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精神病发作砍死3名亲生儿女被判无期

2008-09-23 阅读数 259368    赞 1

  “我对不起孩子、老婆和母亲!”在临高县看守所里,谢小白点着烟,声音低沉。2007年1月21日晚10时,谢小白用斧头杀死自己亲生的3个孩子后,自杀未遂。

  案发后,谢小白的家人申请对谢进行精神鉴定。经海南和广东有关部门鉴定,谢小白患有心境障碍(恶劣心境)症,作案时处于发病期,仅具有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其亲属也请求对其减轻判处。今年4月,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谢小白无期徒刑。谢小白不服,向省高院提起上诉。日前,省高院作出维持原判决的终审判决。

  ■看守所里的采访  谢小白:我是恶人,是罪人!

  “如果有医生矫正我的心理问题,或许我不会做出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来。”

  采访谢小白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在最终判决之前,经公安部门同意后,记者来到临高县看守所采访谢小白。当民警去跟谢小白说时,他拒绝接受采访。民警出来后,记者从监控镜头看到,谢小白在监仓里来回走动,有时把头趴在窗上,有时靠在墙上。看得出他心里焦躁不安。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当年案发后,谢小白几天几夜不吃饭不说话。直到第七天,他才在办案民警的开导下开口说话。讲述完作案过程后失声痛哭,并说如果有医生矫正自己的心理问题,他或许不会做出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来。

  临高看守所所长符忠理说,谢小白在监仓里曾十多次企图自杀,有时吃衣服、纸屑和被子的棉絮,有时把衣服撕成条状上吊,还撞过墙,企图割腕。甚至在打雷时故意用手握住铁窗,希望雷电把自己劈死。因此,看守所的民警时刻都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还叫同一监仓里的狱友看护好他。“平时大家跟他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说任何有关家庭的话题,有关家庭惨案的书报我们都不敢给他看,怕刺激他。”符忠理说。

  最后,记者想了一个办法,当场给谢小白写一封信,说想把他的心声报道出来,引起政府和社会对有心理疾病的农民的关注。

  一会儿,谢小白出来了,他同意接受记者的采访。“几年前我知道自己有心理问题了,但不知道怎么办?想打个电话到海口找医生,不知道找谁。”谢小白轻声地说。他曾找不少医学书来看,想自己配草药来治自己的病。

  谢小白说,有时他很冲动,有时又觉得很压抑,很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但想了半天,不知道找谁。其实在农村没有文化,心理又有问题的人很多,只是当事人自己没有发觉而已。很多人心里不舒服,就喝闷酒。“有时我想,要是我生在海口多好啊,这样可以轻易地找到好医生来帮自己。在农村,好的医生本来就缺少,懂心理治疗的医生几乎没有。”谢小白说,“我希望农村地区能设立心理咨询热线,把电话公布出去,向老百姓发放有关心理问题的书。在卫生下乡活动中,增加心理医生和咨询服务,让像我这样有心理问题的农民得到矫正和救助。”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是恶人,是罪人,对不起孩子、老婆和母亲。”谢小白痛苦地捂着脸。“这是一个残忍的悲剧,希望社会不要再发生这样的悲剧!”谢小白说。

  ■案件回放  琐事引发家庭惨剧

  “想自己家不像家,连小孩也受人欺负,不如带孩子们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出生于1976年10月7日的谢小白,家住临高县东英镇美夏村,这是一个传统的小渔村,世代捕鱼为生。谢小白小学毕业后,就出海打工了。养活着一家6口:妻子、70岁的母亲和3个年幼的孩子,日子过得有些紧。

  谢小白文化水平不高,但他很喜欢看书,特别是武侠小说。他性格内向,孝顺母亲,疼爱老婆和孩子们。可在老婆阿花(化名)与母亲王某因家庭琐事经常吵架时,他夹在中间不知该怎么办,因此常闷闷不乐。

  2007年1月21日晚,谢小白将自己和孩子反锁在房里。当晚10时左右,阿花隐约感觉情况不对劲,母亲王某急忙叫来邻居撞开门,发现谢小白与他的一儿两女均倒在床上,房内到处都是鲜血。3个孩子都已死亡,床边的地上有一把带血的斧头。后经公安部门侦查确认,谢小白用斧头砍伤3个孩子的颈部,造成3名孩子大量出血性休克死亡。此后他砍伤自己企图自杀,因抢救及时被救活。3个孩子分别为3岁、4岁和6岁。“其实谢小白很疼爱自己的3个孩子,如果不是有心理疾病,他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谢小白的表姐夫老陈说。事发后好几天,谢小白讲述了事发经过。

  那天下午,老婆阿花与母亲吵架。晚上3个小孩到谢小白的姐姐家看电视时,因脚脏被其训了几句话后,就跑回来告诉他,他心里很不舒服。这时妻子又对他唠叨,他反锁房门后就胡思乱想起来。想自己家不像家的,连小孩也受人欺负,不如死了算了。可想到自己死了,小孩不是更受苦更受人欺负吗?不如带孩子们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于是,他举起手中的斧头挥向正在睡觉的3个孩子……然后自戕。

  谢小白的表姐说,一直到这场悲剧发生之前,小白都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平时顶多是脾气大点,其他行为跟常人一样。惨剧发生后,谢小白的亲属认为谢小白是因为发病才这样做的,便申请对他进行精神疾病鉴定,并要求从轻判决。鉴定结果是谢小白患有心境障碍(恶劣心境)症,作案时处于发病期。

  海南中院审判时采信了这一鉴定结果,认为公诉机关对谢小白从轻处罚的意见有理,故判处谢小白无期徒刑。谢小白向省高院提起上诉。省高院作出维持原判决的终审判决。

  ■妻子阿花  既希望轻判又想他得到惩罚

  “我再怎么想,也想不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来!以为这种病发作时顶多是打骂人而已。”

  在省高院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后,阿花心情很复杂。作为谢小白的妻子,从心底希望自己的丈夫获得轻判,且得到社会的帮助,把病治好,毕竟家里还有一名年迈的老母亲。因此,在一审判决后,她支持谢小白上诉。而作为被害的3个孩子的母亲,失去爱子的痛苦,让她希望做为凶手的谢小白得到应有的惩罚。

  事发后,无法面对现实的阿花,跑到海口打工,试图通过环境和时间来减轻自己心中的痛苦。不过,她经常回家看望家婆及到看守所探望谢小白,每次回去都给一些生活费。“我和谢小白是恋爱4年后才结婚的,结婚前我不知道他有心理疾病。他人很好,打工赚的钱,除了留点零用钱外,全部交给我。孩子出生后,他很疼爱孩子,出海回家后总是给孩子们买零食吃,经常给孩子们洗澡,跟孩子们一起睡。”阿花讲述着从前生活的点点滴滴。

  后来随着生活压力渐渐增大,谢小白的脾气开始变得暴躁,夫妻开始有了磨擦。这时谢小白才告诉她自己有病。因没钱到大医院治疗,他便从书上找偏方配草药煎着喝,希望把病治好。第二个孩子得了肝炎,没钱治疗,他变得更加内向和自卑。

  阿花说,其实丈夫很有上进心。出事前,他想当一名船员,好多赚点钱。于是他向大哥借4000元考船员证,大哥同意了。可惜,他的船员梦还没开始,自己却制造了一个痛彻一生的噩梦。“早知道会这样,我就是借钱也会送他去治病。”阿花很后悔,“我再怎么想,也想不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来!以为这种病发作时顶多是打骂人而已。”

  “你会原谅他吗?”记者问。“谈不上原不原谅,以前他是一个好人,他疼爱我和孩子们,孝敬母亲,只是病情发作后才做出这种事来,因此从另一个角度讲,他也是受害人。回想起来,好像是一场梦一样!”阿花说。

  ■专家观点  应重视农民心理卫生

  “在农村,像谢小白这样有心理疾病但得不到有效治疗的农民不少。”海南省安宁医院副院长、副主任医师许开宁说。

  许开宁说,谢小白得的心境障碍症,是精神疾病的一种,他长期生活在压抑的环境中,加上性格内向,积郁的不良情绪得不到宣泄,造成心理扭曲、畸形,在偶然的因素诱发下,就会产生过激行为。

  “谢小白的悲剧应该引起政府和社会的重视。”许开宁说,现在农村地区对精神疾病的知晓率和治疗率都比城市低。农民对这种疾病缺乏正确认识,害怕别人知道。实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后,情况有所改变。

  近年来,省安宁医院也常常到农村进行一些咨询和宣传工作,效果很好,但大规模的宣传目前还做不到。据介绍,目前精神病专业医师很少,且主要集中在城市,许多农村地区几乎成为空白。管理和救助机制缺失,农村偏远地区医疗水平差,以及政府投入不足,成为三大制约因素。
 

  男子 精神病 无期 南海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