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人流率高居世界首位 频繁流产背后隐忧不断

2013-01-15 阅读数 510212

人流 人工流产 流产

作为侵入式手术,人流手术不管被宣称如何“安全”、“无痛”,仍不可避免地会对女性子宫造成一定伤害。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王珏 陈泱 通讯员 梁辉 郭丹

 “人流高发,有可能导致中华民族人口素质的降低。”在日前召开的长沙市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上,政协委员、湖南中医药大学教授丁青提出的这一观点颇受瞩目。

提到人流,相信在各医疗机构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下,没有人会感到陌生,就连几岁孩童也能奶声奶气地跟随电视广告念出“轻轻松松三分钟”、“即来即走,无痛安全”……

这种现象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方面是人流手术的市场很大;另一方面则是相关行业缺乏有力监管。

以上推测不是没有依据的:

2010年的一项调研结果表明,全球每年发生4000-6000万例人工流产,其中65%为20-29岁的未婚女性。

据国家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科学技术研究所发布的数据,我国每年的人工流产人次多达1300万,位居世界第一,其中25岁以下妇女占一半以上,以大学生为高发人群。

在湖南,仅省妇幼保健院一家每月接诊的人流病例就达800例左右,其中20-30岁左右的女性最多,最年轻者只有12岁。……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人觉得人流并未对身体造成眼前可见的巨大伤害,再说别人也不一定能知道,所以没那么可怕。那么,丁青委员的呼吁是否言过其实?不妨看看湖南各大医院妇产科专业人士以及社会学家们怎么说。

妇产科里上演“不能说的秘密”

与由周杰伦执导并主演的电影《不能说的秘密》的浪漫唯美不同,发生在医院妇产科里的“不能说的秘密”,往往充斥着悔恨与愧疚,甚至猜忌与愤懑。

询问孕产史,遭遇患者“躲猫猫”

病史是医生接诊患者时一定会问到的内容,本着对自身生命安全负责的态度,患者应该据实相告,以帮助医生更好地判断病情。然而凡事都有例外,在妇产科里,这种“例外”发生的频率尤其高。

“有没有做过人工流产?”“做过几次?”……令湖南省人民医院产科副主任医师尤胜感到无奈的是,自己依照惯例询问孕产史时,经常遭遇患者有意识的“躲猫猫”。

尤胜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一般情况下,产科医生都会询问患者的现病史、既往史和孕产史。现病史指怀孕的历史,包括平时月经情况、孕前最后一次月经情况、早孕反应和确诊怀孕的途径,孕期是否有头昏头痛、阴道流血、胎动异常等情况;既往史包括是否有传染病史、传染病接触史、药物过敏史、外伤史、输血史、手术经历等;孕产史则包括性生活史、人流史、怀孕次数和生产次数等。

“其中,医生最关注的是孕产史。”尤胜介绍说,这是因为如果患者孕产次数较多,就需要考虑其有没有不良妊娠;如果流产次数过多,就需要考虑胎盘位置,会否发生胎盘与子宫壁粘连的情况……总之,妊娠次数越多,孕妇所经历的隐蔽风险就越大,新生儿可能面临的风险也越多。

可这么重要的信息,却常常被患者守口如瓶。尤胜在二十多年的产科临床工作中,看到过太多类似场景:有的患者在丈夫和公婆面前一口咬定系初次怀孕,之后却偷偷折回来向医生坦承曾做过人流手术;有的患者直到躺上了产床,经医生“点破”后才肯承认曾有过人流经历;还有极少数患者都已经面临一定的生命危险了,还死咬着不肯松口……“能够想像,这些患者是为维护家庭和谐才刻意隐瞒过往的,出于职业操守,我们也会尊重其个人隐私——除非患者的情况恶化到需要家属参与到治疗决策中来。”

产妇隐瞒人流史,产后不得不清宫

对于患者刻意隐瞒孕产史尤其是人流经历,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产一科主任医师张笃华也早已习以为常,甚至总结出了工作经验:遇见存疑的患者,会故意将其家属支开,私下单独询问;对于“口风”特别紧的患者,等进到手术室,待其对周围环境放心后,再最后确认一次……

但也有让医生们完全没辙,已经对自己身体造成了损害却还在“嘴硬”的患者。张笃华近日就遇上了一例。

据张笃华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回忆:“我曾多次问过那名产妇是否曾做过流产手术——直到她进产房前还问过一次,得到的回复都是否定的。没想到,在她平产后,胎盘残留在子宫里并由粘连引起了植入,必须再次动手术将胎盘取出来。”

根据患者的情况,张笃华猜她应该是有过人流经历的,“因为绝大多数人流手术都有宫腔操作,很可能在女性今后生产时引起前置胎盘、胎盘粘连和胎盘植入等危险情况。如果产妇提前告诉我们,我们就能提前做好一些准备,比如在高危妊娠孕妇(流产次数大于等于2次以上者,即为高危妊娠孕妇——编者注)分娩时备好充足的血浆,以应对可能出现的大出血等等”。

直到与患者夫妻俩讨论清除胎盘的治疗方案时,张笃华又追问了一次,但产妇依然咬定从未做过人流。“奇怪的是,初步定下治疗方案后,那名丈夫突然支开妻子,说要和我单独沟通细节——在只剩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他坦白说自己的妻子曾经打过胎。”

虽然“妻子由丈夫代为承认人流史”的情况太少见了,但“男子‘不堪回首’的表情让人不忍探究其中原委”。尽管这名患者最终还是接受了清宫手术,但张笃华在彻底了解其过往孕产史后的及时调整治疗方案,为她成功规避了有可能发生的手术风险。

为保患者隐私,病历上做“暗号”

据《长江商报》报道,女性患者在妇产科就诊时难免被询问隐私问题,而且被“记录在案”。如今,为保守好患者的秘密,有医师想到在病历上做“暗号”。

因结婚多年都未能怀上孩子,33岁的小王日前专程赶到武汉市妇幼保健院求医。“有没有做过人工流产?”面对妇产科主任王丹瑞的询问,小王答得很干脆:“没有。”

然而,在对小王做妇检时,王丹瑞发现其宫颈、阴道较松弛且有炎症,怀疑此前曾做过2-3次人流。经她再三做思想工作,小王才承认婚前的确做过人流,但丈夫一直不知情,希望能帮忙隐瞒。最终,王丹瑞没有将小王的情况写入病历,而是在本子上悄悄地做了个“暗号”。

像小王这样矢口否认过往人流史的患者不在少数,但有经验的医生往往能轻易将其“看穿”。如何既保全患者隐私,又能在其复诊时一眼识别呢?王丹瑞想出了一个办法——在病历上做“暗号”。但此举也非万全,王丹瑞担心的是,患者门诊时会遇到不同医生,而“暗号”却不是每个医生都通识的,这就难免对下一个医生的诊断造成困扰。

 

“有人已经流产8次了,甚至还有15次的”

生育是绝大多数女性的人生必修课,但有些时候,主角甚至还没来得及步入婚姻的殿堂,“孕气”却来得太早太急,就不那么受欢迎了。

2010年的一项调研数据显示,全球怀孕女性中有38%为意外怀孕,其中22%的人会采取人工流产。全球每年发生4000至6000万例人工流产,其中65%为20至29岁的未婚女性。人工流产后有18.92%的患者出现月经异常、附件炎、宫腔粘连等远期并发症;10%的患者出现术后感染、大出血等近期并发症。

而中国广播网2012年10月4日报道称,据国家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科学技术研究所发布的数据,我国每年的人工流产人次多达1300万,已位居世界第一,其中25岁以下妇女占一半以上,也就是600多万,这其中又以女大学生为高发人群。

那么,湖南的情况如何呢?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据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流产后关爱中心护士长陈湘华介绍,该院每月约接诊800例人流病例,其中20至30岁左右的女性最多,最年轻者只有12岁。

从医20年,湖南省人民医院妇科副主任医师郑小青眼看着未婚女性做人流的比例逐步攀升,“就我院接诊的病例而言,前几年,未婚女性所占比例约为30%,2012年估计达到了40%左右”。

而长沙市妇幼保健院妇女健康中心护士长魏静透露,2011年在该院接受人流手术的女性中,未婚者占73%,未有过生育者占78%。

湖南中医药大学教授丁青掌握的数据为:在常德市第一中医院,从2012年1月到11月,未婚人流达1500多例;“在一些私立医院,这个数据更高。”长沙市丽人妇产医院仅2012年2-4月间,就有1000多名未婚女性接受了人流手术,“有人已经是第8次了,甚至还有15次的,真是骇人听闻!”

“轻轻松松3分钟”背后的人口素质之忧

科技的进步,让人流手术过程中的痛楚越来越小,在“轻轻松松三分钟”、“梦幻人流”等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下,女性初次人流的年龄与人流次数都被大大推进——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从湖南各大医院妇产科了解到的案例与数据无不印证了这点。

在记者对有过人流史的女性的调查采访中,不乏这样的侥幸心理:手术似乎并未对身体造成眼前可见的巨大伤害,况且只要自己不说,别人就不会知道……这种心理,在越年轻的群体中越表现强烈。然而事实果真如她们所想吗?

不孕不育症有40%是人流造成的

根据中国人口协会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目前,我国不孕不育患者已超过4000万,占育龄人口的12.5%。而二十多年前,这一比例仅为3%。快速增长的不孕不育患者中,以25-30岁的群体居多,这个数字意味着,我国平均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被不孕不育困扰。

“年轻时不好好珍惜自己的‘孕气’,到了一定的年龄后,再来花大代价求得‘孕气’光顾,这真是一种悲哀。”采访中,记者不止一次听到有妇产科专业人士发出类似感慨。对此,湖南中医药大学教授丁青了解到的数据是:“我国的不孕不育症患者中,40%左右是因为人流造成的。”

长沙市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蔡敏分析原因认为,不管流产次数多少,只要做过宫腔操作就会对人体产生影响。人为地中止妊娠后,内分泌水平会急剧下降,缺乏适应过程对于人体是一种潜在的隐性打击。如若频繁人流,机体所遭受的双重打击会逐渐使各方面功能减退,出现早衰,致使生殖道病毒感染及性传播疾病,如输卵管炎、子宫内膜炎、宫腔粘连等并发症都可能导致不孕。

 

“贫瘠的土壤难以孕育出优质果实”

“怀上”是第一步,按照现代人对于后代越来越高的期望值,“健康”只是最基本指标,最好还能“强壮”、“聪慧”、“漂亮”……可是,据丁青教授所言,“子宫是孕育胎儿的场所,也就是宝宝成长的土壤。种子再优秀,如果土壤不肥沃,孕育出来的果实质量也会打折扣。例如人流手术做得多,对胎盘着床、胚胎发育就都会有影响。”

“土壤说”得到了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流产后关爱中心护士长陈湘华的响应:“做人流,最直接受害的是子宫内膜,每经历一次人流手术,子宫内膜就会损伤一次。根据二十多年的临床经验,我们发现子宫就像土壤,胚胎就如同种子——土壤越肥沃,种子就能萌发得越茁壮。而做过两三次人流后,子宫这块土壤就贫瘠了,能提供给新生儿的营养大大减少。”

湖南省人民医院产科副主任医师尤胜进一步解释说,女性子宫内膜分为功能层和基底层,对子宫而言,人流手术是一次来自外界的侵入式手术,即使是目前比较先进的可视人流,也都要求把孕囊和内膜吸掉。做人流的次数越多,子宫基底层的受损情况就越严重,今后生产时发生流产的风险就越大,发生前置胎盘和并发症的机率也越高。

“前置胎盘的风险很大,到妊娠晚期,它会随着子宫不自主地收缩,易与子宫壁剥脱出血,造成产前出血。反复的产前出血不仅会对产妇造成风险,对新生儿更是危害极大。最常见的就是新生儿早产,早产儿往往器官发育不成熟,大脑、心脏、肝脏、肺、肠道等器官都有可能出现并发症,直接造成出生质量下降。即便非早产儿,也可能因为在宫内缺血、缺氧,产后出现抵抗力差、感染、心脑病甚至脑瘫的情况。”尤胜表示。

“生产时的胎盘早剥、胎盘植入、胎盘粘连等情况也往往是既往人流经历造成的,初次怀孕即生产的女性就很少会出现上述情况。”湖南省人民医院妇科副主任医师郑小青补充,“宝宝在妈妈腹中时是通过脐带来吸收营养的,如果发生胎盘早剥,脐带就无法继续供血供氧。这有可能影响新生儿大脑发育,最严重的后果是导致胎死腹中。”

提高国民素质,把初次怀孕留给婚姻

“人口素质主要包括文化素质、身体素质、思想道德素质三个方面。近年来,人流手术总体数量大、人群年轻化、重复流产比例大、并发症严重等特点,对国民身体素质的影响已经显而易见,对于下一代的潜在影响却还亟待关注。”因此,在长沙市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上,政协委员丁青在题为《关于人流引发的女性身体健康问题的思考》的提案中,发出了“提高国民身体素质,从降低人流率开始”的呼吁。

“现在到某些医院做人流手术太简单了,也没什么门槛,未成年的小姑娘都能一个人在手术单上签字。”丁青认为,国家应制定相关政策或法规来规范医院实施人流手术的程序,如须由法定监护人陪同并签字。同时,要禁止误导性宣传,加强对人流广告的规范和监管。

在社会层面上,丁青提出应当加强科学妊娠的宣传与教育,如鼓励育龄妇女定期体检;多在学校、工厂、居民区等场所开展相关知识的宣传;重视流产妇女的健康教育和咨询,降低流产并发症对女性的伤害等。

“在性越来越开放的年代,我们应倡导‘把初孕留给婚姻’。”丁青说,现在的孩子性成熟比上辈人要早得多,故性教育不可再遮遮掩掩,应通过家庭、课堂、社会三方配合,将性教育渗透到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提高他们的道德观念和性知识,以帮助广大青少年顺利度过青春期。

对于这一观点,著名女性问题研究专家、湖南商学院女性研究中心主任骆晓戈表示赞同。

“不论出生前还是出生后,孩子的成长都需要一个良好环境。女性有责任保护好子宫,保护好孩子的第一个家。”骆晓戈认为,因为自身的欲望,或是因为性知识的贫乏而频繁人流,是对后代的极度不负责任。

“充斥于媒体的人流广告也在误导公众。”骆晓戈说,无痛人流即便痛楚大大减轻,对女性身体的伤害却没有被消除,正因为感受不到痛苦,人们就更容易忽略人流背后的危害,“这对于思想还不够成熟的青少年更是一种毒害。从大局考虑,对人流机构与人流广告的监管刻不容缓。”

  人流 人工流产 流产 凤网/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