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女报/凤网特别策划:我的爸妈跑春运

2013-01-29 阅读数 292037

春运 跑春运 我的爸妈跑春运

刘仁昌(右)与汪聪正在工作中。

一年一度的春运正式拉开大幕。

从1月26日至3月6日的40天内,全国预计客运量将达31.58亿人次。这一数字是什么概念?形象地讲,几乎相当于帮非洲、欧洲、美洲、大洋洲的总人口搬一次家!

数以亿万计的游子,经由航空、铁路、公路……从四面八方奔向一个共同的归属地——家,仿佛只有大团圆式的春节,才具有最传统且正宗的年味儿。可帮助这31.58亿人次实现团圆梦的“幕后英雄”们,他们的孩子又能否盼得一个团圆式的春节呢?

■铁路篇

在火车头里祝儿子“生日快乐”

今日女报/凤网见习记者刘涛

1月26日下午,凭借一张《临时登乘机车证》,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登上了K1074次(长沙-济南)列车的火车头,展开了一段生平从未经历过的春运采访之旅,也见证到了一位父亲对于儿子特殊的生日问候。

火车司机也测酒驾,出门须带“三件宝”

K1074次列车15时48分从长沙始发,按规定,乘务组须提前两小时进入机务段调度楼。在本次列车指导司机刘仁昌的“导游”下,记者得以进入到楼内参观。

“我们可不是临出发前拎着东西直接上车就了事的,必须走一遍标准流程。”伴随着刘仁昌的“讲解”,记者看到此行另两位同伴——司机龙武与副司机汪聪分别填单、写卡,配合默契,接着又一前一后来到一支黑色“麦克风”前,“你肯定想不到,他们这是在测是否为酒驾。”

办理完一系列手续后,龙武与汪聪并肩而立,向工作人员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铁路上一直实行的是半军事化管理。”刘仁昌向记者解释。

一起走出大厅时,汪聪手上的一串东西吸引了记者的目光,仔细一看是录音笔、U盘和IC卡。刘仁昌将之“戏称”为列车司机出乘必带的“三件宝”:录音笔两支,分别用于记录对列车机械间自查和在操作室内工作时的对话;U盘对应操作室摄像头,司机工作时的视频资料都存在里面;IC卡则将司机工作及列车行进全程的数据参数全部储存于内——这三件东西均为分析机车出行状况、评判司机操作水准及以备事故调查参考之用。

15时许,结束所有外部常规检查后,记者与三名司机一行终于登上机车操作间。

操作间不大。没有方向盘,一部车载电话悬挂在司机位左上方,用于与列车长、总调度室、前后方车站保持即时联络。三人开始各司其职,激活系统,调控设备,进行各种例行检查。

15时48分,龙武将面前的“起弓”键拉向高位,列车发出一声长鸣后,从长沙站缓缓开出。

 

春运 跑春运 我的爸妈跑春运

刘仁昌的儿子

在火车头向儿子道声“生日快乐”

列车进入平稳运行状态后,操作间内才终于轻松许多。大家刚开始聊几句春运的话题,刘仁昌突然冒出一句:“对了,今天还是我儿子生日呢,这小崽子,估计得生我气了!”

刘仁昌赶紧拨通电话,先是与妻子聊了几句,随后突然加大音量:“儿子,生日快乐!”挂电话时的神情却有些讪讪的,记者问“是不是孩子真生气了”,时年39岁的他憨厚地笑笑:“本来答应陪他的,这突然变卦,他当然有情绪啦。”

原来,刘仁昌早答应儿子刘任生日这天陪他逛书店,晚上再去吃自助餐,结果他临时被派出勤任务,难怪儿子有些不快,“我临出门前,孩子连头都没抬。”

17时20分,岳阳站到了,记者也结束了此次难忘的跟车之旅。因挂念刘任会不会还在对父亲抱有情绪,记者添加了这名12岁少年的QQ号码,结果却发现原来是自己多虑了:

“平时跟爸爸交流多么?”

“交流不多,他经常没有时间。”

“那在你眼里他是个怎样的人?

“对工作认真、负责的人。”

“他每年春运期间都很忙吧,你们一家团圆的机会多不?”

“爸爸很少在家过年的,记得去年全家等他吃团年饭等到晚上10点呢。”

“这个时候,你心里最真实的想法、最深的感触是什么?”

“爸爸真的很辛苦。”

 

春运 跑春运 我的爸妈跑春运

戴上朱泽湘帽子的儿子,颇有父亲的风范。

“铁路之家”的孩子“早当家”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刘洋实习生周西

1月26日中午,朱泽湘搭乘高铁从老家衡阳紧急赶往长沙——再过不到5个小时,他将驾驶K770次(长沙-武昌)列车,投身今年的春运。
朱泽湘的“前一站”是医院,截止到当天,他年过七旬的父亲住进ICU病房已经14天了。同样年迈的母亲不得不医院、家里两头跑,看护老伴之余还得照顾6岁孙儿。“对于不能在父母跟前尽孝,我实在很惭愧,只能告诉孩子要‘自立些,再自立些’”。

儿子的“早熟”让他欣慰

儿子的自立一直让朱泽湘颇感欣慰。朱泽湘是广铁长沙机务段运用车间的一名司机,妻子陈丽在客运段担任列车长,夫妻俩长年奔忙在铁路上,儿子被“全权”托付给衡阳的父母照顾。“他两岁进的幼儿园,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全寄宿……”
今年春运,对于朱泽湘非同寻常。时间倒回至1月13日,当天上午,刚跑完车的朱泽湘回到公寓休息,像往常一样把手机调成了震动模式。一觉醒来,20多个“未接来电”让他瞬间懵住了:“全都是0734(衡阳市的区号——编者注)开头的号码,第一个反应就是家里肯定出事了!”

果然,电话那头传来儿子带着哭腔的声音:“爸爸快回来,爷爷晕倒进医院了!”等朱泽湘赶回衡阳时,父亲因脑溢血突发刚接受完开颅手术,已被送入ICU病房。

“那天我和爱人都在跑车,如果能早点赶回去,或许情况不会这么糟。”当天,朱泽湘赶回家后,看到父亲的床单上还残留着血迹,而母亲躺在带血的床上,精神有些恍惚地说要“感受老伴的气息”……

唯一让朱泽湘有些庆幸的是,一贯懂事的儿子那天表现得格外镇定,及时喊来邻居帮忙,并一直陪在奶奶身边安慰她老人家。

“这点困难,还不至于要请假”

虽然父亲的情况仍不乐观,但朱泽湘没有萌生过请假的念头。“我家遇到的这点困难,对于‘铁路人’来说算不上什么特殊情况。有很多同事,家里老人去世、孩子出生时都还在跑车……”

从7年前正式担任列车司机以来,在朱泽湘的记忆中,连续多年的春节基本都是在列车上度过的。巧的是,他两个妹妹都在客运段工作,两个妹夫也都是火车司机。一家六个“铁路人”,想要全家凑齐了吃顿团年饭,基本上是不可能实现的。

在很多人眼中,“夏天晒不到冬天冷不着”的列车驾驶员也许并不是个辛苦活,但朱泽湘说自己与同事们其实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要长时间保证列车高速、安全行进,驾驶员的注意力必须高度集中;下了车也不代表完全闲着,还要参加大量的培训学习,“设备不断更新换代,驾驶员不及时自我提升怎么行?!”

尤其配合运力调整接触新线路时,对每一个岔道、每一盏信号灯都要迅速做到心中有数,朱泽湘开玩笑称,一名尽职尽责的火车司机,往往连路边谁家的地里少了个西瓜都一清二楚。“最终就是要做到人车合一,哪怕躺在床上,闭着眼都能在脑海里将列车开到目的地。”

今年春运,湖南地区铁路预计将发送旅客1045万人次,同比增加53.7万人次,增长5.4%。

为应对如此庞大的客流,据悉,无论高速铁路还是普速铁路的运力安排上,广铁集团都已最大限度挖潜扩能,务求满足旅客出行需求。如春运首日即安排46对临客上线运行,京广高铁日开行动车组增加到100对。同时,5万多名铁路职工已全力投入春运大考。据广铁集团长沙机务段长沙运用车间书记唐涛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介绍,目前,仅该机务段就有1000余名火车司机在加班加点执行春运任务,人均工作量比平时增加20%以上。

“这些司机多在30-40岁,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段,本该是家里的顶梁柱,为了工作却不得不经常牺牲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唐涛表示,每年大年三十,段里的所有机关干部会分批下到各站点,陪坚守在岗位上的乘务人员吃年夜饭;对于在跑车途中的乘务人员,则会发放红包或是慰问品,“几十年来年年如此,为春运期间奋战在一线的兄弟姐妹们加油鼓劲!”

 

跟车体验过春运后,儿子奉他为偶像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李诗韵

才刚刚早上8点,丁仕平就已经在长沙黎托高速汽车站内等客多时了。1月28日是春运开始的第3天,而这已经是丁仕平往返于长沙与怀化之间的第6趟。

深色厚棉服、运动鞋、黑色手套……据丁仕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这几乎是大巴司机跑春运的“标配”,因为“深色棉服防寒又耐脏,运动鞋和手套都能防滑”。

因为春运,把女乘客“发展”成了妻子

不知不觉,丁仕平跑春运30年了。“最初在部队当兵时,考驾照可是受名额限制、很难得的机会。拿到驾照后我负责接送领导,因每年年底都会有人回乡探亲,我也就跟着很忙。”退伍后,丁仕平被分配到当时的“老湘运”公司开45座大巴客车,每到春运就忙得更不可开交了。

“认识我妻子也是因为春运。”1986年1月,丁仕平跑长沙-广州线路,“当年去趟广州得20多个小时,春运那大半个月,基本上吃喝拉撒都在车里,特别艰苦。记得我那年重感冒了,边开车边不住地打喷嚏,一名女乘客主动拿了些感冒药给我,我挺感动的,就留了她的电话号码,结果一来二去地就好上了。”

相恋两年后二人就结婚了,却过了整整8年才给小家庭添丁。这都是因为“我老家那边对小孩月份有讲究,说是冬季怀孩子最好。可每年冬季都会赶上春运,正是最忙的时候,生孩子的事不得不一推再推”。

因为春运,儿子封他为“偶像”

1998年,儿子的降生给一家人带来了莫大欢乐。虽然陪伴孩子的时间不多,丁仕平却有幸成为了儿子的“偶像”。

2008年,三湘大地遭遇严重冰灾,丁仕平负责的长沙-怀化路线因途径山区,路况更是艰难。“那段时间基本上都是早上4、5点起床准备出发,晚上很晚才能到家。”据丁仕平回忆,“儿子当年才10岁,听我说‘老爸工作忙,不能陪你’,他居然向妈妈申请要跟着我‘体验生活’。”

最终,丁仕平说服妻子,带着儿子上了车。“我起初并没指望他能从中感受到什么,毕竟年纪还小嘛——但后来他写了封信给我,直到现在我都留着这封信。”

“儿子在信中写道,‘老爸你能在冰天雪地里开着大车绕山路,真的很帅。虽然你没有很多时间陪我,但我想陪着你,以后我就封你做偶像吧,等我长大,你一定要教我开车……’”丁仕平笑称,“看来我对他影响还挺深嘛。他现在能这么懂事大概也跟那次春运期间的体验有关:体谅我工作忙,学习上从不让人操心;知道爸妈赚钱不易,生活上从不乱提要求……直到现在,他还喜欢开玩笑叫我‘偶像老爸’,学开车的心愿也一直记着!”

 

 

春运 跑春运 我的爸妈跑春运

因迟迟没能拍成全家福,刘占章提供给记者的照片只能是分开的。


没收到新年礼物的女儿哭了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李诗韵

1月26日是刘占章10岁的小女儿放寒假的第一天,他一早便起床洗漱,却不是为接女儿回家,而是赶去车站等候从长沙火车南站下车急着前往湘潭的乘客,“没办法,排班是这样的,只能让女儿失望了”。

大年三十惹哭女儿

“我1996年拿到的驾照,算起来,驾照的‘年纪’都和我大女儿一般大啦。”一眨眼,刘占章跑春运的“运龄”已经5年了。因妻子在物流公司工作,夫妻俩一到年底都忙得不可开交,只能把两个女儿托付给父母照顾,“她们没少闹意见,去年大年三十就闹得挺不愉快的。”

刘占章记得很清楚,当天中午他扒完几口饭准备出车时,“小女儿抱着我的腿不让走,为哄她开心,我骗她说是出去给她买玩具”。没想到,当天高速公路上严重堵车,等他回到长沙时已是晚上9点,“很多店铺都关门了,我那个急啊,不知道能去哪买个玩具回家……”最终,刘占章还是空手而归。

一进门,迎上小女儿充满期待的眼神,“我只好说礼物在爸爸回家路上给弄丢了,她‘哇’地一声哭了,冲进房间里一整晚都没理我……”

第二天,小女儿肿着眼皮叫醒刘占章,“我看到,她在日记本上写下新年愿望:我不要礼物了,只希望爸爸妈妈和姐姐都能陪我看电视,然后一起放烟花。”

今年,争取做回好爸爸

今年春运刚一开始,刘占章就早早告诫自己:争取不要再令女儿失望。

“感觉今年的客流来得比往年更早,春运的第一天我就来回跑了四趟。”现年45岁的刘占章供职于湖南龙骧集团,跑长沙-湘潭线路,“做我们这行,春运期间是心理压力最大的时候。乘客们大多归心似箭,心情急切就容易起冲突。不瞒你说,去年春运,我们好几个司机都差点被打,有被乘客责怪开车太慢的,还有被嫌言语生硬的……我们要对乘客安全负责,遇上不理解的人,除了忍耐别无他选——总不能把车停一边跟他们讲理去吧?!”

作为一名老司机,刘占章尽管有委屈,却并无怨言:“没办法,工作性质是这样的啦。同事们也都相互鼓励、打气,都说服务好旅客才是最重要的。”刘占章笑说自己的新年愿望有三,“一是今年一定要拍张全家福;再就是希望满足女儿的愿望;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希望每位乘客都能平安回家!”

长达40天的春运期间,湖南道路旅客运量预计将达9396万人次。

为确保全省道路交通安全畅通,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部署春运交通安全管理工作:如对参运车辆和驾驶人实施严格的资质审查和检验工作,“两证”(春运车辆临时检验合格证和客运车辆春运准驾证)不全者不得参运;按照“不漏一人,不缺一课”原则,组织本辖区的客运车主及驾驶人接受春运交通安全教育培训等。

那么,各客运公司的准备情况又是如何呢?以长沙市龙骧集团为例,据总经理刘星言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为确保春运期间的行车安全,公司从保障司机睡眠时间出发,规定“里程在600公里以上的路线须由2名驾驶员跟车,每400公里须定点安排休息”,严防“疲劳驾驶”导致安全事故发生。

刘星言介绍说,龙骧公司在25条日常线路的基础上,现已开通节后发往武汉、西安、石家庄、北京、广州、东莞、深圳等方向的加班班线,长沙市内各汽车票代售点和各旅游咨询集散服务点将提前预售车票。旅客还可通过电话(0731-8208011183298900)和网络支付预订车票。

 

■航空篇

春运 跑春运 我的爸妈跑春运

李孝辉一家三口


唯一的一次全家出游,还得女儿“牺牲”功课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刘洋实习生周西

“零下18度,冷得很啊!”1月27日,李孝辉从吉林长春给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发来微信。在春运的第二天,他开始了自己今年春运的“第一飞”。

李孝辉是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飞行部书记,截止到今年,他的“驾龄”已经进入第21个年头。

让老师不可思议的“请假条”

对年方十一的李心言而言,“常常见不到爸爸”已成为一种习惯。

2011年,当时读小学5年级的李心言向老师递上了一张请假条,希望“请假5天,和爸爸妈妈一起去台湾旅游”。因见惯了家长们对于孩子课业的高度紧张,老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怎么会有这样的家长啊!就不能选在周末或者假期带孩子出去玩么?!

最终,李孝辉向老师道出苦衷:这是部门举办的一次活动,考虑到自己平时陪孩子的机会太少,更从没带她出门玩过,无奈之下才做出这一决定。

那次,李心言和父母一起外出玩了6天。印象中,这是从小到大她和爸爸连续待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一次。

 

“飞到哪,就在哪过年”

春运 跑春运 我的爸妈跑春运

李孝辉在工作中


春运,被李孝辉戏称为“春节运动会”,因为“连轴加班,对体力考验特别大”。

今年春运,南航湖南分公司增开了400多趟航班,“最早的一班在凌晨5点,这意味着驾驶员得3点钟就起床准备,以进入工作状态。”春运期间,李孝辉平均每天飞四趟航班,运送1000多人平安回家。但在他自己的印象里,几乎就没有过大年三十与家人一起团年的记忆。

2008年春运恰逢冰灾,李孝辉在执行一趟飞行任务时因长沙黄花机场遇天气状况关闭,只能迫降广州。“在那边心急火燎地一直等到第五天晚上9点多,才接到公司紧急电话,命我马上准备飞回长沙。”当时滞留机场等待飞往长沙的旅客有数千人,很多人都已经在机场等候3天甚至更长时间了。等到飞机稳稳降落长沙时已是次日凌晨5点多,听到客舱里传来雷鸣般的掌声,“想到又把好几百人送回了家,那一刻,我也难得地激动了!”可好不容易才到家,李孝辉自己却没法多做停留,次日又得出门执行任务。

2011年除夕夜,李孝辉是在广州度过的,今年却还未知。“也许广州也许北京,也许别的什么城市。我和机组成员一起,飞机停留在哪就在哪过年……”每当这个时候,李孝辉除了对支持他的家人报以感激,“也多少有点心酸”。

 

用2天让女儿感受7天的爱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王珏

春运 跑春运 我的爸妈跑春运

“标准的帅哥+美女”组合

1月28日,凌晨5时,临出门前周骏习惯性地来到婴儿房。因怕开灯会惊扰到女儿的睡眠,他只能借助手机屏幕的微光,恋恋不舍地看着女儿朵朵“睡得安静舒适,呼吸均匀”。

这天,周骏要飞四段航线,分别是上午的长沙往返杭州和晚上的长沙往返上海,“回到家时女儿肯定又已经睡了。”

春运,最怕空中“堵车”

作为南航湖南分公司最年轻的机长教员,8年的执飞经历让周骏体会最深的是安全压力。“每次起飞前总要反复检查,在我看来,如果有百分之一出现故障的机率,就等于百分之百的机率。”尤其是春运期间,“平时有可能坐不满的机舱,这时会趟趟爆满;平时一天只用飞6段的飞机,这时会增加到8段——这些都对飞行安全提出了更高要求。”据周骏介绍,他通常会根据旅客人数多少相应调整起飞前的准备工作。“最怕就是遇到空中‘堵车’。”有年春运期间,北京大雪,首都机场严格控制飞行流量,机上乘客在等待好几个小时后开始不耐。为安抚乘客情绪,周骏破例亲自广播说明情况。“大伙归家心切,我能理解他们的抱怨。特殊情况下,由机长作解释会比乘务员更有效。”

 

春运 跑春运 我的爸妈跑春运

“双飞家庭”的除夕夜

从2012年春运开始,周骏心里多了份牵挂,那就是他与空姐许丹的爱情结晶。

飞行员与乘务员组成的家庭是典型的“双飞家庭”,常常是周骏刚落地,许丹却要飞走了,这种聚少离多的生活方式,自妻子怀孕后让周骏的内心充满更多愧疚。

2012年1月22日,农历大年三十,周骏有长沙飞大连的任务。除夕之夜的大连万家灯火,周骏驾机缓缓滑行降落时,可以看见整座城市烟花齐放,被渲染成红彤彤的一片。机舱里一片欢腾,周骏并不敢有丝毫放松。等到飞机终于停稳,他才松了口气,笑着对副驾驶说“新年快乐”,内心却“开心又复杂”,这是因为“旅客们下飞机就能见到家人,我却不能陪着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守岁……多少有些遗憾吧。”

与机组人员做好机舱清理工作后,周骏才拨通了怀孕7个月的妻子的电话,互祝“新年快乐”。最后,周骏还执意让妻子把电话贴近肚皮,和未出世的宝宝说了几句,“我向宝宝道歉,希望他(她)能原谅我”。

现在,女儿朵朵已经10个月大,一周仅有约2天时间陪孩子的周骏自称“只能追求爱的浓度”。有工作的日子里,妻子会通过微信发宝宝的照片和声音给他,让他不在身边也能掌握孩子每天成长的变化。

据预测,长沙机场今年春运期间的旅客吞吐量将达170万人次,高峰日客流和运输起降将分别达到50000人次和400架次。据相关负责人介绍,根据往年的客流规律以及今年雾霾严重的天气特点,机场方面已对通信导航、场道灯光、消防医救、旅客运输等方面的设备设施进行全面检查,确保处于良好工作状态。

湖南作为劳务输出大省,往返长沙的航线历来是航空公司春运加班的重点。据悉,今年春运期间,南航长沙地区预计增班426班,主要集中在长沙往返广州、上海、深圳和重庆等方向。深航增加的班次则主要集中在长沙至深圳、广州和兰州等返乡客源集中地。

班次的增加,无疑将造成飞行员工作强度增加。但请广大乘客放心,记者了解到,按照飞行手册要求,在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状态下,飞行员每天的飞行时间不会超过8小时。另据南航湖南分公司飞行部书记李孝辉介绍,今年,该部执行春运任务的飞行员有180多人,“每年春节前夕,公司都会邀请飞行员家属参加团拜会,感谢她们的支持与付出——我们坚信,为飞行员解决好后顾之忧,有助于他们把全部精力投入到飞行中。”

 


  春运 跑春运 我的爸妈跑春运 凤网/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