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亲不成 婆婆向准儿媳6岁弟弟泼硫酸(图)

2011-10-13 阅读数 345145    赞 3

泼硫酸 婆媳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特约记者  李孟春

近日,湖南省平江县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故意伤害案,被告人李长莲用硫酸泼向年仅6岁的受害者邓飞鸿,导致其被大面积烧伤致容貌毁损,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11年。

让人意外的是,46岁的被告人李长莲竟是受害者邓飞鸿姐姐的准婆婆。自己的准婆婆为何要对亲弟弟下此毒手?

案发后,两家势如水火,邓明珠和男友陈卫国的爱情该何去何从?

国庆期间,记者转战湘粤两地,采访了当事人邓明珠和陈卫国及双方家人,在还原本案始末的同时,也见证了一对患难“80后”情侣在案发后,是怎样用真情融化坚冰,化解两家仇恨,让亲情和爱情完美回归的。

父母棒打鸳鸯,揭隐私遭准亲家报复

2009年8月2日,从广东东莞开往湖南平江的长途大巴上,邓明珠和男友陈卫国的心情都很忐忑——父母之前不同意他们的婚事,而恰巧邓明珠又怀孕了,老人是否会看在腹中宝宝的份上让步呢?

1989年1月,邓明珠出生在湖南平江福寿山镇,爸爸邓有金和妈妈许桂秋一直在外打工谋生,直至2004年弟弟邓飞鸿出生。为了减轻家庭负担,邓明珠初中毕业后即远赴广东东莞,跟表姐一起进入一家电子工厂,开始了她的打工生涯。

在2008年6月的一次老乡聚会上,邓明珠认识了陈卫国,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2009年春节,邓明珠和陈卫国一起回到平江,将恋情告诉了各自的父母。出人意料的是,无论怎么劝说,父母也不同意女儿嫁到陈家。

原来,许桂秋对陈家的事相当熟悉。陈卫国的父亲陈端军(化名)和母亲李长莲,一个性格暴戾,一个性格偏激。原本陈卫国还有一个妹妹,却在陈端军的一次“家暴”后,母亲一气之下,带着一双儿女服下了高浓度的农药。因发现及时,李长莲和陈卫国被抢救过来了,年仅一岁的妹妹却夭折了。为此,李长莲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后因表现良好而减刑,于2002年释放。

女方家长的态度,让李长莲坐立不安。为缓解误会,她第一次来到邓家时,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还将所带的200元进门礼,说成是邓明珠托她捎来的。被邓有金夫妇拆穿后,两家的矛盾开始激化。李长莲不甘,便请人到邓家去说媒,却被拒绝了。

父母虽然反对,邓明珠还是与陈卫国行了夫妻之礼,并怀上了宝宝。

这次回家,本想用此事说服父母,然而,邓有金夫妇恼羞成怒,非要拉着女儿到医院把孩子处理掉。在父母苦苦相逼下,邓明珠只好答应了。

得知准儿媳腹中的胎儿没有了,李长莲气极了,并决定报复。她两次携带汽油到邓家,企图烧毁邓家房屋,都被周边居民发现及时制止。眼看着两家矛盾越来越剧烈,邓明珠和陈卫国只能先后返回广东,但两人并未放弃感情,仍旧偷偷来往。

2010年4月,邓有金夫妇见电视中播放的一对情侣难舍难分,心又软了下来,并主动去了一趟陈家,刚好李长莲不在家。她固执地认为,趁她不在家时谈婚事,就是瞧不起她,报复的念头又冒了出来。

今年2月1日,春节前一天下午5时,许桂秋不在家,她6岁的儿子小飞鸿正在院子里玩耍,李长莲打开硫酸瓶盖,冲上去,将硫酸泼向了小飞鸿的头部……

在爱与恨中挣扎,80后情侣选择一起担当

听到儿子凄厉的哭喊声,许桂秋急忙奔出,只见儿子小飞鸿正在地上打滚,双手捂着脸大哭。走近一看,小飞鸿脸上有大量白色泡沫,小飞鸿哭着说:“是长莲阿姨泼了什么东西,好烫!”

一听说是李长莲所为,许桂秋心头一紧,立即拨打了120和110,并联系丈夫将孩子送往医院。经检查,小飞鸿是被硫酸所伤,伤势严重。陈卫国事发后得到消息,赶忙劝说母亲自首。尽管母亲已经自首了,但陈卫国的心依然无法平静,他不敢再面对女友。

一星期后,邓明珠才知道弟弟住院了。

当邓明珠赶到医院,看到弟弟后,昏了过去。小飞鸿全身缠着绷带,四处渗出血迹。邓明珠醒来知晓来龙去脉后,她将对“准婆婆”的愤怒都记在了男友身上。

陈卫国一方面很内疚,一方面也很无奈,纠结一阵后,他回到了广东。第二天,为减轻罪恶感,陈卫国往邓有金的银行卡上汇去了2000元。然而,这一举动并不能安抚女友家人的心。许桂秋告诉女儿:“我们两家势不两立,如果你再一意孤行,我们就断绝母女关系……”母亲的话让邓明珠陷入了两难。

最终,邓明珠当着父母的面,拨通了陈卫国的电话:“我们分手吧,以后我们之间只有仇恨,不再有爱。”陈卫国沉默了。

 

2月底,在医院陪护了弟弟半个月后,邓明珠回到了广东。她想从两人的租房中拿走衣物,然而,两人甜蜜的往事又让她难以割舍。尤其,当她看到屋内四处散落的方便面纸箱和水桶内泡着的衣服,以及消瘦了一圈的陈卫国连鞋也未脱,横倒在床上的样子,邓明珠心痛了。

这时,陈卫国惊醒了,当他看到眼前提着行李准备离去的邓明珠,他冲了过去,抱着邓明珠哭着说:“我们不要分开好吗?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来代替母亲赎罪……”

邓明珠妥协了:“让我们一起去为弟弟赎罪,一起担当这份责任吧!”

真爱融化坚冰,亲情与爱情完美回归

邓明珠留了下来,又回到了工厂上班。十来天后,邓明珠发现,陈卫国除了上班,还在建筑工地找了份扛水泥的活,这让邓明珠感动不已。

他们都只是流水线上的工人,对弟弟后期10万元的手术费无能为力。两人便向各自的公司和朋友发出了求助信,小飞鸿第一次手术得以顺利完成。

然而,3月初,母亲许桂秋突然出现在邓明珠的出租房内,拉着她就往外走。邓明珠跪倒在地,泣不成声:“请原谅女儿违背了您的意愿,但我们不能把对李阿姨的仇恨转嫁到陈卫国的身上。为了救弟弟,他也在尽力……”

陈卫国也跪在许桂秋跟前:“请阿姨成全我们!”无奈,许桂秋只得独自回到湖南。

4月底,小飞鸿要进行第三次整形手术,费用不低。为了消融两家的仇恨,陈卫国和邓明珠趁此机会回到老家。陈卫国找到父亲陈端军,请父亲与其一起上门请罪。翌日,陈端军带着借来的9000多元,以陈家的名义为小飞鸿支付了第一笔医药费。

为飞鸿巨大的医疗费用不顾面子的筹钱、为求得准岳父岳母的谅解向父亲苦苦争取,陈卫国所做的一切,都被邓有金和许桂秋看在眼里。此时,邓明珠也不失时机劝慰双亲,化解两家矛盾。一对儿女的真情行动,终于让长在两老心中的那块坚冰开始慢慢融化。陈端军的诚意和李长莲的悔过,也为他们赢得了邓家的宽恕——邓家决定不再追究责任,请求法院对李长莲从轻判决。

虽说肩扛巨额债务压力重大,但陈卫国的心却感到了一丝欣慰,爸妈的转变让他感觉到了家的温暖和亲情的博大。而邓明珠,不仅得到了父母如初的宠爱,父母还同意了她和陈卫国继续交往。这一刻,亲情与爱情同时得到了完美回归。家庭矛盾的化解让邓明珠和陈卫国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弟弟小飞鸿的治疗却丝毫没有让他们松懈下来的空隙。

8月末,由于移植的皮层没有韧性,小飞鸿的眼睛总是眯成一条缝,眼睛里面开始化脓。主治医师表示,需要再进行一次眼皮移植。小飞鸿已做了大大小小6次手术,花费将近20万元,家中已是债台高筑。闻讯,陈端军再次四处筹钱,为邓家送去了4000多元。陈卫国与邓明珠也连夜从广东赶回湖南。

为了给小飞鸿治病,陈卫国和邓明珠几乎借遍了所有亲戚朋友,即便如此,他们仍旧力不从心。无奈中,他们想到了新闻媒体。在广东、湖南两地媒体的帮助下,共为小飞鸿筹得4万多元爱心款。

截止发稿时,记者再次连线邓明珠,她说弟弟邓飞鸿已经住进了长沙湘雅医院住院部11楼13病室36号病床,近日将进行第9次植皮手术,需要医药费七八万元。而像这样的手术,后期还不知道需要做多少次。邓明珠表示,不管怎样,她和陈卫国都不会放弃。

  泼硫酸 婆媳 凤网/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