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30年不幸婚姻后,前夫在新冠疫情期确诊双癌!湘绣女画师心软照顾:陪他跨省求医

2020-04-02 阅读数 11196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张秋盈 

3月26日,广州市一间出租屋内,64岁的李康(化名)精神好了不少。很难想象,两个多月前,独自生活的他还因为罹患癌症而数次企图自杀。
  当李康身陷绝境之时,在一旁陪护照顾的,是他的前妻——李实文。
  家住长沙市天心区的李实文已经64岁,曾是个热心的社区干事,也是一名技艺娴熟的女画师。自2017年与李康离婚后,两人便几乎断了联系。直到2019年11月,李实文从女儿口中得知前夫李康被诊断出罹患舌根癌,孤立无援,一番思想斗争后,她决定重新联系上李康,并给他帮助和照顾。
  李康求诊之时,恰逢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期。为了让前夫得到更好的治疗,李实文冒着被感染的风险,陪着李康走南闯北,最终在广州完成化疗。
  回忆起这段时间的寻医之路,李实文感慨:“我们虽然做不成夫妻,但还是亲人。”

23763fa66663a1685c0888dbdb719438@100Q_680w.png  

陪护前夫之前,李实文很喜欢自由阳光的生活。

前夫罹患癌症,她做了一个选择
  “妈妈,爸爸生病了!”2019年11月的一天,李实文突然接到独生女的一通电话,声音显得十分焦急。
  “哦,那好,我一有时间就去看看他。”李实文有些不以为意。
  “不是看看的问题,爸爸病得很严重,妈妈你能不能帮我照顾一下呢?”女儿急得要哭出声,这让李实文被吓了一跳。
  原来,李实文的前夫李康近些天来先是口腔溃疡,之后又反复发炎,到医院一查,诊断结果竟然是舌根癌,需要马上做手术。
  可谁来照顾这个独自生活的男人?
  这本该是李实文与李康的独生女儿该承担的义务。可女儿在浏阳市一家银行工作,家里还有一个10岁的孩子,若要长时间去医院陪护父亲,恐怕工作生活难两全。
  女儿的电话让李实文开始纠结——一方面,亲朋好友相劝:“你好不容易摆脱了不幸婚姻的束缚,何必又去揽包袱?”另一方面,想到这个共同生活了30多年的男人,她又于心不忍。
  就这样,李实文决定去看望照顾濒临绝境的李康。
  离婚夫妻千里寻医,更坏的消息又来了
  当李实文第一次来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的病房时,李康大吃一惊。“他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来看他。” 李实文说。
  2019年12月9日,是李康第一次手术的日子。原定3个小时的手术,足足做了7个小时。当李康从手术室被推出,李实文的眼泪哗地一下流了下来。
  “他的鼻孔里插了管子,身上也插着管子。半边嘴是开的,可以看到牙齿,身上还有血,直接就进了重症监护室。”李实文回忆,从那天起,她便24小时陪护在李康身边。
  在重症监护室,李康只能吃流食,吃喝拉撒要人照顾。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每天都在叫嚷着“死了算了”,连前来探望他的同学都在私下里悄悄对李实文讲:“你家这个男人脾气不好,真的不好照顾。”因陪护压力大,女儿曾请了一位护工帮忙,但4个晚上2000元的费用让李实文很心疼。“还是全部让我来管吧!”她对女儿说。
  几天后,一个更坏的消息传来——李康还被查出患有淋巴癌,并且癌细胞扩散得很快,必须到专门的肿瘤医院尽快化疗。
  一家人商量后,决定去广州求医。1月6日,李实文和李康坐上了开往广州的高铁。那时他们压根没想到,艰难的异地寻医路,竟然还遇上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大爆发。
  天黑再看病,这是她十几年来首次夜间出门
  “我每天看新闻都吓得要死,不敢出门,但是又必须出门。”回忆起2月初的情景,李实文心有余悸。
  那段时间,人们提起医院都退避三舍,除非万不得已,没人想去医院。李实文也害怕,“医院人那么多,谁知道有没有病毒呢?要是我们两个都感染了新冠肺炎,那女儿怎么办”?
  彼时,李实文手脚的痛风也发作了,疼得再难受,她也不敢看医生。但她知道,李康的病拖不得,医院必须得去。
  为了避开人群,李实文想了个办法:“每天晚上再去医院”——这是李实文自十几年前,亲姐姐在夜晚因车祸去世以后,首次选择天黑出门。
  为了方便父亲就医,女儿提前给他们租下了离医院大约15分钟路程的房子,但李康走得慢,不远的路有时要花上近一个小时。李实文就陪着他慢慢在路上“蹭”,往往做完化疗回来,已经是深夜。
  一开始,李康有些“反感”前妻的胆小,本就口腔不适的他,几次对着给他戴口罩的李实文大发脾气:“你干嘛?感染了就感染了,死就死了。”
  “那我是不敢这么想,我上面还有一个妈妈,底下还有一个女儿。”李实文生气地回道。慢慢地,两人也在斗嘴中减轻了病魔带来的恐惧。
  疫情期间,进医院都要检查。“每次别人多问两句,他就不高兴,要跟别人吵起来。”李实文回忆起求医的艰难时无奈地说。
  按照最初的计划,李康经过4次化疗后就可以回家,但因为疫情,医院牙科门诊未开,他们足足在广州多住了两个月。
  “最难的是刚开始的那段时间,他情绪低落,痛得生不如死想跳楼了断,我几乎需要24小时陪护在他身边,给他勇气。”李实文说,有时李康会无缘无故地往外流口水,她必须马上帮着擦拭,一天能用10包以上的抽纸,床上用品也需要每天换下来用消毒药水清洗,地板还要用84消毒。
  半夜,李康会突然爬起来呕吐,李实文只要一听到就会赶去照看,然后再也无法入睡。
  “照镜子,感觉老了十岁。”李实文无奈地说。
  万幸地是,经过多次化疗和细心照顾,李康的病情得到控制,精气神也有了好转。原来满脸蜡黄,只能瘫坐着的他,现在已经能自己出门买菜做饭了。
  两个人的关系也在悄然改变。“他最近还会给我买治痛风的药,我不能吃海鲜、豆制品,他也很少做,以前这些事他绝对不会管的。”李实文说,从现在的康复情况来看,他们预计4月下旬就可以回到长沙。

ac4138817dd87b3d07c9dc215103e5a6@100Q_680w.png  

退休后的李实文(右)经常和朋友一起绘画。

了爱情,我们还是可做亲人
  回忆起这段30多年的婚姻,李实文还是觉得,“苦”的时候更多。
  1982年,她和李康通过熟人介绍认识,相处7个月后领了结婚证。但婚后的日子,却远不如李实文的预期——丈夫动不动就发脾气,婆婆也多有挑剔。结婚一年后,她诞下女儿,婆婆勃然大怒,要求把孩子抱到乡下,去换一个男孩回来。李实文坚决不肯,婆媳每日大吵大闹,直到她和李康搬了出去。
  但即使没了婆媳矛盾,日子依旧辛苦。“过去这些年,小孩子都是我带着,我那时候工作也忙,一周休息一天,又要照顾孩子,又要做家务,甚至我们连工资都没统一。”李实文说,她曾经数次有过离婚的想法,可考虑到女儿,她一直忍受着,直到女儿也成家立业,才敢结束婚姻。
  不过,经历了这一场变化,李实文的怨恨也在慢慢消退,她说:“没了爱情,我们可以做回亲人。”
  实际上,李实文一直有个梦想。她出生湘绣世家,5岁时就跟着爸爸习画、写字,1978年曾经招工到长沙市湘绣厂,并和父亲同时在湘绣设计室工作,还获得了很多省市及国家级奖项。1994年,为了照顾家庭,她报考了公务员,进入天心区书院路街道办事处工作。
  “年轻的时候很想画画,可是太忙了,现在退休了,我一定要把画画这事儿重新捡起来。”李实文说,在照顾李康之前,她每天勤奋创作,曾有人看见她的画要出高价购买。
  如今,李实文只希望李康能够早日康复,重新生活。而她也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新规划——“好好调理身体,减缓痛风的毛病,努力画画,参加区老干大学的活动,孝顺母亲。”

  新冠肺炎 湘绣 前夫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