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抗疫日记丨妈妈对不起,无法尽孝的我下辈子还做您的儿媳

2021-08-15 阅读数 42965

logo口述:屈霜琪

整理: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通讯员 王源 田贵学

编者按:

今年33岁的屈霜琪是张家市中医院骨伤二科护士,张家界疫情爆发后,屈霜琪于8月1日主动出征至今。期间,屈霜琪病重的婆婆——72岁的邓满玉因宫颈癌晚期于8月14日凌晨1时33分逝世。正在谢家垭乡支援的屈霜琪,哭到不能自己。

将心情略略平复后,屈霜琪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倾诉了她的悲伤,以及在家人最需要她的时候却无法陪伴的内疚和痛苦。她说,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特别是在疫情面前,作为医务工作者,她没有退路,只能继续向前。惟愿张家界的疫情早日被驱散,她再去婆婆的坟前磕头,再好好安慰陪伴丈夫和孩子。

微信图片_20210815212116.jpg

(婆婆去世后,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屈霜琪不能赶回去尽孝,只能在朋友圈里寄托哀思。)

8月14日凌晨1:33时,我的婆婆过世了。当时,我还在乡下跟医院的同事们开展核酸检测。听到这一噩耗,我犹如晴天霹雳,扑通跪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凌晨2:27分,我将妈妈去世的消息和我对妈妈的思念在朋友圈发了出去,没有想到竟然有那么多人安慰我,让我节哀顺变。此时的我知道,忠孝不能两全,特别是在疫情面前,作为医务工作者,我没有退路,只有前进。

image.png

(屈霜琪奔赴社区、乡村采集核酸,有时到第二天凌晨5点半才结束。)


很多人问我,你婆婆生病这么严重,你为什么还主动参加此次疫情防控?我说,我是医务人员,我别无选择。还记得武汉发生疫情的时候,作为张家界市中医医院的一名医务人员,我主动请战,有幸被选进医院支援武汉预备队成员,ICU的老师们第一批先去了,后面疫情好转,我们预备队的成员就没有去成。

7月29日,张家界市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确诊,打破了张家界原有的宁静。情况紧急,医院向所有医务人员发出倡议书,我没有多想就主动报名参战。8月1日下午15:30,接到了护士长的电话让我马上赶到医院。还特别交代这次出去就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去,等忙完全部工作了还需要隔离14天后才能回,让我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

(屈霜琪正在做核酸检测采样。)

简单的收拾衣物,跟正在患病的婆婆说:“妈,我要去参加抗击疫情,暂时不能回家,您在家好好养病,多休息,有什么事及时告诉我。”我只看到婆婆朝我点点头,挥挥手。6岁的孩子听到很长时间见不到妈妈,一个劲地哭,抱住我的大腿久久不愿意松开。我也紧紧抱住孩子,眼泪禁不住地流了出来。“妈妈会早点回来的,你在家乖乖听奶奶的话,别乱跑。”

我顾不上那么多,扳开孩子那稚嫩的双手,再次亲吻了一下正在哭泣的孩子后,带着简单的行李飞奔去医院。当天20:00,我参加了城区第一轮检测,接着二轮、三轮时刻准备着,有时候半夜也会出任务。我从来没有这么累过,有时累的真是喘不过气来。特别是炎热的天气,配上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呼吸不畅、鼻梁疼痛、眼睛蒙雾,高强度、高频次的工作状态是对采样人员身体生理的挑战。湿透了衣衫,脸上、手上到处都是因为穿着防护服时间太久变了形,有时真不敢相信是我自己。但自己是医务工作者,为人民搞好服务是我的天职。为了群众的身体健康,再累再苦也值得。

(屈霜琪正在做核酸检测采样。)

记得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栗园小区进行核酸检测,从晚上11点半开始到第二天早上5点半结束。当时,已经是腰酸背痛。接着,又临时组队去支援乡下采集核酸任务。由于去谢家垭乡路上弯道太急,有的同事刚下车就不停呕吐,大家都特别心疼。当天21:30,我们来不及喘气紧接着开始双溪桥第一轮核酸检测,第二天凌晨一点结束,返回住的地方,洗漱完毕已经两点了。本来想给家人打电话问候一下的,但时间太晚了,也是一躺下就睡着了。

image.png

(脱下口罩后,抗疫医护屈霜琪脸上满是深深的勒痕。)

第二天早上7点开始,我们又被抽到筒车村开展第一轮、第二轮、第三轮核酸检测。每天只要有空闲,总免不了打电话问候一下婆婆的病情。8月14日凌晨1:33老公打来电话,说妈妈永远的离开了。我双腿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妈,您怎么就等不了我回来呢?您怎么就等不了呢?妈,去年7月,因为疫情您生病我没能照顾您,今年更因为疫情没能见上您最后一面。妈,您心心念念的儿媳妇和孙宝儿都没见到您怎么舍得走?妈,我知道您等了很久,很久……老公说,昨天21:42通视频之前您就快离开了,剩一口气被老公喊回来了,开口第一句话,您说:“霜琪我等不了你回来了。”老公打电话说您永远离开了。电话那边,老公哭得像个孩子,我就这样静静地听他哭了一分多钟。我除了静静地听着,不知道说些什么。恨不得马上到婆婆的面前,见她最后一面,也想抱抱哭得像孩子的老公。

我不曾想那个视频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也不曾想7月18日的那次见面竟成了最后一面。还说今年陪您一起过年的,我们家的新房您都还没住,您怎么舍得走?您一直心心念念的二宝还没来临,您怎么舍得走?  妈……妈,作为一名普通人,排除万难我都会守护在您的灵前,但疫情当前,作为医务工作者我没有退路,只有前进!妈,您安安心走吧,等疫情结束后我会带上雅各第一时间来看您!

天空下着雨,彷佛如同我的心情一样。但当我穿上白色的防护服,戴上护目镜的时候我好像忘却了一切的伤痛,耐心地给小朋友说:“张大嘴巴,让阿姨看看牙齿好不好?”2个小时过去了,带队院领导特别关心我,叫我把这一管采完就脱掉防护衣休息,看着后面排着长长的队伍,天空还下着小雨,有些还抱着孩子,我终究还是没有脱掉防护服。


编辑:唐天喜

审核:吴雯倩



logo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