,重大灾难面前,没有人能独善其身。本期,我们便关注了海外华人和留学生们的境况——不论回归还是留守,甚至是“逆行”,他们都正经历着酸甜苦辣,盼望着疫去人安。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3月24日我就可以解除居家隔离,目前身体没有异常。”长沙姑娘张木子(化名)是英国利兹大学留学生,原本攻读传媒学位的她一路辗转,在3月10日回到祖国。

张木子直言,尽管英国的疫情形势比较严峻,但对于留学生而言,回国的决心下得并不容易——机票贵到18万元人民币一张,还可能被骗;口罩价格疯涨,凑齐回国的防护装备并不容易;错过课程与考试,可能影响毕业、签证,牵一发动全身……

“许多留学生的父母心急如焚,害怕孤身在外的孩子难以应对这场灾难。但目前来说,我身边绝大多数中国同学都留在英国,一边防疫一边学习。”3月21日,张木子便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讲述了自己回国之前的纠结——当下的安全与未来的发展,是很多人都无法回避的问题。

筹备物资:口罩价格“坐火箭”
  1月下旬,国内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知道严重性的父母提醒张木子“买好口罩,做好防护”。“我当时还觉得爸妈是杞人忧天。”张木子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为了让父母安心,她“敷衍”的在亚马逊购物网站花6.95英镑购买了一包消毒湿巾。

  到了3月初,欧洲疫情逐渐严重,英国也出现了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但英国政府并没有出台强硬的防疫措施,只是建议公民“勤洗手”。张木子有些担心,原本打算趁着复活节假期回国团圆的她决定将行程提前,于是改签了当地时间3月7日晚的机票,“这是最快的”。
  随后,张木子开始为回国做准备,第一件事就是购买口罩等防疫消毒用品——但连续走了几个药店,口罩都已售罄,连当初不到7英镑就可以买到的消毒湿巾也涨价到了50英镑。

ecb43b79cca831ca2f4a053aeaead05c@100Q_680w

为了保护自己和他人,张木子特地戴了两层口罩。

  尽管万分后悔当初的“不听老人言”,但没有口罩的张木子只好再次求助于网购。“我买了10个普通医用外科口罩,花了将近100元人民币,3个N95口罩则花了500元人民币。这已经是亚马逊网站上最便宜的了。”张木子看到,亚马逊网站上的口罩和消毒用品如同坐了火箭,价格上涨非常迅速,“还有的口罩要卖300~400元人民币一个”。
学业纠结:缺课带来连锁反应
  除了想尽办法购买防疫用品,张木子还得安排课程——虽然发生了疫情,但当时学校一切如常。张木子开始带着口罩上课,“有的教授能够理解,有的教授会有误解”。
  尽管当前没有考试,但张木子仍旧遇上了难题。她有一节课需要通过小组讨论后制作PPT,随后在课堂上汇报成果,可这节课刚好与她的回国时间冲突。为此,她和同学商量,她来负责制作PPT,成果汇报则由其他小组成员来完成。
  和组员商量好后,张木子向授课老师请假,可老师告诉她,“请假需要向学院报告”。等待了一段时间后,学院老师告诉张木子,如果她要回国便只能申请缺课,但缺课会影响成绩,甚至可能推迟学业进度,导致无法按时拿到毕业证,说不定还要影响签证。
  “这些连锁反应十分糟心,但我想着命更重要。”回忆起回国前的这段时间,张木子并不是第一次用这种想法压抑内心的愤怒。
  有一次,她和朋友戴着口罩外出购物,不到十分钟的路程,便遇到了三名嘲笑她们的人,“有个年轻人笑得特别大声,还当着我们的面模拟打喷嚏的声音,叫嚷着‘You are virus(你们是病毒)’!”
  “在很多英国人眼里,这就是一场普通流感。”张木子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外国人的不重视让许多中国留学生家长忧心如焚,“有些家长打电话的时候都哭了”。

9212a88eb38ed497cec1d9eacc41713a@100Q_680w.png

利兹大学附近最大的超市,人们再次排队等待开门。受疫情影响,超市缩短了营业时间。

尽管越来越多的家长希望在外求学的孩子能够回来,但像她这样真正回国的人却不多。“一个是害怕完成不了学业。”比如张木子的室友,为了不耽误考试,还是选择留在英国。
  “第二个原因是回国路上也有风险。”张木子解释,到了3月份,从英国回中国的方式只有两种,一种是在售票网站上抢机票,但机票价格不仅比平时昂贵,航班还有很大可能被取消;第二种则是和中国老乡一起包机,“我所知的最便宜的包机机票价格是3.6万元人民币,最贵的是18万元人民币,还极有可能被骗”。 
全程防护:回国后签下五份请愿书
  伦敦时间3月7日晚,在一个医用外科口罩和一个N95口罩的共同保护下,张木子来到了希思罗机场。
  “在这里,我第一次看见外国人戴口罩。”张木子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因为机场规定不戴口罩不能上飞机,所以他们才“乖乖就范”,但佩戴起来却千奇百怪——要么只遮住嘴巴,鼻子仍在“自由呼吸”;要么戴的口罩不是正规医用外科口罩,并不能起到防护作用。
  10个小时的飞行,张木子尽量待在座位上,少吃喝、不走动。到达北京后,她填写入境健康申报表后转机前往广州。
  到达广州已是深夜,为了避免接触更多的人,张木子包车前往高铁站,买了凌晨的票回家,“人少,危险小”。每到一个地方,她都要用随身携带的消毒湿巾擦手,口罩也从未摘下过。
  到家后,居家隔离的张木子持续关注学校的消息。当地时间3月18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宣布在20日结束周五的课程后关闭英国境内所有学校。此时,英国确诊患者超过3900例,累计死亡177例。“现在我所在的学校已经开始上网课了,取消了一些人数200~300人的大课。”她还了解到,如果疫情严重,复活节假期结束后学校还会继续停课,持续开启“网课模式”。
  留在英国的同学则开始互帮互助,“比如湖南老乡会统计了英国各个城市的湖南人数和需要口罩的数量,联系相关机构共同筹集防疫物资”。回国了的张木子也在和他们一起努力着,“我已经签了5份请愿书了”。这些请愿书都涉及学校停课、退费等和留学生利益密切相关的内容,“英国请愿签名达到1万人,政府会回应;达到10万人,这条请愿就会提交议会”。

  攻冠战疫家庭防线 异国疫事 今日女报/凤网 欧阳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