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新华社记者还原12年前采访桑兰遭拒真相

2011-05-13 10:09:22 出处:扬子晚报 0人参与
桑兰当年受伤情景。近日来,桑兰状告美国的几家机构和个人,要求索赔天价18亿美元的跨国诉讼案,引发轩然大波。作为目击桑兰受伤、并在她逗留美国十个月期间一直在美国追踪报道的新华社记者杨明来说,有些话憋在……

桑兰当年受伤情景。

  近日来,桑兰状告美国的几家机构和个人,要求索赔天价18亿美元的跨国诉讼案,引发轩然大波。作为目击桑兰受伤、并在她逗留美国十个月期间一直在美国追踪报道的新华社记者杨明来说,有些话憋在心头,一直未说。上周日,杨明对桑兰和她的经纪人黄健进行了长达三个多小时的采访,澄清了不少多年的困惑,也了解到不少鲜为人知的信息。杨明也在博客中就此事件谈点个人的看法,原文如下:

  对于桑兰和她在美监护人之间的是非恩怨,本来我不想介入,因为,许多事并不知情,不想搅进诉讼官司的漩涡之中。而刘、谢作为监护人,到底在哪些方面需要承担责任,相信在桑兰方拿出证据后,美国法庭会做出比较公正的判决。

  没有得到法庭认可的充分证据之前,我对桑兰是否该起诉监护人无发言权,也不轻易判断,但对桑兰和经纪人指控对方在美期间限制桑兰接受国内媒体采访一事,我想讲一下自己的亲身经历。

  桑兰受伤时,我正好在美国

  桑兰受伤留美的10个月,我恰好在美国,报道桑兰是新华社交给我的重要任务。桑兰受伤后,立刻成为关注焦点,她的伤势治疗、衣食住行,甚至一举一动都牵动着13亿国人的心。当时,国内媒体主要依靠新华社驻美分社,而我这个分社唯一的体育记者就肩负起了采访桑兰的任务。

  大家可以调阅桑兰在美期间的报道,多数是我写的,篇幅不多,估计有50篇左右。大家可以看到,桑兰受伤和在医院期间,报道量占了一半,桑兰出院后,报道锐减,大家可能不知道,其中大多数稿件是根据美国报纸、电视、美国华文报纸登载的文章编译的,直接采访桑兰的只有可怜的两篇。也就是说,我在桑兰住进监护人谢晓虹家里后漫长的7个月时间内,即便削尖脑袋、想尽办法、甚至包括吵架和托关系,仅仅获得了见到桑兰的两次机会。不是我不敬业,而是事出有因,难见桑兰!

  监护人对国内媒体极不友善

  桑兰住进谢晓虹在纽约的豪宅后就泥牛入海无消息。我费尽心机从华文报纸记者处获得谢家电话,打通后,谢得知我是新华社记者,很不友善,问:“你怎么得到我私人电话的?”我解释,说国内读者很关心桑兰治疗和现状,希望能采访到她。对方一嘴回绝,说桑兰的状态不能接受采访。我想电话采访,依然不行。我有些急,问为何不能。谢说,我是监护人,这里是美国,不行就是不行。这是我家里电话,以后不要骚扰。

  第一次沟通的结局很令我吃惊。这个时任中国体操协会副主席的美籍华人到底担心什么?新华社不是不负责的小报,是中国的官方通讯社。美媒上隔三岔五地登桑兰的消息,她为何对国内媒体这个态度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了不把关系搞僵,我向分社领导和体育部领导汇报后,只能从《今日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美联社等媒体上登的桑兰报道翻译编辑、炒冷饭。

  很惭愧,现在找出我当年的那些报道,多数都是豆腐块,没办法,人家是合法监护人,桑兰住在她的私宅,总不能硬闯吧。国内读者要求增加对桑兰报道,社里部里也给我压力。不能第一手采访到桑兰,我很惭愧。

  赶我们走,却接受德国媒体采访

  记得桑兰回国前两个多月,我查到了谢在纽约的住址,决定硬闯!我借了社长的大林肯,带着摄影记者,上了路。我当时决心已下,这次不管你同不同意,我就硬闯了,最好你让狗咬我,把我赶出来。如果这种事情发生,虽然新华社稿子不能发,我可以以私人名义发到其他报纸上。

  几经周折,终于摸到地方。半山上一条小路通向一所让我们吃惊的豪宅。鼓足勇气我叩门,出来一个婆婆,是谢母,身后没狗。她警惕地问:“你们找谁?我不认识你们。”我说明来意,她说:“桑兰他们出去了,接受德国《明镜周刊》记者采访。”我问:“桑兰现在好吗?想家吗?”婆婆说:“她想什么家?回国能有这么好的条件吗?”

  富人怎么都这种腔调,我心里不悦。婆婆赶我们走,没有预约,谁同意你们来的,赶快走吧,这里是私人住宅、这里是美国。

  我俩走下山,在一个安谧的小湖边等。我想好了,死等。既然桑兰可以接受外国媒体采访,就没有理由拒绝我们,我们带着官方介绍信和新华社国际采访证。

  终于,桑兰他们回来了。见到我们,谢吃了一惊,然后就是十分无礼的斥责,这时,我看到另一辆车下来了几个老外记者,扛着摄像机,被刘、谢恭敬地迎进家。

  我急了,我这时真的急了、怒了!太过分了!你个美籍华人也太不把国内媒体(我们还是官方的)当回事了,凭什么不能采访!凭什么双重标准!我不理谢,对她丈夫严肃说:“如果你们真赶我们走,我们就把今天的一切写出来发回国。小张,拍照!”

  看到我们动真格的了,刘国生笑着解围,一场架才没打起来。这样,我们走进谢宅,采访到桑兰。然后,跟着桑兰和外国记者去了一个大商场。采访桑兰时,我感到有些困惑。桑兰见到我们,按理应该高兴,毕竟是国内亲人,但她很冷淡,问两句,说一句。我清晰记得当我问她“为何那样一个简单动作会失误时”,桑兰不高兴地说“哪里失误呀,有人干扰我。”我想继续问时,桑兰说:“你别问了。”

  就在本周日,我时隔12年后又一次采访桑兰时,问出当年我心头的疑惑。桑兰说:“谢晓虹多次嘱咐我,不要接受国内媒体采访,说他们总乱写,我们就接受美国主流媒体的采访。”

  原来如此!

  黄健认为谢就是怕桑兰把当时有人撤垫子的事情透露给国内媒体,这在客观上使桑兰失去了最佳起诉美国机构的时机。

  我对黄的话不敢苟同,不知这背后是否有什么隐情。但通过我采访桑兰的亲身经历,人们可以判断谢晓虹当年给国内媒体采访桑兰设施障碍是否合适。

  怕国内媒体乱写?谁乱写了,请拿出证据。今天这篇,如果有人说我乱写,我可举出证据和证人。那天采访后,作为新华社通稿,我无法将不快写出来,只写了篇《走近桑兰》,第一段隐晦地说“在桑兰受伤8个月后,今天经过不少曲折,终于见到桑兰!”,其他的委屈没提(该文网上可查);但我给体坛周报写了篇《难见桑兰》,其中讲述了“私闯谢宅”和婆婆的对话,但之前电话遭拒和门前吵架部分没敢写,怕影响大局(网上可查此稿)。

  昨天,由于《半岛晨报》透露了此事,我决定如实写出来。目的不是为了恶心监护人,而是想还原事实本来面目。据我了解,桑兰的监护人在桑兰治疗期间,不但拒绝了我一个人,几乎所有国内媒体都无法进入谢宅采访到桑兰。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