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唤醒植物人爱妻 长沙男子吴耀存辞公职转学湘绣十年

2013-03-19 阅读数 245594

湘绣 吴耀存 植物人

文/老皋

10年前,长沙市青竹湖绣庄董事长吴耀存还是湘绣的门外汉。但当妻子袁友秋突患脑干梗塞变成植物人后,吴耀存毅然辞了原来的高薪工作,专门来护理妻子,同时接手了妻子的湘绣作坊。为表达自己对妻子不离不弃的决心,他从零开始学习并亲自绣制了《长相依》湘绣系列,将过去岁月里与妻子恩爱的点点滴滴,绣进湘绣画里。长达10年的时间里,他边绣边呼唤爱妻,给她唱情歌,给她讲两人相爱相伴的一幕又一幕……

当湘绣作品《长相依》完成,作为生日礼物送到袁友秋病塌边时,奇迹也在这时发生了。

爱妻突变植物人

2003年4月10日。袁友秋在娘家转了一趟后,下午乘车回长沙城区。

那时天气开始转热,午饭过后,长沙市开福区汽车北站的人并不太多。袁友秋一下车,没走几步,就突然昏倒在地。这人怎么了?周围的人见此状况,一阵惊呼,围观过来。随后,车站工作人员闻迅赶来,迅速将她送往附近医院急救。

此时,在湖南省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培训部办公室,主任吴耀存正忙碌着。电话响了,一接,竟是开福区医院打来的。医务人员说,他们收诊到一位急症病人,在病人的手机里,发现这个号码呼叫频繁,估计是身边最亲近的人的号码,于是,就将电话打过来了。医生的话,让吴耀存大吃一惊,他连忙回复说,他是病人的丈夫,将马上赶去医院,请不惜任何代价抢救。当即,他扔下手头所有事情,飞奔医院而去。

吴耀存大袁友秋三岁,此时53岁。1973年,青梅竹马的两人相恋,6年后结为夫妻。婚后,一个在学校工作,后来当了培训部主任,一个成了湖南省湘绣研究所的一名工艺师。2002年,单位改制,钟爱湘绣事业的袁友秋没有转行,自己回家开了一家名为“青竹湖湘绣坊”的湘绣作坊。数十年岁月轮回中,夫妇俩的日子虽说算不上富贵,但一直过得平静而温暖。

可谁会想到,劫难说来就来了。

这一天,袁友秋突发的是脑干梗塞。此病,来势猛如虎,几乎没法预防,而且死亡率极高。吴耀存刚进医院,还没有见到妻子,就收到了一张病危通知书。拿着病危通知书,他直奔往妻子所在的急救室。他看到,妻子躺在急救床上,全身插了许多不知名的管子,还上了呼吸机,眼睛闭着,嘴角还有唾沫的痕迹……“友秋,你到底怎么了?你给我醒来呀!……”吴耀存俯身在妻子身前,心如刀绞,叫喊起来。

但不管吴耀存如何喊叫,袁友秋虽然保住了生命,却还是没有醒过来。此后,她成了一个不能动、不会说、不能吃,瘫痪在床毫无感觉的植物人。

辞掉高薪职位一心照顾病妻

吴耀存是学校培训部主任,事情很多,不能天天陪护在妻子的身边,于是,他只能学校医院两边跑。每天一早,他都是从医院直接去学校,每天一下班,他又赶去医院。他很快发现,这样下去不行,劳累奔波的辛苦是次要的,更主要的是,他不放心——无论谁在护理,就是儿女们守在母亲身边,他也担心他们护理不周。无奈之中,他最终做出了辞去公职、专事护理妻子的决定。

这个决定,遭到几乎众口一词的反对。单位的同事说,一个植物人,守着也只是守着,值得舍弃工作来照料吗?儿女们也讲,爸爸的薪水不低,母亲的医疗费用还不知需要多少,家里正需要钱呀!就是出高工资请一个保姆专事料理,也比辞了工作合算。吴耀存坚持自己的决定,他说:“不管谁来料理,就算是最高级的护工,也不如我自己守在她身边安心。我们相伴30来年了,她的生活习惯没有人比我更熟,现在,我又怎么忍心她一个人孤零零躺着?也许,友秋只是不能说话不能动,她的心里可能还是清楚的。如果她知道她遭受劫难的时候,我竟然还安安心心上班,她不知有多伤心呢!”

2003年6月下旬,吴耀存来到了妻子身边,成了一名世界上“最深情的护工”。

从此,每天一早,吴耀存就当妻子平时要出门一样,给她洗漱梳妆。他将水温调到适当,用最软的纯棉毛巾,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给妻子擦脸。擦过脸后,再擦手。最后,还给妻子涂点淡淡的口红。他要他的妻子漂亮,他不愿妻子以病人的寡白面容出现在别人面前。袁友秋没法进食,早、中、晚三餐,他守在床边,一勺一勺给妻子喂流质。有时,还试着熬点鸡汤或其它营养汤来喂。几乎每个晚上,他用被子遮掩,给妻子擦洗身子,以图她躺得安心舒适……

想把爱妻绣进画里

袁友秋病后,“青竹湖湘绣坊”关了门。2003年8月的一天,在料理妻子后,吴耀存决定去妻子的湘绣坊看看。到店前准备开门时,他却发现门面的锁竟然已经有了锈渍。打开门,眼前的场景更让他感到伤感不已——几个月不经营,吧台上落满了灰尘,待售的一幅幅湘绣,蒙着灰尘,没有了往日的光鲜……站在厅中看过一会,吴耀存心里沉重十分。回医院路上,吴耀存头脑里又回想起与妻最初相识的画面。他记得,妻子送的信物就是一件取名《红梅花开》的湘绣。画上,雪花纷飞中,一朵鲜红的梅花在盛情开放。他知道,妻子在借此表达她与自己的爱情要经受得住岁月的风雨,越寒冷越芬芳。这样一想,吴耀存的脑海里忽然闪现一个念头来:现在,在妻子最需要自己的时候,我为什么不也绣一组作品,将几十年来夫妻俩的恩爱场景绣进去献给妻子,表示我们的感情一定能承受住这场风雨的考验?

但湘绣对吴耀存来说是完全陌生的领域,他要熟练掌握,谈何容易?

湘绣是湖南长沙一带刺绣产品的总称,已有着2000余年的文化沉淀,与苏绣、粤绣和蜀绣统称为中华四大名绣。绣制工序精细复杂。除却技法,篆刻、金石、中国山水画等中华传统文化,更是它根之所在。面对如此苍厚的一块土地,吴耀存成了一个虔诚的孩子,膜拜在它脚下,啃起了所有有关它的著述。在掌握它的一些基本东西后,他在料理妻子的空隙,又走访了一些名师。

2004年4月8日,长沙城柳绿桃红时,一串串鞭炮炸响在城东的星沙湘绣城,“青竹湖湘绣坊”歇业近一年后,再度开张营业。

不久,“青竹湖湘绣坊”的业务很快走上正规。此时,吴耀存将业务上的事全权交给所聘经理管理,而他回到妻的病榻边。他知道,这才是他最重要的事情。与此同时,他心中的另一个爱的计划——“绣妻入画”,到实施的时候了。

两年才完成第一幅湘绣

2004年7月起,吴耀存开始构思。如何才能表达相濡以沫的夫妻情?长达一个来月时间,吴耀存一边守候着妻子,一边琢磨。后来,他终于想到:绣一个系列,绣上妻子豆蔻年华时的模样,再绣下两人相恋6年后的婚照,再绣下第一张全家福,以及50岁生日那天的合影……每幅作品,以“如花美眷”、“情定终身”、“幸福之家”、“白头偕老”分别命名。总名则冠之为《长相依》。

2004年8月初,吴耀存将妻子接回家中。同一天,他开始了《长相依》的绣制。

制稿是湘绣的第一道工序。吴耀存找出珍藏的照片,再请人用素描勾勒在蜡纸之上。之后,他将裁好的真丝缎面,放于纸稿底部,再按照素描图案,用一根细小如发丝的小针穿上细线,沿图案刺出均匀的小孔。这样,图像就移植在缎面上了。这叫“临稿”,是湘绣的第二道程序。临稿结束后,就是配料配线,配不同材质不同颜色的料与线。他选择了最昂贵的材质很厚的真丝底料“素库缎”,几乎挑选了由88种原色基础上染制成的745种不同的色彩的线。

此后就是饰绷,将绣缎紧绷棚架之上。饰绷之后,再压条,拉筋……

这个过程,吴耀存用去了将近3个月时间。

2005年春,54岁的吴耀存,那双已称不上灵活的手,拿起了针线。线太细,老花的眼镜不得不戴上。线脚太密,一针针准确地落在点上,非常不易。线的色彩太丰富,从一堆线中找到所要的那种,对他来说,也是难上加难。然而,这都不要紧。眼花了,窗前站站,看看远方。手软了,停一停,与妻子聊聊天,对她说些话。他说:“友秋,我给你绣画了,我要将你绣到画里去……”

绣缎很薄,绣时得一手刺绣一手托绷架下面,这样,稍不留神,绣针就会扎到手。绣《如花美眷》上,吴耀存不知染上了多少血迹。但吴耀存没有放弃。2006年夏天,吴耀存完成了第一幅作品“如花美眷”。

幸福就是《长相依》

此后两年,吴耀存完成了《情定终生》、《幸福一家》两幅作品。

其间,“青竹湖湘绣坊”规模呈几何级数扩大,在业内有了很大的名气。这时,作为公司董事长,吴耀存与妻子的恩爱故事引发了更多人的关注。有人说,公司要管的事多了,照料妻子的事应当交给别人,或者送妻子进福利院。也有人说,未来的路还长,可以离婚,再娶一个;如果要尽照料义务,可让前妻不离家……

一切好意,吴耀存都谢绝了。

2008年下半年,袁友秋状态好转不少。她能吃得比以前多。而且,每当吴耀存因针扎疼痛出声或流血时,她都会有轻微的反应。一天,吴耀存俯在她面前绣《白头偕老》时,又一次扎了手,鲜血渗过绣面,滴落到袁友秋脸上。吴耀存看到,妻子的眼皮,竟然睁了一下,而双手也抖了一下,似乎要举起来。吴耀存喜极而泣,他认定,这一抖,就是妻子意识回归的曙光。

此后,吴耀存更加精心地护理妻子,并增加了按摩次数。还买来一个耳机,录了妻子过去爱听的歌,放给她听……

2009年5月6日,袁友秋生日。吴耀存选择这一天,作为《长相依》封针的日子。这天下午,他绣下《白头偕老》最后一针。完成这一切后,再将此前的《如花美眷》等三件绣品拿出来,进行了再一次“整烫”。此时,将四件绣品,并在一起,看着它们,吴耀存直觉它们所展示的,就是自己人生的路,就是自己与妻子恩爱的一生。回想起自己从手拿不稳针到现在针法娴熟,回想起一个又一个白天或夜晚,在妻的陪伴下,飞针走钱无以数计,回想起这些日子所有的一切,他激动不已。他抱着它们,一一摆在妻子的病床前,然后,一字一句告诉她:“友秋,今天是你生日,你可要给我起来看看,看看这《长相依》,看看你在家当姑娘时的模样,还有将来我们白发苍苍时,还手牵着手的模样……你起来,你快起来啊……”

就在这泣血声声中,奇迹出现了:袁友秋眼皮动了一下,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友秋,你醒了?你听到我的声音?天啊,真是太好了!”吴耀存瞪大了眼睛,扑过去,将妻子搂在怀中。此刻,他分明感受到,妻子的身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温热,并且,在抖,在颤抖!一缕阳光斜照过来,正打在《长相依》上,画里一对白发老人,笑得是那样开心。

此后,吴耀存更加精心地陪护,并经常与妻子说话。奇迹再次出现。2012年2月的一天,袁友秋竟然开口喊了两个字——“耀存”。

吴耀存的故事在长沙渐渐传开,同年,他被湖南省文明办评为湖南省孝老爱亲道德模范。

进入2013年,袁友秋的情况在继续好转。吴耀存相信,妻子的生命将有更大的奇迹产生。

  湘绣 吴耀存 植物人 凤网/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