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留学生太难了!曲线回澳,两次出发辗转三国耗时24天

2020-03-26 阅读数 45961

编者按:国外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新冠肺炎已蔓延至除南极洲外的所有大洲,全球累计确诊近42万例,欧洲、美国等成为感染“重灾区”。而早在当地时间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就已在日内瓦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从特征上可称为大流行”。
  尽管通过中国人民的共同努力,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得到控制,但世界本是一家,重大灾难面前,没有人能独善其身。本期,我们便关注了海外华人和留学生们的境况——不论回归还是留守,甚至是“逆行”,他们都正经历着酸甜苦辣,盼望着疫去人安。

微信图片_202003261152502.jpg

疫情下,澳大利亚居民“全副武装”,在超市抢购生活物资。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周纯梓

有人说,2020年,海外华人太难了——新冠肺炎疫情,中国打上半场,世界打下半场,华人留学生打全场——而澳大利亚的留学生,还来了一次“世纪山火加时赛”。
  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的中国留学生侯静(化名)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经历了曲折的“回澳求学之路”——中国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她已经回国;国内疫情形势不断好转时,她离开家乡,奔赴澳大利亚。
  2月初,正准备返校的侯静被一条规定打乱了所有计划——2月1日起,澳大利亚对中国开启入境限制。临近开学,因为要申请工作签证而不能上网课,所以侯静“执意”回到澳大利亚完成最后半年的学业。
  但她没想到的是,禁令会让她返回澳大利亚的旅程变得如此“心累”——在新加坡遇到“travel ban(旅行禁令)”被迫返回北京;在泰国遇上签证政策更改,光中转就花了14天;最终辗转三国三地,万分曲折才到达澳大利亚……
  此时,疫情也开始在澳大利亚快速蔓延。截至当地时间3月25日早间,澳大利亚共有2317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年龄最小的确诊病患仅出生两个月。而澳大利亚自行车裸骑游行、F1拉力赛、当地人不戴口罩照常聚餐等“神经大条”的行为,也让中国留学生十分不安。
  3月24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采访了几名澳大利亚留学生,听她们讲述疫情下的留学生活。  

中国留学生“曲线回澳”
  “我是2019年2月来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后就一直待在这里学习生活。”3月23日,中国留学生林蕾(化名)告诉今日女报/ 凤网记者,因为学习需要,春节时,她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选择回国。没想到,国内突然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留在澳大利亚竟成了“安全的选择”。
  于是,关注国内和澳大利亚的新冠肺炎疫情成了林蕾的日常。
  1月25日,澳大利亚确认第一例新冠病例。
  2月1日,澳大利亚发布禁令——禁止从中国大陆地区赴澳的所有旅客入境,澳大利亚公民和永久居民及其直系亲属除外。
  2月8日,澳大利亚教育部通知,在“第三国”停留超过14日而健康未发现异常,且中途没有返回过中国的大陆留学生,可以正常入境澳大利亚。
  这些规定无疑让一些已经回国的中国留学生无奈——想如期返回澳大利亚上学,太难了!
  “起初,禁令只针对过去一段时间到过中国的人。”林蕾说,她的同学侯静为了按时赶回澳大利亚上课,不得不“曲线回澳”,即中转第三国,隔离14天以上再进入澳大利亚。于是,对中国入境限制政策相对宽松的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日本都成为热门中转地。
  “我是在2月决定回澳大利亚的时候,选择了北京-新加坡-巴厘岛-阿德莱德的中转航线。”侯静说,当她在第二程的新加坡转机时,没想到澳大利亚的政策恰巧在此时发生了变化——2月1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对华禁令。得知当时已经有人抵达澳大利亚被取消签证且就地遣返,侯静只能无奈地选择放弃后面的行程,从新加坡又返回北京。
  第二次出发,是在2月9日,侯静在泰国中转了14天,“其间泰国签证政策改变,我又不得不续签了一段时间”,几经辗转,终于在2月24日最终抵达澳大利亚墨尔本。
  当然,并不是所有同学都像侯静一样选择“曲线返澳”。林蕾说,还有一部分同学在假期回国后就一直待在国内,“后来澳大利亚的学校推迟了开学时间,所以他们没有匆忙返回,而是等待澳大利亚解除禁令”。
  然而,当中国疫情逐步得到控制时,世界各国疫情情况却变得严峻,澳大利亚确诊人数也越来越多。此时,澳大利亚的禁令也不再只针对中国。
  3月20日,澳大利亚举国“封城”,总理莫里森宣布对所有非澳大利亚公民和非永久居民执行旅行禁令。
  “解除禁令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林蕾无奈地说。
  据了解,3月1日,澳大利亚的确诊总数仅有29例,而截至3月25日,澳大利亚的确诊病例已达到2317例。

微信图片_20200326115250.jpg

泾渭分明的“两条线”

“不久前,澳大利亚许多华人买口罩千方百计寄回中国,现在情况倒转,许多人从中国邮寄口罩给在澳大利亚的亲人”。林蕾说,2019年底,澳大利亚山火已经消耗掉该国不少口罩,当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时,口罩更是抢购一空,同时脱销的还有各种消毒用品。
  林蕾觉得,此时的澳大利亚华人和当地人仿佛泾渭分明的两条线:一面警惕万分,一面喧嚣如常。而最严重的的争议点,体现在口罩上。
  3月20日,林蕾在阿德莱德街头看到,绝大部分当地人都没有戴口罩,即使是在人流量很大的超市,“大半天也只看到一两个人带口罩,并且都是亚洲人”。
  “当地人的逻辑是生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如果生病了就不要出门,在家休息。如果没有生病就不要佩戴口罩,该干嘛就干嘛。”林蕾说,包括WHO(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建议里也没有戴口罩这一条。所以即使知道戴口罩能起到预防作用,林蕾也很难和当地人解释这种必要性。
  虽然澳大利亚政府开始采取“封城”等疫情防控措施,但澳大利亚人并不愿意遵守。3月初,墨尔本蒙巴节、F1拉力赛、自行车裸骑游行等聚集活动照常举行。对此,澳大利亚华人李虎无奈地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当地人有个“神逻辑”——“你不是封城吗?封城我们不出城就可以了,城里面我们照样玩。”
  新冠肺炎疫情也让个别华人华侨遭受歧视。比如,在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发布的通知中能看到,3月19日,两名塔斯马尼亚大学中国留学生在街头遭遇涉新冠肺炎疫情歧视性辱骂,其中一人被殴打。
  “随着疫情的发展,本地人开始忧虑。”侯静说,她戴着口罩去超市买生活用品,一名当地女子很紧张地看着她,等确认“只是防护而不是生病”后才如释重负地说:“戴口罩没有用的。”
  对于这种认知差异,侯静有些无奈:“他们想戴可能也买不到。”

疫下日常>>  

抢购大米的澳大利亚人
  疫情让人们的生活受到了很大影响,“抢购”成为当地民众的日常。到了3月20日前后,林蕾所在的阿德莱德很多居民也开始囤积生活必需品。
  “为了减少出门,人们大规模囤积食物、日用品,卫生巾、厕纸等最为热销。”澳大利亚总统莫里森都在劝不要囤积,说这不是澳大利亚人的做法,但林蕾认为这很难阻止囤积行为,“大家更多在担心商品都被别人买完了,以后会买不到,毕竟超市的货架基本都空了”。
  更匪夷所思的是,一些“不爱吃大米”的澳大利亚人甚至特意跑到华人超市抢购大米,这在以前是很难见到的。为了能买到生活物资,当地的中国留学生还建立了几个抗疫物资团购微信群,“大家都把自己了解的物资动态分享到群里,或者组织人去团购”。
  “阿德莱德的高校、私立中学也存在确诊病例,然而大部分学校没有停课。”3月24日,林蕾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幼儿园、小学、中学到目前为止正常上课,但从上周开始每天都会迎来新变化:几所高校陆续改上网课,期末考试也改为线上或提交论文了。
  “现在国内的疫情控制得很好,很多人都在纠结要不要回国。”林蕾坦言,更多的留学生还在等学校通知,看今年的考试是通过网络还是需要在校进行,然后再决定是否返回中国。
  躲在家里练肌肉
  据澳大利亚九号台新闻3月23日报道,随着澳大利亚各地健身房在新的社交距离限令下纷纷关门,健身和重量器材成为最新热销商品——Target、Kmart、Big W和Rebel Sports等商店正被购买举重器材、跑步机和健身自行车的购物者淹没,人们在隔离期间建起了家庭健身房。
  “由于目前的情况,我们的大部分重量训练设备已售罄。”悉尼内西区Decathlon店的一个牌子上写着,“我们正在解决此问题。对于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
  由于大多数员工都被要求在家工作,办公用品商店也面临缺货。对此,Coles、Woolworths和Aldi等店也实施了限购措施。

  异国疫事 攻冠战疫家庭防线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