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期徒刑!张家界女子被前夫烧伤案一审判决

2018-07-20 阅读数 463313

张家界女子被前夫烧伤案 反家庭暴力

案件于7月19日在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被告李忠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法槌在审判庭上敲出清脆庄严的声响,7月19日,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并判决李忠明故意伤害前妻刘五元、用汽油将受害人烧至重伤一案。法院经审理认定李忠明构成故意伤害罪,一审判处被告人李忠明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114万余元。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对这起湖南省妇联高度关注的家庭暴力最终演变成恶性刑事案件的庭审进行了旁听。

李忠明因故意伤害罪获无期徒刑

张家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李忠明犯故意伤害罪,向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建议对李忠明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7月19日,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审理。

此前,今日女报全媒体曾于2017年4月18日刊发报道《逃离婚姻,张家界女子遭前夫泼汽油烧伤》,详细报道此案。报道刊发后,湖南省妇联高度关注该案,并指派公益律师为刘五元进行法律援助。

李忠明与刘五元两人原本是夫妻。被告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长期对原告实施家庭暴力,沉迷赌博,经常借高利贷无力偿还后强迫原告还债,原告不堪忍受,于2016年年底与被告协议离婚。被告在离婚后仍对原告百般纠缠,要求复婚,并威胁原告拿5万元给其偿还赌债,否则就烧死原告。2017年2月18日晚,李忠明让其子李小来(化名)给前妻刘五元打电话,询问刘五元是否同意复婚。在遭拒绝后,李忠明带上此前准备好的两瓶汽油,驾驶出租车来到刘五元工作的酒店,实施报复行为。

张家界女子被前夫烧伤案 反家庭暴力

被烧成重度残疾的刘五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年2月18日,因要求复婚被前妻刘五元拒绝,李忠明于当晚携此前在一加油站购买的两瓶汽油,泼在被害人刘五元头部、胸部,并点燃汽油。刘五元着火后,李忠明取下酒店大堂中烤火桌上的被子,扑在刘五元身上。之后,在路人的帮助下,刘五元身上的火被扑灭,刘五元被送至医院抢救。李忠明拨打110电话报警自首,后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公安局民警将李忠明从医院带走羁押。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注意到,在庭审时,被告李忠明的辩护人曾提出两点辩护意见,称本案伤害结果“超出了李忠明的预料,李忠明的手段不是特别残忍”,“被害人刘五元也有过错”。

对此,张家界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人回应表示,证据显示,李忠明“积极准备犯罪工具”,对伤害刘五元的后果是“没有超出其预料的”,同时司法鉴定结果显示,李忠明的伤害行为导致刘五元严重残疾,而且汽油浇身,烈火焚身,一瞬间,刘五元就被烧成了一个火球,远远超出了刀砍、殴打等伤害手段,应当属于特别残忍。

而对于被告李忠明的辩护人所提出的“被害人刘五元也有过错”的观点,公诉人表示,全案所有已经查清的证据,无任何证据证明刘五元在婚姻存续期间有出轨证据,而且李忠明对刘五元进行伤害行为时,两人的婚姻已经结束,刘五元在被此案中是无任何过错的。

最终,法院认为,被告李忠明为泄私愤,点燃汽油烧伤被害人刘五元,被告的犯罪行为导致原告身体多处受伤。除身体体表20%-29%烧伤外,刘五元因严重烧伤致双手功能障碍150分构成肆级伤残,双眉毛完全缺失有小口畸形符合容貌毁损(重度)标准二项构成伍级伤残。被告李忠明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手段特别残忍,后果特别严重,依据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依法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医药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114.78万元。

李忠明当庭表示将上诉。

 

张家界女子被前夫烧伤案 反家庭暴力

湖南省妇联指派的公益律师万薇(左)和刘五元及她的三姐刘金次交流

湖南省妇联积极援助,为受害妇女维权

7月19日,听到法官的判决,法庭上的刘五元,浑身都在颤抖。一直陪着刘五元维权的三姐刘金次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衷心感谢湖南省妇联、张家界市妇联和武陵源区妇联,如果没有她们的帮助,这条维权之路,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走下去……”庭审结束后,刘金次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去年5月3日她到省妇联求助,“姜欣主席亲自接待了我,我记得她一直拉着我的手安慰鼓励我,还说会让权益部的同志帮助我们维权”。

2017年5月3日,湖南省妇联党组书记、主席姜欣在省妇联信访接待室接待了前来求助的刘金次。姜欣详细询问了案件的进展情况,并要求省妇联权益部工作人员与张家界市妇联对接,共同为省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维权公益律师提供工作支持,让案件依法得到公正的判决,维护受害妇女权益。

湖南省妇联权益部指派湖南省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公益维权律师、湖南云天律师事务所律师万薇开展法律援助,张家界市妇联、武陵源区妇联也为刘五元一案提供了积极的帮助。

 

张家界女子被前夫烧伤案 反家庭暴力

目前,刘五元暂时借住在弟弟刘洪江家中

花费巨额医疗费用,刘五元后续生活艰难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注意到,在庭审中复原案情时,刘五元的情绪几度接近失控。泪水不停地从她眼中淌出——因为眼睑被烧毁,她已经无法像正常人那样闭合眼睛。而她被烧毁的双手,也已经基本失去功能,连用纸巾擦拭眼泪,都需要旁边的律师代劳。

这个容貌、身体和人生完全被毁的女性在庭审结束后告诉记者,她现在完全不敢回忆一年多前那个恐怖绝望的夜晚,“睡着了都是他(被告李忠明)泼汽油烧我的噩梦”。

在此案开庭前的7月18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和湖南省妇联委派的公益维权律师万薇一行,赶到刘五元所在的老家——张家界市慈利县进行了探访。

目前,刘五元暂时借住在弟弟刘洪江家中,因为生活无法自理,76岁的老母亲赵葱爱拖着病体一直在照顾刘五元。

“我妈76岁了,她自己还有病,有高血压,腿有风湿病,都是贴的膏药。她这么大年纪了,本来应该我来照顾她,结果我变成这个样子,她整天还要照顾我,帮我做饭、喂饭、洗澡……有一次妈妈因为照顾我,还晕倒了。”见到前来探望的记者和律师,头上还戴着恢复期弹力头套的刘五元,用只剩下半截的手掌示意记者和律师坐下喝水。

张家界女子被前夫烧伤案 反家庭暴力

刘五元每月需要用一千多元的药物来维持治疗和恢复

因为此前身体体表和呼吸道重度烧伤,以及双手重度烧伤,刘五元从头部到全身都是疤痕,每天都需要擦一种叫舒疤坦的祛疤凝胶,“每天都要擦,不擦身上的疤就痛,会痛得整晚整晚的睡不着。一瓶药要100多元钱,只能擦3天。”除此之外,因为眼睑被烧,还要经常使用眼药膏、眼药水,“眼睛从来没有闭过,连睡觉都得这样睁着,如果空气中有灰尘或者小虫子,就会直接进到眼睛里面去”。而仅这两项药物的费用,每月就需要一千多元。

刘五元的三姐刘金次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为了恢复妹妹的手的一些基本功能,此前湘雅医院的医生曾经帮妹妹的手做过多次手术,“但恢复效果不是很好”。姐妹几个希望能帮刘五元再做手术,“医生说有希望能帮妹妹的手分离出两截指骨出来,植上皮后理想的话,可以让妹妹捏着勺子吃饭”。

但高昂的医疗费用让刘五元的康复之路走得很艰难。刘金次告诉记者,在法庭上听到这个公平公正的判决,心情还是很欣慰,但同时,她也感到心情沉重。因为此前妹妹的治疗费用,已经花费了40多万元。除了姐弟们的资助外,大部分费用来自省、市、区三级妇联及社会爱心人士、公益组织的援助。而李忠明一方,仅将产权属于儿子李小来的出租车牌照变卖,所得款项13万元用于救治刘五元。

“老母亲已经70多岁了,我们姐妹也都是50多岁的人了,生活压力也大,妹妹现在被烧伤成了残疾,儿子又还在读书,后续的治疗还需要巨额的费用,因为是他人故意伤害,医保无法报销医疗费用,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判决的民事赔偿能够拿到,帮助妹妹进行后续治疗。”刘金次说。

相关链接:《前夫用汽油烧她:离了婚,她为何还走不出这恐怖的家暴困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