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微博呼吁解救乞讨儿童 引警方关注

2011-02-07 阅读数 471308

昨日下午,记者在同福中路拍到了这对来自河南的一老一少乞讨者。大人在回答记者问题的时候,十分含糊其辞。信息时报记者 冯今宁 摄

  警方昨日接到报警后赶到新市处理,据了解,该女子(左二)以及身边的女孩是否是母女关系有待调查。信息时报记者 朱元斌 摄

  昨天下午,在越秀公园地铁站B1出口附近,一位老太太带着一名残疾儿童乞讨。网友报警后,警方前往了解情况。信息时报记者 朱元斌 摄

  昨日,信息时报报道了网友微博发起“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之后,引起广泛关注。“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行动发起人告诉记者,截至昨天为止,已于全国的各个角落里寻得过千乞讨儿童,李连杰(微博)的“壹基金”也有意资助这项公益活动。发起网上“打拐”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表示,连日来网友积极响应,警方及时出警调查,这让他由衷赞赏。

被拐儿童父母微博看图寻儿

  虽然“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建博仅半月,但是却已声名大噪,不少失踪儿童的父母纷纷上博寻儿。随着该行动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不少失踪儿童的父母似乎也看到了一线希望,纷纷开博并加关注“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

  据该行动发起人之一“色色猴”透露,开博半月以来,已经有三个孩子的家长私信“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他们在转发的照片中似乎看到了自己失踪的孩子,希望通过微博获得更详尽的信息,以方便他们去解救孩子。这三名孩子由于目前还不能最后确认是否与父母对上了号,因此暂时还不能公开信息,等公安部门确认并解救成功后,他们将会对外公布。

  日前于建嵘在微博上提到壹基金秘书长杨鹏(微博)致电联系合作事宜。昨日记者询问是否已经开展合作时,于建嵘说,双方的合作还没有正式开始谈,另外还有不少基金跟他联系,本月12日将召开核心人员参加的会议进行商讨。但他说,与基金的合作将从建立数据库和志愿者培训方面展开。据介绍,“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正公开向全国网友征集意见,网友有何建议或愿意参与其中,可私信给@于建嵘和@色色猴。

 

  网友六到现场调查

  微博网友“GJ的微博”是“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活动的一位积极参与者,为了寻找微博上的一个儿童,“GJ的微博”已经根据网友提供的线索,专程从北京赶到广州。在广州的这两天里,“GJ的微博”已经六次到现场,每到一处都通过报警等方式,希望解救出每一个有可能被拐卖的儿童。

  白云新市:“母女三人”乞讨存疑

  “GJ的微博”昨天奔赴白云区新市,“因为昨天有网友在微博上留言说,新市比较多乞讨儿童,我已经答应网友说有时间一定过来”,记者随“GJ的微博”一起来到新市某超市附近,一名网友已经在这里等候,在这名网友的带领下,记者见到两个身穿绿色上衣的十来岁的女孩儿,一起在这里乞讨。“GJ的微博”在给了孩子零钱之后,问两个孩子妈妈在哪里,为什么不上学。看着这两个自称姐妹但长得一点都不像的小女孩儿,“GJ的微博”打电话报警。

  就在大家等候警察的时候,突然一名30多岁的妇女不知从哪里出现在两个孩子的身边。询问中,这名女子一直坚持称两个孩子是自己的,一个1998年出生,一个2000年出生,不过这名女子承认刚才孩子放在地上的称父亲生病需要救助的材料,是自己花200元买的,材料是假的。

  随后,记者又随“GJ的微博”以及另外两名网友一起来到新市派出所,出警的民警告诉记者,30多岁的女子来自贵州,她身上有身份证,至于三人是不是真的母女关系,正在调查之中。

  越秀公园:行乞孩子并非被拐

  昨天上午,在越秀公园旁边,一名脑袋大大的瘫痪孩子坐在一名老太太旁边乞讨,“GJ的微博”过去询问后,这名自称姓刘的孩子却不知道身边奶奶的名字,“GJ的微博”担心孩子有可能被拐来的,于是打110向警察求助,很快,警察来到现场。经过警察现场询问,孩子来自贵州,患脑积水,9个月大时被父母抛弃,奶奶舍不得,捡回来独自抚养,家中生活艰难,于是从贵州来广州行乞度日。

  另外,记者昨日获悉,天河南派出所警方表示,前天本报报道的一名女子带两名小孩在天河南一带乞讨已确认为母子关系,当晚已由警方送他们回到罗冲围的居住地。

  2000元月薪招聘专职人员

  据色色猴透露,“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自1月26日建博以来,粉丝和各地网友上传的乞讨照片都是成倍地增加。春节期间,微博的后台维护包括微博转发等处理工作仅由包括“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发起人的3名义工负责,随着上传给他们的微博数量日益增加,3个人已经明显感觉到吃不消。

  鉴于工作量不断增长,“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团队已决定年后正式招聘专职维护和后台操作人员。目前招聘信息已经通过网络向外散发,不少热心人士也以私信、邮件等各种方式与“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取得联系要求加入。“色色猴”告诉记者,他们只接受现居住北京生活的人报名,因为除了日常的后台操作,他们将会参与到“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团队各种活动的策划以及常规管理中,因此需要在北京工作,全职工作人员的薪酬初步定为2000元/月。

  网友已上传900多幅照片

  信息时报讯 (记者 蔡胜龙 何剑辉) 在微博上发起打拐的于建嵘教授昨日表示,热心网友已上传900多幅乞儿照片,但因系统不完善信息还不能全面上网。据透露,网友上传照片后,昨日有两名家长前往认领孩子,一名在四川,另一名在江西。如果孩子最终被确认身份无误,消息将在网上汇总公布。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的于建嵘教授昨日接受采访时说,他在微博上发起的这次打拐活动,不单单是为了制止拐卖儿童。对于每个乞讨的孩子,无论是被拐卖还是因家庭贫困原因所迫,最终问题都要得到解决。经过警方核实后,被拐卖的孩子要重新回到父母身边,人贩子要受到法律制裁;而那些贫困家庭乞讨的孩子,可以申请民政部门救济,回到学校读书。家长让14岁以下的孩子外出乞讨,明显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应当制止。

  解救乞讨儿童广东站

  QQ群号 87099502

  信息时报组建“解救乞讨儿童广东站”,以呼应于建嵘教授发起的“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行动,旨在借助社会爱心人士、热心人士、善心人士之力,借助警方之力,给被拐儿童一个获救的机会。(记者 刘丰果 幸琦昕 何剑辉 蔡胜龙)

相关推荐

  • 新浪微博27日起测试新功能,当某一账号被博主删除评论并拉黑后,该账号将在“全站范围”内被停用评论功能3天。
  •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办、人民日报社承办的媒体法人微博知名账号负责人茶话会今天在人民日报社举行,来自27家媒体的61位媒体法人微博代表就微博运营实践进行交流,探讨进一步办好媒体微博的方法和路径
  • 年轻的钢琴调律师张卫(化名)与已分手的初恋女友曾慧因发生经济纠纷,两人反目成仇闹上法庭,官司虽最终调解结案,但恋人终成仇人。谁料一年多后,曾慧的哥哥曾军做出了一件让家人瞠目结舌的事——将北京的酒楼转让掉,筹资百万与仇家张卫抱团创业。经过5个月艰苦打拼,到今年5月,两人合伙的琴行及钢琴厂相继开业,钢琴培训班也已开班授课,生意红火,前景喜人。
  • 我们在玩QQ和微信时,总是发现“附近的人”中,出现了“医生”。如果你恰好要问诊,这些“医生”的建议,你信不信?“专科主任坐诊”、“检查免费”等一系列宣传广告究竟是真是假?5月12日——15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走访长沙市内四大医院“新战场”,展开了一次深入调查。
  • 如今,是微博“鉴客”们正当红的时候——以编段子的手法点评素人长相的“留几手”、以科学理性的姿态给歌手们评分的“梁欢”、用“毒舌”毫不留情地将女明星的穿着批得体无完肤的“gogoboi”,每天在网上“骂人”。没想到想他们不但骂红了自己,骂出了门道,还骂出了商机。这群微博“鉴客”们,到底是如何吸引了粉丝,又怎么成了商家的宠儿?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走近这群“鉴客”,揭开他们的发财经……
  • “微博成为网络谣言重灾区。”2012年12月,两份公布时间相近的关于网络谣言的调查报告,得出了同一个关于网络谣言发展新态势的结论。
  • 这是一股来自网络的暖流——“最美女教师”张丽莉的病情牵动千百万网民持续关注、成为连日来微博上的最热点,爱心卡片和捐助源源不断地涌入医院;这是一次源于网络的爱心联动——张丽莉和千千万万令人感动的“小人物”,激起网民内心最真挚、淳朴的善良,自发地将爱传递。
  • 多达数亿的网民和微博用户,论坛、博客、微博、QQ等网络平台日益普及,这是一个“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公民的表达权、参与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和张扬,强大的网络舆论能量随时可能喷薄而出。这是一把双刃剑,既能进行有效舆论监督、反映社情民意;也能使谣言传播之快甚于超级病毒,社会危害之大猛于传染性疫病。从这个意义上讲,抵制网络谣言,人人有责
  • 近期,有个别网民在互联网上特别是微博中编造、传播所谓“军车进京、北京出事”等谣言,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北京市公安机关迅速展开调查,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对在网上编造谣言的李某、唐某等6人依法予以拘留,对在网上传播相关谣言的其他人员进行了教育训诫
  • 北京市四部门制定的《北京市微博客发展管理若干规定》12月16日向社会发布,17日是实施的第一天。新浪股票先跌后扬,上涨2.25美元,涨幅为 4.26%,总裁曹国伟笑了:贯彻管理规定更有信心了。业内人士说,这是资本市场对北京规定的认可。网友普遍反应理性,认为实名制后,微博的未来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