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特别策划:我的爸妈跑春运系列之三

2013-02-05 阅读数 398705

往期回顾:我的爸妈跑春运系列之一

         我的爸妈跑春运系列之二

我的爸妈跑春运之乡村巴士篇

天天载乡亲们回家过年的廖师傅今年有点失落

截止到今年,48岁的廖师傅跑春运已经整整30个年头了。30年里,他曾将无数在外打拼的同乡送回长沙宁乡老家,其中就包括自己的两名子女——那个时候的他是最幸福的,比别人都更早感受到了骨肉团圆的温情。

而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因一双儿女都不能回家过年,廖师傅将经历一次“春运空巢期”。

义务为乘客

消除“近乡情怯”

廖师傅从17岁开始跑客运,目前专跑长沙汽车西站往返宁乡西冲山的路段。路线不长,沿途的风光更是早已烂熟,可廖师傅非但一点腻味都没有,还劲头十足得很——尤其是每年春运期间。

每年的这个时候,熟客们都会疾步穿过人头攒动的候车大厅,直奔28号站台而来。一打照面,往往是以一句“哟,廖师傅,果然是您哪”作为开场白。而等待发车指令的时间里,廖师傅最喜欢的就是和乘客们聊家乡的近况,用他那口标准的宁乡话,乐呵呵地告诉这些久未归家的游子们:哪个路段有了新变化;县城里又添了什么新景观……很多人原本已经略有生疏的乡音,正是在与廖师傅的闲侃中逐步“复苏”,重新变得鲜活顺溜起来;原本心中多少存有的“近乡情怯”,也不知不觉中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些其实并不是廖师傅的分内事。但在他看来,既然车厢里载着的都是老乡和朋友,那么,送乘客回家就不再只是一份简单刻板的工作使命。

“爸爸,

今年我们回不来了”

相似的时间,同样的线路,然而,今年的春运对于廖师傅而言,意义是不一样的。这是因为乘客中没有他自己的两个孩子的身影,“他们都在外地工作,忙不赢,就不回来过年了”。

廖师傅有一儿一女,都毕业于长沙的湖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儿子读的是机电专业,小哥哥3岁的女儿选择了学财会。在长沙求学期间,春运时,两个孩子会搭乘爸爸的车回家过年。一路上不仅有着同乡聚集的热闹,还有家庭团聚的温情。这个时候,廖师傅会更加全神贯注地把持好方向盘,强忍住内心的激动把车开得既快又稳。

可就在刚刚过去的2012年里,两个孩子一起去了广西为梦想打拼。廖师傅是赞同孩子们趁着年轻出去闯荡的——哪怕不得不以牺牲春节团圆为代价。“在异乡立足很不容易,我理解孩子们的苦衷,他们都是搞营销的,到了年底,业务上的事情忙不过来……”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说起这些时,骄傲和希望始终挂在廖师傅的脸上。

今年虽没法载着两个孩子回家了,但廖师傅称,只要人行在路上,一切就都会好起来,因为生活的奔头永远在前方。

 

腊月二十八,带上给女儿的礼物一起回家

彭俊林是2012年来长沙打拼的,也就是说,眼下这场春运是他在异乡经历的第一轮春运时光。

给女儿彭芊的新年礼物,彭俊林一早就想好了:一辆崭新的山地车。这个13岁的小姑娘一直梦想能像爸爸一样感受“驾驶”的快乐——哪怕暂时只能是在乡村小路上。

背井离乡的得与失

来长沙之前,彭俊林是在家乡岳阳汨罗跑客运。作为家里的主心骨,为给家人更好的生活,他来到了长沙,目前专跑长沙汽车西站往返长沙县的线路。家人不在身边的日子,饮食起居变得异常简单,尤其是春运开始后,彭俊林每天的工作时间都不少于12个小时,不能按点吃饭成了常有的事,经常是拖着拖着,晚饭就被变成了宵夜。当然,生活得如此俭省,一方面是时间不够,另一方面也是想把钱都给妻女留着,“让家人更幸福”的信念给了背井离乡的彭俊林最大的支撑。

工作时间更长了,强度也更大了,但想到休假回家时能圆满家人更多梦想,彭俊林每天出车时都是精气神十足。他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女儿彭芊梦想一辆单车很久了,自己已经看中一辆山地车,准备腊月二十八回家那天给孩子捎上。

“孩子争气,

就是我最大的希望”

彭芊一直是班上的文娱积极分子,自5岁起与舞蹈结下不解之缘后,每年都会在校内外的大小比赛中捧回不少奖状。常常是彭俊林刚一回到家,母女俩就争相向他报喜。

以往彭芊每次去市里参加比赛时,彭俊林不管多忙都会相送。那会,他骑一辆摩托车,经常是孩子紧紧搂住爸爸的腰,妈妈则坐在车尾充当“坚强后盾”——一家三口雄纠纠气昂昂地前去参加比赛,干净利落地拿下名次。

然而,如今参加文艺比赛的隐形成本是很高的:一个成功的舞蹈节目,不但需要优良的道具和服装作为配合,更需要老师的精心编排设计,而光是请一位好老师做参赛辅导,价格每年都在“水涨船高”……可彭俊林咬咬牙,该花的钱从不含糊。彭芊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家里的情况,一早就准备从学校的舞蹈班退出,但老师对彭家人说:“这孩子是棵好苗子,让她来吧,我免费教!”

由于很多比赛都是全封闭式竞技,彭俊林很少目睹女儿“过五关斩六将”的英姿,但每次回到家都会看见她对着舞蹈教学碟片挥汗如雨地练习,“孩子争气,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希望”。

2012年,彭芊在汨罗市的“三独(独唱、独奏和独舞)”大赛中又一举拿下独舞一等奖。只可惜,这次比赛没有爸爸在场外守候,也不能第一时间与之分享胜利的喜悦——不过,相信有了爸爸精心挑选的山地车作为新年礼物,足以弥补小姑娘这一点点遗憾了吧。

特别链接

鉴于“乡村巴士”的特殊性,很难对春运期间的参运车辆与司机数目做出确切统计,但对于这支农村旅客运输的重要力量,有关部门从未放松过监管。

根据《湖南省道路运输管理局关于做好2013年道路运输春运工作的通知》,“强化农村客运安全监管”被作为单独一项列出,具体要求为:各级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要督促客运企业按照《国务院关于加强道路交通安全工作的意见》和《道路旅客运输企业安全生产规范(试行)》的要求,进一步加强对农村客运的安全生产管理,落实安全生产各项规章制度,强化农村客运车辆驾驶员资质、车辆技术条件、危险品查堵等日常安全监管。

由于具有流运快、方便灵活等优势,“乡村巴士”的兴起对于满足广大农民进出城镇从事生产经营活动提供了极大便利。1月17日召开的2013年湖南省交通运输工作会议提出:将投入41亿元,建设农村公路7000公里,年底建制村通畅率达到93.4%;建成农村乡镇客运站140个,招呼站5000个;全省通畅建制村通班车率达到90.46%,县域内20公里范围内的农村客运线路公交化运行率达到10%——可以想见,来年春运期间必将有更多返乡农民工兄弟可以“坐到家门口下车”。

 

我的爸妈跑春运之“黑的”篇

雷打不动”的出车纪录只为女儿破例过

2月2日,48岁的吴建(化名)开着自家的“长安之星”跑了趟湘阴至长沙,赚了200元。但下午就没这么好运了,在湘阴县城溜达好几圈也只接到几趟短途客人。刚过17时,吴建就索性收了下午班,“女儿放寒假回家了,早点回去陪她吃饭”。

看到这里,您一定已经猜到:吴建是一名俗称的“黑的司机”。

跑一天车,

赚钱供女儿学画1小时

红烧排骨、蒜薹炒肉,妻子准备的都是女儿思思爱吃的菜。坐到饭桌旁后,19岁的思思第一句话就是:“爸,今天跑车怎么样?有没有丰收啊?”

目前正在陕西念大学的思思,一年里在家待的日子不超过3个月。吴建很愿意和女儿分享自己跑车途中的故事,从路况到客人到油价,父女俩边吃饭边絮絮叨叨个没停。

放下碗筷后,吴建又开着车出门了。对于父亲没太多时间陪自己,思思表示理解:“车子停家里不动哪能赚到钱?所以我爸每天都出去跑车,就是希望能多赚点钱。春运期间生意好,他跑得就更勤了。”

在思思的印象中,爸爸“雷打不动”的出车纪录,只在去年送自己去长沙学画期间破例过,“那次,他陪我在长沙待了5天,整整5天都没有跑车”。思思爱好画画,全家一心希望她能考上美术院校,起初一直是送她在湘阴本地的一个专业老师那儿学画,200元/小时的学费常常相当于吴建跑一整天车的收入。2012年1月,思思进入备战高考的关键时期,吴建托人在长沙给她找了位老师做强化辅导,“学费挺高的,每小时500元”。因不放心思思独自在长沙求学,吴建只好跟去陪读。

“当时正值春运,是爸爸一年中生意最好的时段,运气好时一天能挣四五百元。”据思思回忆,吴建“停运”陪读的决定当时挺让一家人惊讶的。

“非主流”“面的”司机的喜与忧

其实,思思有所不知的是,陪她在长沙学画期间,爸爸并不甘心“闲着”,“无聊时就开车在街上瞎逛……当然,主要是想看看能不能载到客人,赚点生活费”。就连陪女儿出发去长沙那天,吴建也打算顺道捎几个乘客来着,“能挣回一点油钱也好,可惜事与愿违”。

结果,吴建在长沙街头频频碰壁:“路边招手的人很多,但看到我这种‘面的’,都不肯上。”在长沙的5天,吴建没有做成一笔生意,但让他欣慰的是,“好在女儿学画的成果不错”。

即便在湘阴县城,吴建的“面的”也属于“非主流”,屡屡遭遇尴尬。湘阴有专业的租车公司,专跑往返长沙的路线,“我也想进公司,客源和收入都能有保障”,可租车公司的车型基本都是小轿车,鲜少招收面包车。

因无法加盟“正规军”,吴建只能在县城里“打游击”,靠口碑和运气接一些短途客,偶尔跑趟长途。他最希望的是能有熟客包车,“要能每天跑几趟长沙市区或者黄花机场就好了”!

 

第一次跑长沙,差点就回不了湘潭

“驾考难度增大,全省2013年1月份的驾考通过率不足50%。”2月3日,40岁的胡勇(化名)看到这条新闻时,再一次催促儿子胡林(化名)赶紧报考驾照。

胡林看着自家前坪停着的黑色比亚迪F3,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说:“(我)是得早点学会开车,(这样)也能早点分担爸爸的压力。”

第一年跑春运,赚的钱还不够加油的

胡勇家坐落于湘潭市火车站附近某村,全村很多住户都在征地拆迁范围内。胡家门前有条宽敞的水泥路,每隔一会儿,就会有黑色比亚迪疾驰而过。

18岁的胡林告诉记者:“领到拆迁款后,村里很多人家都买了车。小部分人买的中档车,更多人和我们家一样,买的是比较便宜的比亚迪,就是为了方便平时出去跑车赚钱。”

胡家有两栋房子,一栋已经拆迁,还有一栋也将在近几年内被拆。最初听到拆迁风声时,胡勇立即报名参加了驾考。待拿到几十万元征收款后,于2010年12月花5万多元买了一辆比亚迪F3,这是因为“我们没有一技之长,但又不能指望征收款养一辈子”。

然而,胡勇所经历的第一个春运并不那么美好——“赚的钱还不够烧油的。”当时湘潭市火车站正在修建中,连春运时期也人客稀少,正规的士都没什么生意,何况“黑的”?“我怕被交警抓,不敢去市中心揽客,只敢在城郊跑一跑或是等着客人上门包车……”

好在今年情况有所改观。据胡勇介绍,火车站在2012年底正式落成开通了,随着进出旅客的增多,自己的生意也好很多了:“每天出车四五个小时,大约能挣一两百元。”

爸爸的生意好了,胡林的担忧却更多了,每天出车前都要反复叮嘱爸爸:“小心开车,注意安全。”胡林说,自己以前从不会过问爸爸跑车的情况,自从爸爸那回跑长沙出事后,他长大了。

报酬再高,不熟的路儿子坚决不让去

2012年春运期间,有位客人出240元包车去长沙,在此之前胡勇很少开车跑长沙,但看到价格不错,他动心了,“更何况那个客人说自己对长沙很熟,可以指路”。

顺利地把乘客送到目的地后,胡勇却迷路了。“那么多立交桥、那么多指示牌,我都不知道该在哪里下桥,也不知道走哪条路能回湘潭。”文化程度仅为“小学肄业”的胡勇,在蛛网般繁复的路线和如织的车流中,彻底慌了神。

情急之下,胡勇只能通过电话向在长沙读书、但彼时已放假回家的儿子求助。胡林回忆说,根据爸爸当时介绍的方位情况,他认为可就近走长潭西高速。

然而,这对于平时为节省过路费而只走国道的胡勇而言,又是一次新的挑战。“我不知道上高速要取卡,稀里糊涂地就上了高速。等到下高速时被交警拦住盘问,只好撒谎说‘卡弄丢了’……”最终,胡勇缴纳了罚款,才得以回到湘潭。

那次之后,胡林曾想过在车上安装电子导航仪,可因为胡勇不谙操作,只得作罢。从此,胡林便和爸爸“约法三章”:无论车资多少,不熟悉路的地方坚决不去!

 

我的爸妈跑春运之“摩的”篇

比让女儿高兴更重要的是为女儿挣钱

2月3日18:30,43岁的贺波(化名)准时驾驶摩托车驶入家门前的巷子,而3岁的女儿毛坨(化名)也准时在家门口等候着他。街头骑行一整天后的劳累,在看到女儿的这一刻,全都化成了嘴角的笑。

父女俩的默契

贺波只会两项职业技能——做面点和骑摩托车。他的前半生,主要用于卖包子馒头养育第一个孩子,谁知孩子在2009年因病过世了;等到毛坨出生时,卖包子已经赚不了什么钱,他于是改行开“摩的”。

忘掉第一个孩子带给家庭的伤痛,眼前活泼可爱的小女儿和她对自己的依赖,是贺波心里最大的希望。

非雨雪天气的日子,傍晚时分,贺波的妻子都会端着小碗在屋门前给毛坨喂饭。小巷里全是平房,邻居们相熟几十年了,都喜欢逗毛坨玩。

但只要听到熟悉的摩托车声,毛坨知道是爸爸回来了,就会撇下热闹的人们,朝着贺波跑去。

跑到摩托车面前,毛坨的小手常常会去拽贺波的裤腿。而贺波心领神会女儿的意思——把女儿抱上车,让她坐在自己前面,双手护住她左右两边以策安全后,再让摩托车慢慢地滑向家。

贺波很享受这短短1分钟不到的亲子时光:“陪她的时间不多,陪她玩的时间更少。她对摩托车很好奇,我当然要满足她。”

好爸爸的无奈

最近几天,贺波很难像平时一样准点回家。“快过年了,进出汽车站、火车站的客人多,加上近段时间天气好,坐‘摩的’也不是太冷,我们的生意还不错。”生意好的结果是,“女儿晚饭时见不到我,就不高兴了,在她妈妈面前瞎胡闹”。

然而,贺波说,现在自己有比让女儿高兴更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尽可能地为她多赚钱:“我们两口子都已经四十多了,而她才3岁。等我们60岁丧失劳动力的时候,却是她最需要花钱的时候……只有现在多挣点存着,到了我们挣不到钱的那天,她才不会缺钱。”

湘潭老城区因很多道路狭窄,经常堵车,给贺波这样的“摩的”司机带来了不少赚钱的机会。“的士5元起步,还常堵车。我们4元起步,便宜又方便。”每天上下班、中午和晚间等人流比较密集的时段,贺波都不会放过,“春节期间尤其生意好,轻轻松松就能赚上百元一天,生意差时也能赚到七八十元”。

随着油价不断高企,2012年底时,贺波也曾想过换成电动车来降低运营成本。但“电动车通常只能搭载一名乘客,春节期间很多都是夫妻、情侣成双成对地出门拜年,这个时候换车肯定会失掉很多客源,走掉好多生意”,如此一来,贺波的换车计划只得搁置。

眼看除夕将至,按说又是“摩的”司机大赚一票的好机会,贺波却称没这个打算:“辛苦了一整年,咱也想过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团圆年!”

特别链接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长沙各长途客运站采访发现,由于春运的来临,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大了对非法营运车辆的查处打击力度,昔日车站出入口附近大批私家车、摩托车、电动车聚集,一待客人现身便争相上前搭讪的“盛况”已经大不如前,只在较远处可看见零散的车辆在徘徊等客。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是因为有很多“黑车”转到了“地下”——司机将车停在车站附近的不显眼处,由前方负责拉客的同伴凑满人数后将人带过去,或接到电话通知后才开车过来接客。

长沙市运管部门提醒广大群众,春节出行务必到正规车站购票乘车,千万不要为贪小便宜或图方便而选择“黑车”。

多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黑的”、“摩的”司机则告诉记者,有关部门的查处打击力度一直很大,若非实在没有更好的谋生手段,他们也不愿像现在这样躲躲闪闪、战战兢兢地“讨生活”。现如今春节临近,他们同样渴盼一家团圆,但又不舍得放弃这一年中最“来钱”的时段,只能尽量提醒自己勿疲劳驾驶、勿超速超载,确保自己和乘客的安全。


  我的爸妈跑春运 黑车司机 摩的司机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