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一个冰淇淋” 一个留守女孩最简单却奢华的愿望

2019-06-12 阅读数 274721

凤网公益 白血病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吴小兵

3月23日,湖南省儿童医院血液科病床上,11岁的丁晨希与临床的一个小病友一起叠起了小鸟,她用画笔画上小鸟的眼睛展示给记者看,她希望自己像小鸟一样,可以飞回学校,与同学们一起学习一起玩耍。2018年12月,丁晨希被查出白血病后,这次是她第二次住院的第三次治疗。

凤网公益 白血病

今年34的妈妈贺春燕告诉记者,2018年12月19日,她突然接到孩子奶奶的电话,在老家农村上五年级的女儿丁晨希时常感觉困乏,昏昏欲睡,脸色很差,最近持续高烧不退。随后,夫妻二人急忙从广州赶回湖南株洲攸县,带孩子去县人民医院看病,经检查发现孩子血小板过低,医生高度怀疑患白血病,建议去长沙市的大医院确诊。

为了不耽误孩子的病情,他们连夜赶往湖南省儿童医院,最终确诊为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属于罕见病,仅有十万分之四的发病概率。

凤网公益 白血病

住院期间,短短三十多天的时间里,他们已经花掉了20多万元,这些钱都是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才勉强凑齐的。除了化疗,医院建议进行骨髓移植手术,治疗周期2年,维持5年,预估还需要60万的治疗费用。

这些年来,贺春燕在广州一家工厂打工,丈夫丁胜在当地做水电工,女儿一直留在农村与奶奶生活。2014年生下儿子丁思宇后,贺春燕辞掉了工作,在广州租房里专心带孩子,一家人仅靠丈夫每月4000块的收入维持生计。2015年,夫妻二人借钱在老家攸县花10万买了一套130平方米的房子,因为没钱一直空着没装修。

为了救女儿的命,他们将未装修的房子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转卖出去,丁胜说房子卖了可以重新奋斗,只要孩子平安,他们别无他求。

凤网公益 白血病

贺春燕告诉记者,她宁原用自己的健康换取女儿的健康,看着女儿进行骨穿、腰穿手术时的痛不欲生,自己的心如滴血一般痛苦,为什么女儿才11岁就要遭受这样的罪,但是她不敢当着女儿的面哭……

医生告诉他们,现在女儿的治疗情况不错,正是骨髓移植的最佳时机,建议让他们四岁的儿子进行骨髓配型。

凤网公益 白血病

凤网公益 白血病

最近,弟弟丁晨希的脚患上了甲沟炎。白血病最怕的就是感染,妈妈时不时拿酒精棉球擦拭,以免发生意外。

若能治好女儿的病,本是一件高兴的事,但是夫妻二人心里五味杂陈,让年仅4岁的儿子抽骨髓来救女儿,儿子的身体能经受得住吗,但是女儿的命也要救,他们陷入了艰难的抉择中……3月22日,夫妻二人决定带着女儿和儿子在省儿童医院进行抽血配型。

凤网公益 白血病

然而,奶奶极力反对。因为孙女的病老人家已经哭干了眼泪,得知还要让小孙子遭罪,两个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她是一百个不愿意,她在医院里一直哭诉命运对她的不公。贺春燕告诉记者,婆婆今年60多岁,公公在她40多岁时去世了,这些年她含辛茹苦地抚养儿子、照顾孙女,自己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去年刚做了胆结石手术,如今面对孙女的病,老人家实在承受不住了。

凤网公益 白血病

晚餐,丁胜做了几个菜给小晨希,最近她的胃口不错。

病房里,姐弟俩玩得很开心。丁晨希用彩泥做了一个“冰淇淋”,她说在学校最喜欢写字,现在就想吃冰淇淋,这次弟弟过来抽血配型,弟弟年龄太小,而姐姐的体重过重,弟弟一次的骨髓不能抽太多,必须抽取两次,即使成功还会有巨大的风险,这正是贺春燕夫妇最担心、最害怕的。

凤网公益 白血病

弟弟小思宇和姐姐关系最好,姐姐去哪都要跟着,两个孩子手牵着手,形影不离。对于不谙世事的姐弟俩,他们并不明白这次的遭遇对自己、他们的家庭、对他们以后的命运将意味着什么。

凤网公益 白血病

夜间8点多,丁胜带着小思宇离开医院,他不能让孩子们玩得太久,两个孩子都需要足够的休息。值得一提的是,医院考虑到他们的家庭情况,为他们申请了免费公益房。

凤网公益 白血病

凤网公益 白血病

走在三月阴冷的长沙街道上,丁胜把自己的外套紧紧裹在儿子身上。他说,眼下儿子的骨髓是救女儿唯一的希望,虽然房子卖出去了,除去还掉银行的贷款也所剩无几,60万的治疗费依然没有着落。丁胜祈祷老天开眼,也希望好心人救救可怜的孩子。

凤网公益 白血病

扫一扫,为他们献一份力!

  凤网公益 白血病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