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送异地 被逼坐台

2010-05-19 阅读数 284507

小伙刘新树被人打伤花去1万多元医药费,打手胡某却躲了起来。一天他和朋友周民遇到了打手的妹妹胡小美,就把她带到酒店要求替哥付钱,不然就让她去坐台直到还清医药费。小美被带到南京,在坐台女的监管下坐了一回台挣了100元,返回的路上她趁坐台女下车打电话向的哥求助,警惕的司机把车开到派出所救了她。近日,控制了胡小美5天的刘新树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南京检方批捕。

  逼她替哥哥赔医药费

  23岁的刘新树是河南人,去年夏天被胡某砍伤花了1万多元医药费,而胡某却躲了起来,让刘新树没机会报仇。去年秋天,刘新树和几个朋友逛街时,朋友被巡逻保安拦下查看身份证,他看着来气就纠集了一帮人打了保安,结果犯下寻衅滋事罪被判处缓刑。

  2010年3月21日晚,刘新树和哥们周民在一个迪吧喝酒,正巧胡某的妹妹胡小美带着表弟等人在迪吧玩,胡小美先看到刘新树怕惹出事来,让表弟赶紧离开,由表弟的女友陪着自己,心想打架是他们男人的事,总不会拿她们女孩来问罪吧。这时刘新树也看到了胡小美,于是和周民走到她跟前,胡小美硬着头皮端起酒杯敬酒,说替哥哥先赔个礼,遭到刘新树的拒绝。周民和胡小美以前是对恋人,不过周民脾气暴躁,曾经一巴掌将胡小美打倒在地,后来周民因为犯了点事,两人就不谈了。刘新树想起自己被打就窝火,于是气愤地对胡小美说:你哥有能耐我找不到,那你就跟我走。说着和周民将胡小美和她表弟的女友带离了迪吧,胡小美说这事和表弟的女友无关,刘新树就放了那个女孩,和周民一道带着胡小美来到一家酒店谈判。

  刘新树让胡小美替哥哥支付医药费,胡小美回答得很干脆 “没钱”,刘新树说没钱也有办法,让她去坐台挣钱,直到还清医药费为止。周民有个哥们在南京,哥们的女友是坐台小姐,他曾经去南京找过这个哥们,于是在一旁也帮腔说:你要是在家门口不好意思,就带你到南京坐台,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找人干你哥哥。胡小美知道周民的脾气,在他俩的威胁下只好答应。当晚,三个人同住在酒店一间标房里,周民和胡小美这对昔日恋人同床共枕,两人旧情重燃发生了关系。

  “押”到南京逼她坐台

  第二天一大早,周民的现任女友来到酒店送早饭,吃过饭后四个人就出去玩了一天,晚上吃夜宵时刘新树喊来了一位江湖大哥,席间大哥看上了胡小美。周民看出了大哥的意思做小美的工作,让她陪陪大哥,遭到拒绝后便对她进行威胁,小美无奈只好同意,饭后到KTV继续陪大哥唱歌。唱完歌后大哥仍要胡小美继续陪,刘新树、周民就到酒店开了两个房间,把胡小美推到大哥的房间说:大哥在外面路子野,以后咱们有用得着的地方。把胡小美交给大哥后,刘新树和周民让手下马仔住在对门另一个房间,吩咐他对胡小美严加看管,别让她跑了。事情交待完毕后,他俩离开了宾馆。

  大哥和胡小美发生关系后,因为有事离开宾馆一段时间,办完事他又回到宾馆,再次和胡小美发生关系。胡小美想想这两天的经历很憋屈,就对大哥说去卫生间冲把澡,来到卫生间后她找到了一个圆形的瓷托盘,摔在地上打碎后拿着碎片割腕,怎奈瓷碎片过于粗糙不够锋利,只在她的手腕上蹭出一道血口子。胡小美自杀不能又回到房间,大哥看到伤痕后问她怎么回事,胡小美委屈地述说了自己替哥还债被人控制的经过,大哥一听拍案而起说:这还了得!明天早上我去跟他们说说,让他们别胡搞了。胡小美见大哥要为自己出头,心里很是感激,接下来又自愿和他发生了关系。

  第二天一大早,大哥起床后敲开对面的房门,见是刘新树和周民的马仔就斥责说: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这可是强迫卖淫啊。大哥说完潇洒地离去,胡小美又处于马仔的看管中。过了一会,刘新树和周民回到宾馆,马仔说了早上发生的事情,两个人听了有些害怕,让马仔要更加严密地看住胡小美,并加紧联系带她到南京去坐台的事情。他们在宾馆又住了一夜,第二天周民联系上在南京的朋友,这个朋友的女友小红在一家夜店坐台,答应接纳他们。刘新树、周民很快联系好车子,当天下午押着胡小美启程前往南京。在去南京的路上,胡小美假装玩手机游戏,暗中用手机QQ给表弟发信息,说自己被刘新树带往南京了,表弟赶紧回复说去报警,胡小美冷静地发出信息说:等我到了南京告诉你具体地点你再去报警。

  的哥将她送进了派出所

  3月25日上午,一行人赶到了南京,上午稍事休息后他们出去吃饭,胡小美假装肚子疼要上厕所,刘新树怕她耍花招跟着到女厕门口守着,胡小美在厕所里紧急给表弟发出手机QQ,表弟收到信息后到派出所报案,说表姐被人绑架到南京了,民警问了情况后产生疑问:既然是被人绑架的,怎么还能用QQ发出信息呢?表弟不敢说大表哥打人欠下医药费的事,因此报案时含糊其辞,警方未予受理。胡小美给表弟发出信息后怕家乡民警赶过来时间太长,这时她看到有个中年妇女来如厕,就向她求助说自己被外面的男人控制了。这个女同志进来时看到门口一个混混模样的小年轻,于是丢下一句话“我可不多事”便匆匆离去。

  胡小美一直没等来表弟报案搬来的救兵,当晚无奈只能跟着小红去坐台,小红既是师傅又负责看管她。胡小美当晚坐了一回台,挣到200元,上交妈咪 100元。3月26 日凌晨,胡小美跟着小红乘坐出租车回家,刚上车时小红接到一个电话,她怕胡小美听到对话不方便,便下车站在车旁接听。胡小美一看机会来了,赶紧跟的哥说自己被人控制了,请司机大哥帮忙救她。的哥警惕性很高,一听这话立即踩油门开走了车子,小红回头一看车子怎么开跑了,眼睁睁地看着胡小美跑掉了。的哥开着车子直接进了附近的派出所,胡小美向警方报了案,在被控制了5天、经历了那么多不堪回首的事情后,她终于获得了自由和安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坐台 卖淫 还债 拘禁 迪吧 扬子晚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