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传下手艺,“日入万金”—— 8平米小铺面,助长沙老汉三年还了千万债

2015-05-26 阅读数 129151

传统手艺 日入万金 还债

付关政说,他靠六条土狗起家,身价一度达到数千万。

传统手艺 日入万金 还债

付关政说,这间其貌不扬的小店铺,三年来助他还了近千万的债务。

    靠6条土狗起家,付关政一度创下数千万财富。而仅仅是一夜之间,他从人生的巅峰跌落到低谷,赔上所有的资产还欠下1200多万元债务。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付关政“倒下”了时,母亲留下的制香肠手艺,让年近六旬的他创造了另一个传奇,他租下8平米铺面专卖“儿时口味”香肠,如今三年过去,他还上了近千万的债务。

   神奇的6条土狗

    长沙市岳麓区银盆南路,这并不是一条繁华的街道。每天下午三点,一家并不打眼的8平米小店铺——“非肠不可”门口却显得格外热闹。
    5月22日下午两点半,小雨淅淅沥沥,离店铺正式营业还有半小时,门口陆续来了一群群打着雨伞的“食客”——他们都是来这里买香肠的。
   “我这里每天只要开门,就时刻是生意高峰期。”在带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目睹完店铺门口的“壮观”场景后,付关政把记者带到了他同样逼仄的办公室。
    付关政就是这家“非肠不可”的主人。58岁的他一头雪白的头发,有着130多公斤的超大体型,虽然落座时小心翼翼,但椅子依然被压的吱吱作响。
   “我这胖是一种病态。”付关政说,他从37岁开始突然发胖,最胖的时候,体重达到317斤,“上车都要人帮忙把我塞进去”。
    付关政的病还不止于胖,“7年前,我的呼吸肌坏死了,每天晚上睡觉必须得借助氧气机,不然就会缺氧没命。”在跟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交谈时,付关政不时大口喘气。
    即使是这样,付关政依然反复强调:“其实我觉得,人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就是要在任何压力下,都不要放弃。”付关政总结的这一人生信条,贯穿了他打拼的始终。
    付关政小时候在江西宜丰县长大。20岁来到长沙。书虽然读得不多,但勤奋且爱动脑筋。上个世纪80年代,一个朋友留给他的6条小土狗,让他的人生发生了巨大改变。
   “我没有地方养狗,后来我发现望城有个地方建的别墅卖不出去,荒废在那。”虽然过去近30年,但对于最初创业的点点滴滴,付关政记得异常清楚。
    付关政把6条小狗引到别墅楼顶,“用几块板子把楼道拦住,就成了一个天然的狗圈。”他每天从岳麓山下一些学校的食堂收一些饭菜带给狗吃,“不要一点成本,就把狗养大了。”三个月后,“六条土狗,赚了近两百元钱,那时候我在一家熟食厂工作,一个月的工资才二三十元钱。”
    付关政觉得赚钱的机会来了。

 

传统手艺 日入万金 还债

记者采访的两个小时里,付关政接到了5个以上要求加盟的电话。

传统手艺 日入万金 还债

来自郴州的廖彩兰曾经是“食客”,现在是学员,她说学好技术也回家开店去。

传统手艺 日入万金 还债

离每天下午开业还有半小时,小小的店铺里挤满了“食客”。

   千万富翁一夜成千万负翁

    那时候长沙市还比较小,付关政骑着自行车,在长沙市周边跑了几天。“我有个发现,周围家禽养殖场清一色的是养鸡养猪的,但养狗的还没有一个。”于是,付关政决定辞职养狗。
    雷锋镇桥头村,一处荒废的小学,成了付关政的养狗基地。
   “势头发展的非常好,最多的时候,狗的数量达到了几千只。”付关政找出当年养狗基地的照片,来印证自己的辉煌经历。陈旧的照片上,付关政举着一根木棍,和一大群狗在一起,他戏称自己如同丐帮帮主。
    上个世纪90年代,万元户都是凤毛麟角。但付关政保留的一张买车票据显示,“上海市1995年4月20日批次上生产的第一台豪华型桑塔纳”,就是他花了20多万元钱买下的。
    很快,付关政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那一段时间事业发展的非常顺利。”数张花黄的合同书上,付关政甚至签下了铁路部门上很多线路的广告制作牌,承包下了北京一块荒地种植楠木。
   “我的总资产一度达到两千多万,出门都有6个保镖,那可是在20年前啊。”付关政反复强调。
    这是6只狗给付关政带来的财富传奇,不过,鸡的出现,让付关政苦心经营的“财富帝国”顷刻间倒塌。
    上个世纪90年代末,超市渐渐兴起。付关政生产的狗肉也进入超市。
   “有个朋友跟我说,养狗太单一了,你有养殖基地,也可以养养鸡什么的。”付关政觉得有道理。
    养殖场引入鸡后,问题来了。
    养殖公司的鸡肉和狗肉进入超市不久,他没有等来财富,而是等来了一个让其毁灭的消息:“我们的产品被检查出了有禽流感,电视里新闻都点名报道了。”付关政说,“我不但要面临的是退货,而且根据合同要承担 赔偿。”处理完这些问题一个月后,付关政的养殖场覆没了,楠木也卖掉用来赔钱。
   “打拼赚下的钱全部没了,还欠下了银行和私人一起1200多万的债务。”付关政说,他如今一头雪白的头发,就是那段时间留下的。他试图改行东山再起,“后来我又做了电动摩托车生意,但并没有带来多大的改变。”
   “其实钱来钱去,心里落差虽然很大,但最对不起的,是耽误了孩子。”付关政说,大女儿计划好的出国留学,由于没有钱耽误了,二女儿学的新闻,三女儿学的艺术,最终都因为他生意的失败没有成才。
    接下来的十年,是付关政最煎熬的一段时间。

   母亲传下手艺“日入万金”

    2012年4月,付关政最小的孩子结婚。
   “我们一家人开了个会,就是商量债务的事情。”付关政说,不过,最后一家人都很沮丧,这1200多万元债务,虽然自己的房产能够偿还一部分,但是剩下的近千万元的空缺,他是无论如何都还不清的。“我这辈子还不清,就意味着我孩子们的生活也很难清净了。”
    即便如此,一家人最后还是列了一个单子。“我们的房子能卖个400多万,先把最需要的债主的钱还上。”付关政说,这至少说明,我还钱的态度摆在这里,也是一个诚信问题。
    同年五一节,付关政到长沙市荣湾镇转悠,来到银盆南路,一间门面转租的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只是一间8平米的小门面,离正马路还有十多米,这对于做生意来说,是一个致命的缺陷。
    但付关政看上了:“我看中的是这个门面的租金。”和周围动辄三四千,四五千的门面租金相比,这个门面只需要1600元一个月。
    这小门面能做什么呢?做什么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呢?
   “我发现,长沙人喜欢吃油炸小吃。”付关政说,“不过,我吃了长沙市荣湾镇、坡子街等有名地方的油炸香肠,都没有小时候我母亲亲手制作的香肠炸出来的味道。”
    付关政分析:“这其中有很多的原因,首先肯定是货源的问题,另外一个关键就是料的搭配。现在很多地方卖的香肠,味道总是怪怪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肉质不好,吃了甚至中毒的都有。”
   “母亲曾告诉我,香肠好吃,关键在于肉的挑选,同一头猪,什么部位肉搭配都有讲究。”付关政显得很神秘。
    不过,付关政准备租下这小店铺之前,为了慎重,买来肉和作料开始做“实验”。“最开始,总觉得是缺少了一种我母亲制作出来的味道,后来,我返回江西老家,问长辈,最后经过多次实验,终于把儿时的味道找了回来。”
    自己和家人觉得好吃还不算,因为东西最终是要靠别人认可的。每次制作出来的香肠,付关政总是吩咐孩子邀请同学好友来家里品尝。“尝过的人都说,要是开个店铺,准火。”付关政说,身边人的鼓励,终于让他迈出了第一步——花了三万元钱把这间8平米的小店铺租了下来,他给自己的小吃店取了个名字——“非肠不可”。
    酒香不怕巷子深,“非肠不可”很快就火了。
   “头一个月算下来,就赚了5万多元。”付关政说,这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没有做任何广告,就靠大家的口口相传,利润不断的攀升,最好的一个月,赚了近20万元。”
    经营4个月后,一个常客找到了付关政。“他跟我说,要我把手艺传给他,他愿意出3万元钱。”这常客的话,启发了付关政——引进加盟店,别人出加盟费,他提供食材,这样名气就打出去了,而提供的食材也能够产生经济利润。
    2012年9月,付关政迎来了第一家加盟店,随后,第二家、第三家……加盟店陆续开了起来。付关政也很快把“非肠不可”注册了商标。
    2012年,付关政算了一笔账,纯利润近200万元。“别人都说,这8平米的店铺,就如同一个聚宝盆一样。我想,如此下去,我剩下的这近千万的债务,有着落了。”
    果然,在起早贪黑干了三年后,付关政经营的“非肠不可”在全国有了60多家加盟店,“安徽、广东湖北都有”,加盟费都超200万,加上三年的营业额700多万,总收入近千万。
   “我完全没有想到,只是三年,这小店铺居然给我带来了千万财富,原来1200多万的债,现在只剩下了银行的100多万,今年年底,肯定能够把债还清了。”说完,付关政大舒了一口气。
   “许多人劝我趁热打铁,把店面扩大经营,但我没有这么多精力去折腾了,把这个小门面经营好就可以了,小门面,也有大作为的,小成本也会有大收益,如果想来学习参观的,我随时欢迎(13786174488)。”付关政说。

  传统手艺 日入万金 还债 今日女报/凤网 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谭里和 实习生 屈虔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