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家的叔叔打了我” 长沙5岁女童被妈妈男友殴打致残 他还谎称“孩子是自己摔伤!”

2019-06-05 阅读数 74428

孩子

pixabay.com

文: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六一国际儿童节,外面的孩子们欢声笑语。 

5岁小女孩谭萌萌却只能呆在爷爷家静养休息——往年的这一天,她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一起唱歌跳舞。可今年,她因一场家庭暴力致残,暂时不能“蹦蹦跳跳”,甚至每天都要吃降压药。 

过去的一年时间,对谭萌萌来说,是场噩梦。2018年7月26日至8月10日,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她被母亲周小惠的男友周勇先后四次残暴殴打,至重伤致残。直至孩子被送往湖南某三甲医院抢救,周勇还谎称:“孩子是自己摔伤的!” 

所幸医生发现了这些“不对劲”,并提醒谭萌萌的爷爷谭平报警。最终,在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和岳麓区检察院的缜密侦查后,查清周勇涉嫌故意伤害的事实。 

5月31日,这起“故意伤害案件”在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谭萌萌到底经历了什么?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前往法院,对这起案件的审理进行了旁听。 

与男友“培养感情”,将女儿“送入虎口” 

如果时光能倒流,周小惠可能会后悔2018年7月25日她作出的决定——这一天,她把4岁多的女儿谭萌萌带到了男友周勇的家中。 

长沙市岳麓区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出生于2013年10月谭萌萌,是周小惠与前夫谭震宇的婚生子。在谭萌萌出生后不久,谭震宇出国工作未归,爷爷谭平和奶奶负担着照顾谭萌萌。 

2018年6月,周小惠与谭震宇离婚,谭萌萌归谭震宇抚养。由于签证问题,女儿被临时寄养在爷爷家,可不巧的是,当年7月,爷爷身患重病,无法抚养孩子。就这样,谭萌萌被妈妈接到了男友家。 

当天晚上,周小惠带着谭萌萌和周勇一起睡在卧室。第二天早上,周小惠起床去厕所,谭萌萌马上跟着爬起来,哭着喊着要找妈妈。 

起诉书显示,当时,被告人周勇无法入睡,遂用右脚踢向被害人谭萌萌,导致其撞在卧室衣柜台阶处,并致使被害人谭萌萌后脑遭撞击肿起,背部遭撞击出现淤青。 

谭萌萌大哭,周勇马上起床,把她抱了起来。当时害怕周小惠责怪,周勇让孩子承认“自己是从床上滚下去了”,所以,周小惠并没有太在意。 

没想到的是,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就无法主动停止。之后,只要谭萌萌哭闹,周勇都会对孩子施暴。 

孩子

Photo by Kat Jayne from pexels.com

2

她问:怎么满身是伤?他答:孩子“摔倒”了 

距离第一次施暴只有3天,周勇又一次对谭萌萌动手。 

那一天,和周勇吵了一架,周小惠出门上班了。“谭萌萌一直在问:‘妈妈去哪里了?’我觉得很烦,就用左手用力推她的头,她后脑勺撞到了地上的一个木凳。”周勇说。 

谭萌萌开始大哭,并喊着头痛。周勇说,由于越哄哭得越厉害,他又用手和一把金属尺子打了孩子十多下。

发泄完,周勇开始安抚谭萌萌——他检查了孩子的身体,发现她的背、肩等部位,都有深浅长短不一的伤痕。周小惠回来问起谭萌萌的伤,周勇解释:“她玩的时候从沙发上摔下来。”谭萌萌也点头,所以周小惠没有怀疑。 

自此之后,周勇更加肆无忌惮。 

2018年8月6日,周小惠去上班,孩子吵着要妈妈。周勇不耐烦地把谭萌萌抱到大门外,将孩子的膝盖摁在门外的水泥地上摩擦,并殴打致右耳附近及后脑位置受伤。 

施暴后,周勇又向周小惠发信息,谎称谭萌萌在游乐场被别的小孩推倒摔伤。而同月10日,因孩子尿床,周勇又一次施暴——这一次,谭萌萌的头被砸在地上,瓷砖板都断裂了。 

医生发现“不像摔伤”,爷爷立即报警 

周勇将谭萌萌送到外婆家,没多久,就接到了周小惠的电活。“她在电话里问谭萌萌怎么了,为什么眼睛又肿了,还说肚子痛,我骗她说孩子在厕所里摔了。”周勇说,可晚上吃饭时,谭萌萌开始呕吐,还不停的说肚子痛。接着,她被送到了湖南某三甲医院急诊科就诊。 

因头部骨折、肺挫伤、肝挫伤、右肾梗死等复合伤,谭萌萌从急诊转入了儿科重症监护室,并被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该院重症监护室主任发现,孩子的伤势并不像摔伤——入院后,孩子也告诉她:“这是一个叔叔打的!” 

医生提醒谭萌萌的爷爷谭平——孩子的伤可能并非摔伤,而是外力所致,并向长沙市妇联专题报告了情况。 

谭平向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报警。2018年8月16日,公安机关向周勇询问谭萌萌被伤害一事,但周勇并不承认。 

最终,经过公安机关的缜密侦查查明:2018年7月26日至8月10日期间,周勇在其家中先后四次用手打脚踢、手持尺打、撞击等方式伤害被害人谭萌萌的身体,致使谭萌萌身体多处受伤。周勇被批准逮捕并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向岳麓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孩子

Photo by Kat Jayne from pexels.com

受伤女童:“妈妈家的叔叔打了我” 

经鉴定,谭萌萌的损伤主要为创伤性胰腺炎,原发性腹膜炎,头部外伤,颅内出血等。其中,胰腺主胰管破裂,损伤程度构成重伤二级;左额顶部硬膜下血肿,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一级;胰腺部分切除,构成八级伤残;右肾衰竭并严重萎缩,构成七级伤残。同时,湘雅二医院出具的精神疾病鉴定显示,谭萌萌出现了创伤后应激障碍等症状。 

长沙市妇联权益部工作人员龚卿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孩子此前不愿意谈及被伤害一事,甚至见到一名身材略胖的办案民警,情绪都很激动,对他大喊:“你出去!”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民警的身形跟周勇很像。”龚卿还注意到,谭萌萌讲话时,会下意识捂住嘴巴,“这也说明孩子的潜意识里,非常害怕因说错话遭到殴打”。 

“收到长沙市妇联转交过来的谭萌萌被伤害一案的资料后,我情绪非常复杂。”长沙市妇联指派的法律援助律师万薇告诉记者,这是一起极其恶劣的针对未成年人的暴力犯罪,“我们了解到,周勇曾学过专业格斗技巧,他很清楚动作和力度,打在一个4岁孩子的身上,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在法庭上,作为受害者代理人的万薇向周勇询问了当时施暴的细节,在回答“为什么把谭萌萌的膝盖摁在水泥地上摩擦”时,周勇说,这是为了制造谭萌萌是摔伤的假象。 

万薇建议,针对未成年人的伤情鉴定评估,应该要结合未成年人的生理特征来考虑嫌疑人的量刑因素,“比如谭萌萌的右肾衰竭并严重萎缩,一个4岁孩子的身体面对这种伤情,跟一个成年人所将遭遇的健康生命风险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警惕“家庭成员以外”的暴力行为 

万薇告诉记者,周勇对于谭萌萌施暴的行为,属于《反家庭暴力法》中规定的“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而此次周勇的暴行是被医生发现怀疑,这一方面说明反家庭暴力理念的深入人心,同时也体现了强制报告制度的重要性。 

《反家庭暴力法》和湖南省人大常委会5月30日通过的《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办法》规定了强制报告制度,即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救助管理机构、福利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发现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遭受或者疑似遭受家庭暴力的,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 

“儿童和老人,由于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很多家暴案件,往往发展到十分严重的地步才被发现。”万薇说,明确相关部门、单位在反家暴当中的报告义务,才能对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特别是儿童的保护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使社会力量介入家庭暴力,树立全民反家暴意识。 

孩子

Pixabay.com

多与孩子交流,及时发现家暴 

长沙市妇联副主席石莉波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接到医院的疑似报告后,市妇联维权部门立刻敏感地意识到,这是一起严重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案件,予以及时跟进,“我们第一时间介入调查,委派了法援律师和社工,并启动了多机构联动干预机制,多次就该案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确保受虐儿童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 

石莉波表示,儿童伤害案件,尤其是发生在家庭中的伤害案件,具有极大的隐秘性,落实未成年人遭受家暴强制报告制度,是及时发现和制止儿童伤害的首要和关键的环节。 

长沙市妇联妇女儿童心理咨询中心的心理咨询师柯昉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近年来,儿童权益遭受侵害的案件多发,孩子受侵害的案件立案难的关键之一就是孩子指证难,所以,父母应该多和孩子沟通交流,让孩子在受到伤害时,尽快发现并介入帮助。在发现孩子有一些不正常的迹象时,要引起警觉,“可以先从侧面的渠道,收集情况和证据。比如孩子周边的人,亲友、朋友、同学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柯昉说,因为孩子的心智发育不全,认知以及对情绪的处理没有成熟,所以在遭受暴力后,越小的孩子越倾向于自我保护和封闭。如果还遭到施暴者的威胁和恐吓的话,那孩子更不敢讲出事实真相。 

柯昉向记者分享了一个与孩子沟通的好办法,通过在熟悉的环境里做游戏,让孩子放下戒心。之后,用故事、画画、沙盘等方式,用情境模拟的方式让孩子慢慢说出实情。 

(为保护隐私,文中人物除万薇、石莉波、柯昉、龚卿外皆为化名) 

今日女报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