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性侵到二奶 桑兰索赔案成闹剧过程回顾(图)

2011-09-22 阅读数 98299

桑兰 黄健 海明 桑兰索赔案

  当地时间6月30日晚桑兰在美国长岛住宅中。中新社发 孙宇挺 摄  

中新网9月22日电桑兰曾经的律师海明近日在微博中发布猛料,称桑兰亲口对他说其经纪人黄健在来美前用鞋打过她,并曾把她一人丢在家里不管,海明还透露:“桑兰又说如果黄健抛弃她,她就来美国投奔我,给我做‘二奶’,并多次反复跟我讲我太太如何坏她多么好。”

桑兰与海明,原本是一对雇主和律师、小妹与大哥的亲密关系,4月份联手在美国提起21亿美元的诉状,但在被告之一的美国保险公司和美国体操协会要求和解后,双方的关系骤然改变,从最初的互相指责到此前的形如“仇人”,再到如今的“关系暧昧”,可谓颇富戏剧性。

桑兰说当初诉状中关于性侵犯案并不是自己的本意,是律师海明误导才提起的,而海明日前则通过博客表态,桑兰之所以提起性侵犯案更多是为了拿到美国绿卡。

原本在美国起诉30多名被告,求偿21亿美元的桑兰,突然之间自己变成了被告。告她的人是她在纽约的代理律师海明。从诽谤到暴力威胁,从拖欠律师费到骚扰,桑兰眼下面对至少12项指控,每一项都被求偿25000美元,总计是30万美元。

桑兰与律师海明的这出闹剧,似乎愈演愈烈。

桑兰维权历程

2011年4月底,桑兰在美国起诉时代华纳、美国体操协会、TIG保险公司等多家公司和刘国生、谢晓红等个人,索赔18亿美元。

不久,桑兰又追加薛伟森、莫虎和多名网民为被告,索赔金额也上升到20亿美元。1998年桑兰在纽约友好运动会上摔伤,住在纽约华人刘国生和谢晓红夫妇家里养伤。薛伟森是他们的儿子。

5月20日,桑兰律师海明首先撤销了对时代华纳老板之一特德-特纳的起诉,理由是“特纳个人没有任何法律责任”。

6月27日,桑兰又撤销了对薛伟森的性侵民事起诉,原因是薛伟森不是美国人,美国联邦法庭没有司法管辖权。

6月28日,桑兰在美国的代理律师海明在纽约宣布,撤销对时代华纳的起诉。这一次撤诉的理由是,时代华纳公司除了给友好运动会捐了一些善款之外,对桑兰的受伤没有任何责任。这是桑兰案自4月28日起诉以来的第三次撤诉。

7月19日,桑兰在律师海明和经纪人黄健的陪同下,就曾遭到薛伟森性侵犯一事正式报案,并向检控官亲自提交口供,在历时4个多小时的笔录过程中,桑兰一直单独面对美方调查人员,除翻译外,另有6名警官和1名检控官参与取证。

8月10日,纽约检方表示,对于桑兰指控刘国生和薛伟森对她性侵的刑事报案不予立案。

 

律师海明突改口向桑兰索要代理费

桑兰律师海明自从8月10日在自己的博客上表态向桑兰追讨代理费用后,其与桑兰乃至桑兰男友黄健的关系也由过去的亲密战友到现在的“兵戎相见”,海明甚至在自己的博客中称,这个“妹妹”来美国偷录与他谈话的内容,“不是蛇蝎是什么?”这也意味着,曾经言必称桑兰为其妹妹的海明与桑兰及其男友黄健的关系全面恶化。

今年5月12日,桑兰诉讼案索赔巨额的18亿美元时,海明接受采访时曾信誓旦旦表示,愿义务帮她打官司。但就在本月10日,海明通过自己的博客突然表态,要求桑兰支付其律师代理费和法庭费等。从不要钱到现在不免费,其中一个诱因是,海明多次明确指责黄健背着海明找别的律师。

按照海明博客透露的信息,他之所以出尔反尔追讨律师费等是觉得被桑兰一伙人欺骗了,“我对残疾人的同情和爱心被人利用了。”海明在今天凌晨的博客中称,桑兰等人来了美国后竟然偷录和自己的谈话内容。海明甚至说,“我早前的博客把桑兰称颂为‘火焰鸟’,但是,我现在却认为她是中国人的奇耻大辱,她是一个极端自私自利,把钱和利看成上帝把人格品德看成垃圾的人。”

桑兰表态会如数付费给海明

目前黄健和海明之间的沟通需要通过海明的秘书进行,而近期沟通的内容也是围绕桑兰打官司欠下的高额律师费。海明表示,目前他向黄健索要1.5万美元的律师费,并要求黄健支付2000多美元的法庭费。“1.5万美元的律师费相当于我给他们打了5折,而且还有2000美元的法庭费是他们必须要支付的,按照美国的法律规定,这笔费用不能由律师垫付。”海明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律师有付出劳动得到报酬的权利。美国法律博士律师一般要花费30万美元,我的律师楼里全部是美国法学博士。律师的时间就是金钱,要付人工和各种花销的。亲兄妹,明算账,在美国中国都是一样。”

对于海明索要律师费的事情,桑兰也通过媒体表态,“我的律师要求在30天内支付15800美元的律师费,2580美元的其他费用,他一共为我打了72个小时的官司,每小时按照200多美元计算效率还是很高的,我会按照合同把钱给他的,而且一分不少,他按照合同拿钱这很正常,没有免费的午餐,之前我也从来没有说过免费让海明给我打官司,相反,如果他能赢下这个跨国官司,我会拿着一箱子的钱去感谢他的。”

 

桑兰称被海明误导海明说桑兰为绿卡

近日,海明在自己的博客中首先对于桑兰指责自己误导其打性侵犯官司给出自己的解释,“桑兰说我‘误导’她,其实是在指责我没有误导她,没能够给她出‘好主意’,让性侵案得以成功。她非常希望我能帮她。”海明说,性侵犯案如果成功了,最大的受益者将是桑兰,因为她想拿到绿卡,“如果性侵案成功了,她又拿赔偿金又拿绿卡,想想看,她还会怪我吗?现在没成功,她失望至极,恼羞成怒,就怪律师没帮她!大家不要认为她后悔报性侵案了,她后悔的是没人帮,使报案失败。”海明在博客中进一步强调,之所以桑兰提出性侵犯案的诉讼,是因为根据美国的法律,刑事案件的受害者是可以获得绿卡资格的。“桑兰知道这个法律,她已经不是什么美国需要的‘特殊人才’了,反而还可能成为美国纳税人的公共负担,这条‘特殊人才’绿卡路走不通。所以说桑兰有强烈的企图,希望性侵案能够成功立案,她将一举两得:既有赔偿金又得绿卡。对我没什么好处,我怎会去‘误导’她?”

海明还透露了另外一个信息,那就是桑兰想拿到美国绿卡的想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在博客中写到:“桑兰前任监护人刘国生夫妇认为桑兰想移民美国很正常,而桑兰和黄健想移民美国,在美国生美国公民小孩既不是隐私,也不是秘密。世人皆知。刘国生早在他2011年4月9日的博客里就公布了桑兰和黄健共同署名的一封email,里面他们清清楚楚地说了要在美国生美国公民和将来到美国生活的。”对于海明的这些说法,目前正在准备回国的桑兰与其男友黄健并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而是强调,目前桑兰案件依然在进行程序中,有关桑兰案件的一些说法很多是不实报道,并且准备寻找更合适的律师来代理。

桑兰经纪人黄健:会有律师接手案子

在桑兰又传出被“误导”的新言论后,桑兰的男友兼经纪人黄健说,“关于律师的问题,我不便表达意见,但是我相信一定会找到合适的律师接手桑兰的案子。”言下之意,这场官司桑兰还要继续打下去,此外,黄健还透露,过几天桑兰将带着医疗器械回北京。

 

黄健向法院提反诉请求

几天前,黄健发表声明要求桑兰代理律师海明“停止一切在网上针对桑兰的不实言论”。谈到近日的“内讧”,黄健表示,已经向法院提出反诉请求,“这种轻浮的、没有根据的、不实的控告给桑兰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干扰,并给桑兰的名誉带来了极大的损失。鉴于此,我们将根据美国法律进一步采取法律措施。”

黄健称,桑兰一方已向联邦法官答复不反对海明退出该案,“希望法官给些时间让我们寻找新的律师。”桑兰在微博上透露,准备近日返回北京。“我最近一直专心康复治疗,治疗师帮助我制定了6周的康复计划,明天我会去医院和医生、治疗师道别,很快我将回国。”桑兰并没有谈起她和海明间的争论,“由于我的诉讼仍然在法院程序当中,目前还不便做出任何回应,在适当的时候我会通过媒体还原事实。”

  桑兰 黄健 海明 桑兰索赔案 中国新闻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