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确诊人数破7万!女留学生回国一波三折:入境后突然发热

2020-03-26 阅读数 43903

编者按:国外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新冠肺炎已蔓延至除南极洲外的所有大洲,全球累计确诊近42万例,欧洲、美国等成为感染“重灾区”。而早在当地时间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就已在日内瓦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从特征上可称为大流行”。
  尽管通过中国人民的共同努力,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得到控制,但世界本是一家,重大灾难面前,没有人能独善其身。本期,我们便关注了海外华人和留学生们的境况——不论回归还是留守,甚至是“逆行”,他们都正经历着酸甜苦辣,盼望着疫去人安。

微信图片_20200326113844.jpg

罗马一药店门口贴着标注中文的通知:“没有口罩。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我和朋友在泰国曼谷的时候,都还在纠结到底是回国还是返回罗马。”3月22日,已经从意大利回国10天,正在上海集中隔离的言晶(化名)十分庆幸自己最终的选择,“在祖国更安全”。
  言晶是个长沙妹子,在意大利罗马大学留学。当地时间3月9日,她和朋友离开新冠肺炎疫情逐渐严重的意大利,经曼谷飞往上海。到达上海后,此前一切正常的言晶突然发热,同伴则因曾出现过干咳症状,两人被紧急隔离、送医。经过检测,两人均排除了新冠肺炎病毒感染,随后被送到宾馆隔离。
  “祖国是家,当我们受了委屈的时候,还是希望能够回家。”如今,意大利确诊人数已经近7万人,终于回“家”的言晶已经把悬着的心放下来,而工作人员有条不紊、细致温情的管控也让她十分安心。为此,她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讲述了她回国路的惊险与安心。

离开罗马第二天,意大利举国封城
  2月21日前后,意大利的新冠肺炎疫情情况迅速恶化。
  身在罗马的言晶和室友寻遍整条街想要买口罩,却无功而返,甚至看到不少药店在门口张贴了中文写的公告——“没有口罩”。
  就在不久前,当地华人大批量采购口罩运回国内,言晶所在的罗马大学留学生协会也组织了捐款,购买口罩等防护物资捐给祖国,支援抗疫。
  忧心忡忡了几天后,一名在药店工作的华人在社交网络上告知了“新到口罩,限量购买”的消息,言晶这才在售罄前和朋友各买到一盒,“每盒50枚,只需8欧元”。
  买完口罩,言晶又买了一套防护服和护目镜,“也许会回国呢?以防万一”。
  她的担忧并不是没有根据。尽管疫情日益严重,当地政府开始管控,但居民根本不愿“宅家”。“街上依旧人来人往,大家还是和平常一样出行、工作、聚会。”言晶说,戴口罩的主要是亚洲人,其他人几乎不戴,“他们觉得生病了才需要口罩”。甚至在一些小城,居民为了抗议政府“限制自由”,还举行了游行——又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扎堆”。

微信图片_202003261138446.jpg 

2月26日,言晶看到在罗马街头,人们并没有戴上口罩。

新冠肺炎疫情也激发了极个别当地人对华人的不友好态度。一次,言晶在乘坐公交车上学时,一名意大利男子突然对她嚷嚷,让她“滚回去”。而一些乘坐地铁上学的学姐学长也有过类似的遭遇——即便身边还有空位,但同车的乘客却唯独离戴着口罩的他们远远的,人为地制造了一个“真空”空间。
  2月底,疫情更加严重,言晶和班上其他9名中国留学生开始自行停课。直到3月4日,意大利宣布全国停课,言晶这才通过网课的方式继续学习。
  对意大利疫情控制成果的不确定加上父母的焦急催促,言晶的朋友决定放弃一场考试,两人提前离开罗马。
  3月8日,两人定了第二天前往泰国曼谷的机票。

微信图片_202003261138442.jpg

如今,罗马著名景点——西班牙广场阶梯空无一人。

“全副武装”乘机,经停曼谷观望情况
  “当时就想着先离开意大利。”将曼谷作为第一目的地,言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从罗马回中国,只能经停俄罗斯和泰国,俄罗斯要提前办理签证,还“即停即走,不能长时间逗留”;但当时泰国不仅可以办理落地签证,到达后还不需要强制隔离,可以待几天。这段时间,言晶和朋友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决定到底是回国,还是返回罗马,继续学校的课程。
  抱着这一想法,当地时间3月9日,言晶和朋友穿着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和口罩,前往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就在言晶离开的第二天,当地时间3月10日,意大利在全国范围内封城。
  “值机的时候,我看到很多人没有戴口罩。但到了飞机上,可能因为乘客大多是华人的原因,大家都戴上了口罩。”言晶回忆,因为人不太多,大家都尽量单独坐一排,工作人员也会提供免洗洗手液。
  罗马飞曼谷需要十个半小时,除非特别饥饿或口渴,言晶很少摘下口罩,而同机的一名女生更“硬核”——“她不吃不喝,一直没有摘下过口罩。”
  泰国时间3月10日上午6时,言晶和朋友到达曼谷。随后,两人在“前往中国”和“返回罗马”两个选项中摇摆不定,“我们害怕回到国内接受隔离的时候,突然接到学校的通知要上课,那样会耽误课程”。
  就在两人纠结万分时,朋友接到了学校的通知。当得知“可以在网上进行考试”,而其他课程也采用网课的形式后,言晶立马买下最快回国的机票。
  入境上海突然发热,隔离检测虚惊一场
  “我都吓死了,以为感染上了新冠肺炎病毒,还在想和我同一班飞机的乘客怎么办?”北京时间3月12日下午6时,经过近4个小时的飞行,言晶和朋友抵达上海。入境前,作为从疫情严重地区回来的公民,她们最先接受健康检测——没想到,测量体温时言晶突然发热,“额温37.3度”;而同行的朋友则主动向工作人员告知了自己在罗马曾有过干咳的现象,“但后面好了”。

微信图片_20200326114723.png  

机场工作人员在言晶的护照上贴了红色标签,“有红绿黄三种,红色代表疫情严重地区”。

见状,机场工作人员立即给言晶两人各一枚N95口罩和一副手套,并将两人带到指定隔离位置,“给我们进行咽拭子采样,还抽了血”。
  在机场的临时隔离点,人们尽可能的分散开来,甚至有人宁愿站着,也不愿坐到一块儿。等待的过程分外难熬,言晶一直回想着自己在旅途中可能出现的纰漏——为了减少接触,她选择了飞行时间最短的航班,还告诉一名借走她东西的旅客“不用还了”。
  直到凌晨两点左右,工作人员将隔离在此的旅客送到了不同的医院。到了医院,言晶被立即安排拍了肺部CT,进行了第二次抽血。当医生看着X光片告诉她“肺部没什么问题,等检测试纸结果就好”时,言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而在此过程中,她发现自己的体温正在下降。
  很快,试纸结果也出来了——阴性。医生认为言晶只是普通的呼吸道感染。
  在医院隔离3天后,言晶被送往指定地点继续隔离。
  隔离期间细节感人,留学生庆幸回家
  “我是3月15日到的酒店,目前已经隔离7天。”言晶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到达后,机场工作人员很快将行李送了过来,进入房间前,她还领到了不少生活用品,洗发水、沐浴露、纸巾……甚至还有消毒片和体温计,“每天用消毒片擦拭房间,测量3次体温并告诉工作人员”。
  让言晶感动的细节不止这些。她看到,每个房间门口都放着一张凳子,工作人员会将送来的盒饭放在上面,敲敲门通知到便先离开,避免接触;工作人员还可以帮忙领取快递和外卖,“每人每天可以收两个快递或外卖”。刚开始入住时,因为吃不惯上海菜,她试着点过一份外卖,“工作人员帮我接收,登记以后送到我房间门口,放在凳子上”。

微信图片_202003261138447.jpg

隔离期间,工作人员会将餐食和外卖、快递放在凳子上。

尝了一次鲜,言晶却没有再点过外卖,“这里的工作人员很辛苦,我尽量减少他们的负担”。
  3月21日,上海市下发通知,规定从21日开始,隔离人员需要自费,“我们一天住宿加上吃饭,只需要200元”。
  渐渐地,言晶开始适应隔离生活,除了上网课,她还会通过社交媒体了解留在意大利的同学们的生活,“我们班还有7名中国学生留在罗马”。
  “罗马的口罩已经卖到1~1.5欧元一个。”言晶说,随着确诊人数的增加,浪漫不羁爱自由的意大利人也开始“回过神来”。
  “现在出门需要有正当理由。”言晶介绍,罗马的居民要在网上下载自我声明,填写好后带着身份证件一起外出,遇到警察检查就要出示证明,“如果没有,就要被罚款,甚至被刑拘”。
  此外,罗马的超市缩短了营业时间,每次只允许10名顾客进入,其他人需要在店外隔一定距离排队等待。言晶记得,曾有一个同学很高兴地在群里说,他“只排了一个半小时的队就进超市了”,若遇上购物高峰,等两三个小时是必须的。还有同学“苦中作乐”,站在阳台上欣赏意大利人的“阳台音乐会”。
  “祖国对于我们这些在国外的人而言,就像是一个安稳的‘家’,我们在外面有危险了,受委屈了,肯定希望能够回家。”言晶坦言,此前祖国帮助在伊朗的华人撤离时,她就十分羡慕,“很庆幸,现在我回家了”。

  异国疫事 攻冠战疫家庭防线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