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用汽油烧她:离了婚,她为何还走不出这恐怖的家暴困局?

2017-04-17 阅读数 55419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李立

因不堪忍受家庭暴力,她在痛苦多年后选择离婚,但离婚并没能帮她摆脱暴力的阴影——不同意复婚的她竟然被前夫泼上汽油焚烧。4月5日,被前夫李忠明造成特重度烧伤的湖南张家界女子刘五元的亲属向省妇联写来求助信。湖南省妇联权益部与今日女报社对此非常重视。4月11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与省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律师赶赴事发地进行详细调查。

前夫用汽油烧她:离了婚,她为何还走不出这恐怖的家暴困局?

前夫用汽油烧她:离了婚,她为何还走不出这恐怖的家暴困局?

躺在病床上的刘五元

被烧的是妈妈,放火的是爸爸 

“想起来都后怕!”4月11日,湖南中南金叶印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南金叶”)员工陈洋(化名)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回忆起今年春节正月二十二(2017年2月18日)深夜看到的那一幕时,依然心有余悸。当时,陈洋和两名同伴刚刚吃完夜宵,在回公司宿舍的一个路口拐角,突然发现前方巷子里闪着火光,仔细一看,“被烧的是个人”!“现场还有一名男子,正用被子将着火的女子捂住,并且用一条腿的膝盖压在女子背上。”陈洋回忆,他赶紧和同事冲进酒店提水救火,“当时现场有浓浓的汽油味”。将女子身上的火浇灭后,陈洋三人拨打了120。之后,陈洋询问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当时说,‘这是我老婆。我给她最后一次机会回去,她不回去,我要烧死她’。”陈洋听得“心惊肉跳”,但还是壮着胆子说了一句:“你这样是犯罪啊!”结果,对方“很平静地回答说:‘没事,我自己打110投案自首。’”救护车到达现场,男子作为家属随乘救护车离去。后来,陈洋才知道该男子叫李忠明。时间倒退到当晚9点多,开出租车的父亲李忠明回家吃饭,吩咐正上高三的儿子李小来(化名)打电话问他妈妈是否同意复婚。听到前妻刘五元再次否定复婚的回答后,李忠明放下碗,让李小来早点睡觉,并告知儿子“出去开车了”。第二天凌晨,熟睡中的李小来被四姨刘金凤打来的电话吵醒:他妈妈被爸爸烧伤,赶紧来医院。赶到医院,李小来只见到被烧得血肉模糊的妈妈,“两只手都被烧焦了”。去年年底,父母离婚后,李小来跟父亲生活。虽然“爸爸经常打妈妈”,但李小来说,他“从来没想到爸爸会泼汽油烧妈妈”。紧急从广东东莞赶回湖南的刘金次是刘五元的三姐。她告诉记者,1998年李忠明和刘五元通过自由恋爱结婚,2016年年底两人协议离婚。她没有想到,离婚都快两个月了,还是没有避免这起惨剧的发生。

前夫用汽油烧她:离了婚,她为何还走不出这恐怖的家暴困局?

前夫用汽油烧她:离了婚,她为何还走不出这恐怖的家暴困局?

就是在这间简陋的小旅馆,悲剧发生

 

他赌博欠钱,她借钱还债

李忠明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离婚时的财产分割不公平?还是仅仅为了复婚?刘五元又为何不同意复婚?刘金次告诉记者:“妹妹刘五元之所以不同意复婚,就是因为李忠明不仅爱赌博,而且经常打她。”刘金次向记者出示了刘五元和李忠明的离婚协议书。其中的“财产及债务问题”一栏中显示:结婚19年,两人的共同财产仅为一张出租车经营牌照的一半股权,这一半股权归李忠明所有,而债务也由李忠明偿还。刘金次告诉记者,债务“大部分是赌博欠下的”,而究竟欠多少,具体数目连刘五元也“不清楚”。“他(李忠明)性格比较固执,认死理,脾气暴躁。”同为出租车司机的高平义告诉记者,李忠明打牌“输多赢少”,而且“输了总想扳本”,但往往“越输越多”。另一名出租车司机宋智蛟说,很多司机只与圈子内彼此熟悉的人打牌,输赢并不大,但李忠明会去“外面的场子(赌场)玩,听说他一次输过好几万”,而且“场子”里有不少“放账”(高利贷)的人。刘五元做保姆时的雇主白全英也称,曾见过放高利贷的人向李忠明逼债:“有一次,他被人堵在洪湾大桥底下,车被扣掉做抵押。第二天晚上9点多,他打电话给刘五元,要求马上给他打5000元钱,不然车就要被人拍卖了。当时刘五元还是在我手上拿的5000元钱。”刘金次告诉记者,最开始的时候,妹妹刘五元曾帮李忠明还过欠下的高利贷:“有一次,李忠明给我打电话,让我救他。我问他到底欠多少钱,他说3万,还说他保证不再去赌。我就劝我妹妹,东挪西借凑了3万元帮他还了债。但没过多久,他还是去赌,追债的人甚至找上了我妹妹刘五元。”

她逃离家门,却逃不过殴打

因为自己的这段婚姻起初并不被娘家人看好,婚后的刘五元极少向姐姐们和父母诉说。直到2014年,刘金次才知晓妹妹所受的“苦难”。“她(指刘五元)性格内向,有什么事都是自己一个人承受,实在扛不住了才跟我们说。”刘金次向记者展示了之前刘五元遭遇家庭暴力的照片,照片中,刘五元手臂上全是瘀青,伤痕累累。

前夫用汽油烧她:离了婚,她为何还走不出这恐怖的家暴困局?

刘金次向本报记者展示的刘五元此前被家暴的照片。父母近年来愈发激烈的矛盾,李小来也有所知情:“为了躲避爸爸的殴打,妈妈去了几十公里外的武陵源和四姨一起开旅馆,每周回来一次。”然而,2014年,刘五元辞去在张家界市区的保姆工作,去武陵源区与四姐刘金凤合伙经营一家名叫“凌峰大酒店”的小旅馆后,李忠明还是不时去找刘五元要钱,并声称“捉奸”,甚至多次殴打刘五元。

前夫用汽油烧她:离了婚,她为何还走不出这恐怖的家暴困局?

就是在这间简陋的小旅馆,悲剧发生

据经常帮酒店维修锅炉的锅炉工毛善银回忆,2016年3月的一天,他亲眼目睹了这样一幕:“当时我正坐在凌峰大酒店大堂里休息,他(李忠明)就从门口进来了,什么都没说,跑过来抓住刘五元就打耳光。”2016年暑假,刘五元第一次给儿子看了身上被李忠明殴打的累累伤痕,并表示想离婚。“妈妈以前不说,可能是怕影响我的学习吧。”李小来说,当时他“既心疼又愤怒”,但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和帮助妈妈”。刘金次告诉记者,每次殴打刘五元之后,李忠明都会向妻子和她的家人赔不是,甚至“屡次保证以后不再犯”,但他说的话“转眼就变”。李忠明的小姨田奇云表示,李忠明怀疑刘五元坚持在武陵源开旅馆是因为“外面有人”,而且“是个瘸子”,“李忠明跟我说要烧死刘五元,我们也经常劝他,但他听不进去。要是刘五元不开那个旅馆就没这回事了”。李忠明偶尔也会跟儿子李小来倾诉刘五元的“问题”,称其“外面有人”,希望儿子劝刘五元回心转意,但李小来对记者表示,他并不相信妈妈“外面有人”。田奇云也承认,刘五元“外面有人”的事并无证据。

 

家属称“警察似乎也奈何不了他”

“有时候菜刀、铁棍都拿过。”刘金次告诉记者,在2016年下半年到今年2月18日案发之前,李忠明施暴更加频繁,并多次威胁“要拿汽油烧死刘五元”。刘五元与刘金凤姐妹曾几次报警,但刘金次说,警察“似乎也奈何不了他(李忠明)”。2016年9月23日凌晨,因为再次遭到李忠明的殴打与威胁,刘五元拨打110求助,当地的军地坪派出所出了警。而当警察到达现场询问李忠明时,李忠明声称是因为刘五元有外遇而引发的争吵。刘金次说,当时,当着佩戴有执法记录仪的警察的面,李忠明甚至都威胁要用汽油“烧死刘五元”。“我跟警察求助,说你看他(李忠明)这么嚣张,当着你们的面都敢威胁我妹妹。但是,警察说‘(他)李忠明没有动手,我们不能抓他’。”刘金次告诉记者,警察最后只是将李忠明劝走了事。军地坪派出所出示的出警记录上显示:2016年9月23日1时许,刘五元报警称在武陵源军地菜市场附近一居民家中发生家暴。接警后,立即出警,民警到达现场初查,刘五元与丈夫李忠明因感情不合发生言语冲突,(李忠明怀疑刘五元有外遇)现场调解。谈及当天的办案现场情况,该民警表示时间过去太久,已记不清细节。随后,该民警帮记者查找到了当日的出警视频,但该视频因“执法视频存储管理系统的原因”已无法打开。离婚之后,刘金次曾劝刘五元去长沙工作,甚至可以到刘金次跑长途客运的东莞市做保姆,以避开李忠明。但因为儿子高考在即,刘五元想“守着儿子”,一直不愿离开。2月18日晚上,因为姐姐刘金凤感冒,刘五元在大堂值守,想看看能否等来一两个住店的客人,那意味着能多个几十百把块的收入——因为旅馆设施日渐陈旧,生意每况愈下,几乎连最基本的运转都已无法维持。然而,她最终等来的,是拎着汽油的前夫李忠明。

各方声音>>

家属求助:因属他人故意伤害,医保无法报销

2月20日,全身被多处烧伤的刘五元从张家界市人民医院转至长沙湘雅医院烧伤重建外科治疗。湘雅医院出具的疾病诊断证明书显示:刘五元身体体表和呼吸道重度烧伤,并存在肺部感染和脓毒症,随时可能危及生命。湘雅医院烧伤重建外科主任张丕红告诉记者,患者虽然已转出ICU(重症监护室),但后期仍需多次手术才能修复创面,整个治疗过程时间长,费用较高。目前,刘五元的治疗费用已经花掉近40万元,除了“轻松筹”募集到6万余元外,其他费用均为亲属们筹借。刘金次表示,因为是他人故意伤害,医保无法报销医疗费用。

男方代理律师:“他会对刘五元负责”

李忠明被羁押后,曾在看守所写下委托书,委托其小姨田奇云帮忙出售出租车的一半股权用于刘五元的治疗。截止4月17日,刘金次表示:“我们还没有拿到过一分钱。”4月17日,李忠明的代表律师欧定福告诉记者:“李忠明写了一份悔过书,表示他下半辈子会(对刘五元)负责。”4月12日,张家界市公安局武陵源区分局刑侦人员表示,犯罪嫌疑人李忠明已经被批准逮捕,目前案件尚在侦查阶段。

前夫用汽油烧她:离了婚,她为何还走不出这恐怖的家暴困局?

湖南省妇联权益部副部长邱梦丹在湘雅医院看望慰问刘五元及其姐姐刘金次,并送去慰问金

湖南省妇联:派出援助律师

4月5日,刘五元的亲属向湖南省妇联写来求助信,希望得到经济救助和法律援助。随后,省妇联权益部副部长邱梦丹在发动部门工作人员捐款后,正与民政、残联等部门沟通寻找帮助。4月11日,省妇联权益部工作人员和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湘雅医院烧伤重建外科病房见到了刘五元及其家属。当天,省妇联权益部指派省律师协会婚姻家庭专业委员会委员、湖南省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律师万薇作为法律援助律师,帮助刘五元维权。在获悉刘五元一案后,张家界市妇联和武陵源区妇联均向刘五元及其家属表示了慰问,承诺将积极作为,帮助受害人维权。武陵源区妇联主席覃晴向记者表示,反对家庭暴力、帮助受害妇女姐妹是妇联应尽的职责,区妇联在反家庭暴力方面也一直积极协调区直相关部门主动作为。但作为流动人口的刘五元并未向区妇联求助,“如果我们妇联能够及时介入,也许可以避免惨剧的发生”。

专家说法>>

隐忍往往造成家庭暴力升级

在湖南省妇联权益部指派的法律援助律师万薇看来,刘五元的这起案件,反映出一些人仍然对家庭暴力存在认识误区。首先是,受家暴者本人,“有些人认为遭受家暴是一件丢人的事而选择隐忍,有些人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家庭而选择隐忍……但她们不知道的是,长期目睹家庭暴力对孩子的身心健康和人格形成可能伤害更大。而且,隐忍往往纵容暴力升级。本案情况就是如此,甚至家庭暴力延续到了离婚后”。第二,反家庭暴力是国家、社会和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很多人对家庭暴力的认识还停留在肢体暴力上,对于精神暴力的认识还不够。在当时刘五元报警一案的处理上,当李忠明说要泼汽油烧死刘五元时,是在恐吓刘五元,根据《反家庭暴力法》对家庭暴力的定义,这就是家暴行为。但这种恐吓没有引起警方的足够注意”。万薇说,面对家庭暴力,受害人一定不要孤身奋战,更不要默默忍受,而要勇敢地说出来,可以求助家人朋友,求助村、居委会,妇联等组织,视情况及时报警,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等;同时,相关部门和组织发现家庭暴力一定要依法履职,制止暴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