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天管地管空气”的女疾控人 疾控工作“像公安民警破案”

2016-03-24 阅读数 393865

疾控人 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疾控工作

张红

疾控人 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疾控工作

张红(左一)正在和同事做实验。

山东侦破的“未冷藏疫苗”事件引发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因为疫苗是被证实预防病毒感染最经济的有效方法。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每一种疫苗诞生前,有一群人如消防战士一般,迎火而上奔波于各地,寻源头,取样本;然后又像公安民警一样,在实验室抽丝剥茧,寻病毒,找细菌,查病因。

他们就是“疾控人”,除了给孩子接种和打疫苗之外,我们很少有机会接触到的一群人。近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采访到了他们中的一位优秀代表: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湖南省疾控中心微生物检验科科长张红,听她讲述“疾控人”与病毒打交道的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管天管地管空气”的疾控人

“我们不求有多少惊天动地的‘壮举’,平安无事就是我们最大的成绩。”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微生物检验科科长张红笑着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说。

留着短发的张红看起来爽朗干练,轻松愉悦地谈着她的工作,仿佛她所从事了26年的微生物检验——这个一直跟体液标本、病毒、细菌打交道的工作,跟她伺弄几盆花草一样简单。但是,在接受记者采访期间,张红在电话里指导基层疾控中心实验室的建设时,记者明明注意到她在电脑上仔细反复审阅图纸,并就实验室的设计细节跟对方再三强调。

这样的电话,张红每天会接到很多:“业务上的事情既然大家信赖我,我就跟他们多讲讲呗。”

从1990年到湖南省疾控中心工作开始,张红就一直做微生物检验。她信奉“做一行就要爱一行,干一行就要专一行”。

“我们疾控管天管地管空气。”张红笑着谈起她引以为荣的疾控工作。

“管天管地管空气”听起来很“高大上”,但张红26年来,摆弄的都是冷冰冰的瓶子和试管,接触的都是只有灰白两色的仪器与设备,出来的都是面无表情的曲线和数据。而且,需要检测化验培养的体液标本,包括但不限于病人的排泄物、呕吐物、唾液、身体积液,有些化学试剂甚至有致癌风险。

当记者问起,与这些可能携带细菌病毒的标本长期频繁接触,是否担心危险时,张红说:“工作嘛,也没觉得多恶心多可怕。风险肯定会有,但现在防护的设备和措施都比较好,只要按照规范的程序进行操作,就没有多大问题。目前我们中心还没有实验室感染的事例。”

记者注意到,位于10层的检验科的几个实验室之间,墙上都有巨大的玻璃窗。张红说,这也是为了让实验者们彼此能观察到情况,以防万一。

 

“我们的工作像公安民警破案”

“我们的工作,有点像公安民警破案。”张红说,“发现传染病疫情后,我们会去现场,为病人采集标本,回来后大家一起加班加点开展检测,抽丝剥茧般查明病原体‘真凶’,并把它控制住。这很有挑战性,也很有成就感。”

张红能“屡破奇案”也是因为她在专业领域深厚的学识和积累。她是湖南省高层次卫生人才“225”工程医学学科带头人培养对象。近10年来,张红带领团队主持或参与国家级科研课题4项、省内科研课题20余项;每年完成各类病例、人群、环境和食品标本的检测15000余份,出具检测数据3万余个。

2010年8月24日晚,湖南省人民医院收治一名来自桃江县的9岁儿童,患者发热、乏力、臀部肌肉酸痛一个多月,症状反复,病因一直不明。张红接到报告后,立即指导医院采集病人静脉血、骨髓进行培养,同时对培养物进行分离、鉴定。“8月30日,‘真凶’被确认为布鲁氏杆菌,这是湖南确诊的首例本土布鲁氏菌病病例。”张红告诉记者,通过他们的追踪,病因是孩子家里养的羊感染了布鲁氏菌,采样检测发现孩子的爷爷、爸爸、妈妈都感染了布鲁氏菌,医院根据确诊后的结果对症下药,效果明显。“孩子的家长千恩万谢,说‘你们不仅救了我的儿子,还救了我们全家’!”

张红告诉记者,遇到有疫情或公共卫生事件时,他们就会像打仗一样冲锋在前。

2015年6月的一天,某学校发生不明原因的多名在校学生集体感染性腹泻事件。“当时情况不明,社会各界高度关注,学生家长情绪非常激动。”张红告诉记者,接到紧急通知后,她立即与其他专家一道赶往事件发生地。在采集完可疑食物、环境样品以及患者的排泄物后,张红又带领大家同时开展多病原的分离培养和检测,“这种公共卫生事件的处理就跟打仗一样,情况紧急,我们当时双管齐下——传统的方法和先进的快速检测技术一起上”。

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我们紧锣密鼓地进行腹泻标本检测的时候,我又接到电话:一个从韩国首尔旅游的游客回长沙后出现咳嗽、发烧的症状。”张红说,“当时首尔正暴发MERS疫情,从疫区返回的发热患者必须采样进行排查和隔离治疗。”

张红马上沉着冷静地部署另一个战场,标本送达时已是深夜11时,她与同事们连夜奋战,“凌晨1点多,结果出来了,是阴性(未感染),警报解除。”张红这才稍微舒了一口气,但心还是提着,“那边腹泻的结果还没出来呢”。

几个小时后,感染性腹泻事件的食物样品和患者的排泄物中都检出了沙门氏菌。找到了“真凶”,张红和她的同事们才如释重负,“连饿和累都不知道了,只顾着找出原因,解除危机了高兴”。

短短24小时,张红和她的团队就成功处置了两起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二十多年来,湖南消灭脊髓灰质炎,抗击非典,防控流感、人禽流感、手足口、埃博拉、MERS等传染病工作中,都有张红那娇小却坚定的身影,张红带领的团队获得了许多肯定和荣誉。2016年3月,她被评为“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

“传染病并不可怕,可防可控可治”

2000多年前,《黄帝内经》就提出了“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的理念,在现代,我国医学更加注重疾病的预防,疾控工作就是预防医学中重要的一环。

张红告诉记者,除了承担重点传染病的监测之外,疾控中心还会做食品安全风险的监测。像婴幼儿的奶制品,一些大超市、农贸市场的产品,都是他们要监测的对象,“会有工作人员以消费者的身份去随机购买样品来进行检测。如果发现问题,我们会第一时间与食品安全部门联系处置”。

张红提醒,一般聚餐中食源性疾病的发生,大多是因为食物生熟不分,交叉污染。因此,她建议:“使用两套不同的器具分别处理生食和熟食。”

春季来临,气温渐渐回升,自然界各种微生物也开始活跃起来,正是传染性疾病的多发季节。“俗话说‘菜花黄,狗发狂’,湖南是狂犬病高发区,油菜花开的时节一定要注意预防狂犬病。如果被狗咬伤,一定要及时去当地的疾控部门处置,因为狂犬病的致死率非常高。”张红说,她曾见到过这样的悲剧,“爷孙两个都被狗咬了,狗主人赔付了医疗费,让两人去打狂犬疫苗,爷爷舍不得钱,只给孙子打了,自己没打,结果爷爷病发身亡了”。

“传染病并不可怕,很多传染病是可防可控可治的。这些年我们国家在应对处理传染病和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上经验和成绩已经很多,世界卫生组织也给予了高度认可。”张红说,有些市民对传染病认识不足,误听误信甚至传播谣言,造成恐慌。

“比如春节前,就有一条‘湖南省人民医院死亡一例H7N9的孕妇,5570头家禽已感染等等’的谣言在朋友圈大肆传播。”张红说,“我们疾控中心得知后,第一时间在媒体上进行了辟谣。疾控中心也开通了微信公众号和微博,会及时推送预防传染病的相关信息,大家可以多多关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