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房的“爱恋33小时” 精神病人妻子情感引关注

2013-04-16 阅读数 401916

精神病人妻子的情感生活引关注,她们离婚后的“另一段感情”也该得到关爱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陈炜

她叫周嫱妃,因抵抗家人“棒打鸳鸯”,装疯卖傻、歇斯底里,被家人以为“真疯”,送到精神病医院诊治已近半年。

他叫易鹏,因母亲受辱、绝食轻生,他被特批住进女精神病房照料母亲。

偶然相识后,她视他为带她“出院”的救命绳,以方便去看望自己的孩子;几天后,易鹏的真诚却打动了她,她鼓足勇气,向他表白。周嫱妃如今的梦想就是:“出院后,带着小孩去东莞开一家服装店……还要有他。”

一纸书信助他敞开女孩心扉

34岁的易鹏从未想过,与前妻离婚不到三周后,会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邂逅了另一段“真情”。

4月9日下午,面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易鹏多次说到一句话:“只要能‘救’她出去,做什么我都愿意。”

易鹏口中的“她”叫周嫱妃,25岁,和他一样,也是娄底涟源人。

之所以说“救”,易鹏解释为医生给予周嫱妃的特殊身份——由娄底市康复医院精神科主任医师李韧出具的诊断书上明确写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患者”。

李韧补充说,周嫱妃自入院以来,长期服用富马酸喹硫平和氯氮平。“刚进院时,脾气很躁,现在好了许多。”

不过,易鹏始终认为:“她根本没病,只是不爱说话。”在他看来,自己成功打开周嫱妃心结的关键除去平时的关怀和帮助,更多的却是相识四天后自己彻夜写下的一纸书信。

3月25日下午,因60岁的母亲王连香受他人辱骂导致精神崩溃并自此绝食,易鹏为防母亲轻生,被娄底市康复医院特批一同住进了女精神病区。

入院第一天,易鹏就察觉到在同一个病区的周嫱妃的不同。“和其他病友相比,她看起来很正常,她不会半夜爬床掀被子、唱歌跳舞,或者打扫卫生。只不过一天到晚总是蒙着被子、不说话,即使吃饭,基本上也没什么交流。”

接下来的两天,易鹏发现周嫱妃身上很多优点:“她的话虽然不多但很善良,有好几次她姐姐给她买来零食,她都平均分给病友。她爱干净,每天一大早就起床洗脸、刷牙,头发也经常打理,洗澡、洗脸的毛巾也有区分。”

他说,其间几次看到周嫱妃一个人蹲在墙角洗衣服,自己都询问是否需要帮助,但对方总是摇头给予否定回应。

冷淡的态度从第四天开始转变。3月29日晚,易鹏见周嫱妃用手不断抠脚,几番询问才得知她是“脚痒”。易鹏见状后主动外出买药。

这一次,周嫱妃没有再拒绝,将药默默收好。“谢谢!”这是周嫱妃对易鹏说出的第一句话。易鹏察觉到,她偷偷看了一眼自己,脖颈顿时绯红。

当晚,易鹏决定给周嫱妃写一封信,“我希望彻底消除我俩的隔阂,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心好友”。

这封信这样写道:“嫱妃,首先要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其实,我在情感方面受过太多挫折,我也茫然过、哭过、自杀过……死后余生的我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打开了心结,并通过不断自学心理学知识,成功帮助过几位好友。我想和你做朋友,我也能帮你打开心结。”

精神病房里的“爱恋33小时”

4月9日晚,在娄底市康复医院精神科住院区。周嫱妃在与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交谈时,起初不愿抬头,回答问题大多只有三种答案:“嗯”、“不是”和“不知道”,语气有些生硬。

当谈及梦想时,她的话匣子瞬间打开:“我希望带着我的孩子去东莞开家服装店……还要有他(指易鹏)。”

周嫱妃坦言,早在一个月前,她自己已然决定和丈夫离婚。“和他(指易鹏)没关系,是我自己想离,我累了。”在她的详细讲述中,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得知事情原委。

原来,周嫱妃的丈夫早在2008年结婚前就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结婚前,丈夫家一直隐瞒,后来知道他有精神病史时,我们已经有了小孩。”周嫱妃补充说,结婚五年里,丈夫的病情反复发作。“有一次,我丈夫与姐姐一起去东莞做事,出发前他还特意说到自己已经病愈,不用为他操心。可到那边没两天,又出了问题。”家人反对,丈夫病情反复发作,加之窘迫家境,周嫱妃也曾动过离婚的念头,但“我怕离了婚会加重丈夫病情,不好。而且,也为了孩子”。

心里的苦楚无处诉说,面对家人的强行干预,性格内向的她决定采取“冷暴力”——“不和家人说话、吃饭。”

2012年11月1日,因不满家人多次“棒打鸳鸯”的做法,周嫱妃终于怒了——踢门、摔碗、谩骂,然后沉默……这是她所有能想到发泄不良情绪的方式。

在家人眼里,周嫱妃的怪异行径、变化无常的脾气被视为“受了丈夫的影响,怕是真疯了。”

就在这天下午,周嫱妃被家人送往娄底市康复医院进行诊治。这一治,已近半年。挣扎得累了的周嫱妃终于不想再与家人彼此折磨下去,也下定决心离婚。但何时能出院,她却心里没底。

这时,易鹏出现了。

按照周嫱妃的说法,易鹏在与自己接触初期,除了是知心好友,更多的是“带我出院”的救命绳。

“哥,家人把我关在这里是想让我和丈夫离婚,并约见其他男人介绍给我认识。我想出去见孩子,你一定要帮我。”随后十多天里,这一诉求被她反复提及。此时,一位病友的家属见两人相处得愈加融洽,不由开起了玩笑:“易鹏,反正你也离了婚,这妹子人也不错,要不你们俩在一起试试?”

易鹏可以对此一笑而过,周嫱妃却当了真。

一天中午,周嫱妃偷偷向易鹏借手机打给姐姐周妃。“那是她第一次求我。”当时的场景易鹏仍清晰记得,“她姐姐好像是在电话里要给她介绍对象,她犹豫了一下,突然说‘我在这里找了个男朋友……手机就是他的’。”

当晚,易鹏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不管结局怎样,就算为了不让她受刺激,我也应该答应她。”

易鹏又一次拿出信纸,反复推抚,直至平整,在上面留下深情的字眼。至于标题,他思量许久,写下了“相恋33小时”。

 

无微不至的照顾,获得女方家人好感

“男生问:‘你怕吗?’女生答:‘我不怕。’女生问:‘可以吗?’男生答:‘你不怕就可以。’”这是易鹏第二封书信的起头。“女生告白的第8小时,他情不自禁地吻了她;女生告白后的第33小时,他们有了文章开头的对白,简短却饱含爱意。”信纸末段这样写道。

前一封信,让两人成为无话不聊的知心好友;相识8天后,写下的另一封信让两人的关系上升为亲密无间的“情侣”。只是,两人又不得不同时面临另一个尴尬局面。

“她也结了婚,虽然她的家人甚至她自己现在都想离婚,但我不希望自己的出现影响到她的家庭。如果她出院离婚后对我心意依旧,我愿意陪伴她左右。”易鹏说。

两人的情义起初并不被看好。最先反对两人“相恋”的是周嫱妃姐姐周妃。4月10日上午,周妃致电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称,她反对两人在一起的原因除妹妹未离婚外,更多的是易鹏给予的诸多承诺让她心有不安。“他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他就几次打电话跟我说,为了我妹妹可以付出一切,甚至愿意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给她找最好的心理咨询师,解开心结。”周妃说。在周妃看来,易鹏的承诺有些唐突、草率,甚至于过多因一时冲动脱口而出的决定让她一度认为易鹏患有妄想症。

“我的妹妹受过一次刺激,不能再有第二次。”周妃告诉记者,她以及熟悉周嫱妃的人,并不觉得周嫱妃患有精神病。对此,家住娄底涟源市杨家滩镇七甲村的村民唐京华给予证实,他说:“嫱妃从小话就比较少,但相处这么多年,你要说她得了精神病,我还真不信。”

唐京华对周嫱妃的未来很忧虑:“不管她是不是真有病,只要在医院呆过,有了诊断书,她也算有精神病史了。如果以后她和丈夫离了婚,再和其他男人相亲,别人要是知根知底,很难再嫁。”

周妃坦言,因父亲早逝,家中由母亲一人支撑。由于照顾不过来,妹妹周嫱妃从小性格内向,脾气古怪,直至初中毕业,朋友不多也鲜有联系,“我希望能帮她找个心安的正常男人”。

周妃的不理解并未让易鹏退缩,他反而对周嫱妃愈加照顾。“她的家人都在外地,在这里她也没有亲人,我希望能成为她生活中的主角。”

“医院里有规定,没有亲属关系,不能和病人接触。”为此,每每吃饭时,易鹏则会特意询问相邻的病友荤素搭配、饭菜口感如何,目光却望向对面。此时,周嫱妃心领神会,悄然拿出饭钵。良久,两人相视一笑。随着时间的推移,易鹏对妹妹无微不至的消息渐渐传至周妃耳中。

4月10日下午,周妃给易鹏打来电话,首次肯定了对方的特殊身份,这让易鹏欣喜不已。“尽管只是以关爱的名义同意我照顾她,但我很知足,只要她不拒绝,我绝不离开。”

采访结束时,易鹏、周妃相继告诉记者,他们现在正努力找寻最好的心理咨询机构和医院。“希望通过今日女报的报道,能找到更多优秀的医生。只要能治好她(指周嫱妃)的病,不管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各方声音

将全力寻找优秀心理医生并提供法律援助

娄底市妇联党组副书记、纪检组长 苏跃凡

4月11日上午,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将调查情况反映至娄底市妇联。市妇联党组副书记、纪检组长苏跃凡随即表示,只要经有关权威检测机构确定周嫱妃并未患有精神分裂症,妇联将在市内全力寻找最好的心理医生对她进行心理疏导。“如果周嫱妃出院以后仍坚持和丈夫离婚,在提交离婚诉讼时,如果有需要,我们也将组织相关工作人员并安排法律援助律师给她帮助。”

与精神病配偶不能办理协议离婚

首先,精神病人是不能够办理协议离婚的。因为协议离婚又叫自愿离婚,夫妻的婚姻关系必须经双方达成合意而解除。如果一方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应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或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缺乏达成有效离婚协议的条件,故不能办理协议离婚。

其次,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的相关规定,如精神病配偶一方有监护资格的人愿意依照特别程序要求变更监护关系,变更后的监护人可代理精神病人提起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应予受理。不过,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条规定只针对已经完全丧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即完全不能辨认和控制自身的行为)

最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的相关规定,与精神病人的离婚是否能离成,取决于患者的精神病能否被冶愈。不论精神病患于何时,也不论另一方在婚前是否知情,只要确定是经冶不愈(婚前隐瞒病情的情形)或久冶不愈(一方婚前知情或是婚后得病的情形),人民法院就可以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经调解不成的,应判决离婚。

·编后·

周嫱妃无疑正面临一出悲剧。悲剧的原因,我们暂不做判断。

应该得到的警示是:在关爱精神病患者的生活等需求时,也应该关心精神病患者的配偶们尤其是女性的情感生活——她们必须要承担比其他女人更大的压力,既要照顾丈夫的生活,还要照顾父母和孩子,有时还不得不肩负家庭的重任,更为隐蔽的是,她们还常常被情感所折磨。

精神病患者的妻子应该如何离婚?离婚后又该如何摒弃“神经病的老婆'这样的标签开始新的生活?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目前世界上精神病人的数量在不断增加,到2020年精神病将成为使人丧失劳动能力的五大疾病之一,将严重影响世界的发展。其中,近年来,因为情感问题产生的情感性精神病的发病率不低,已经达到了0.76%,且女性明显高于男性。广州市脑科医院情感障碍科副主任医师李烜表示,情感性精神病又称心境障碍,在该院情感障碍科住院病人中,超过六成是心境障碍患者。

情感性精神病正成为当今社会问题,应该受到社会重视。而让人揪心的是,大多数情感性精神病人面临的最重要问题是不能识别自己有病。

你身边有这样的人吗?你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到她们?请@今日女报的新浪和腾讯官方微博,或者登录凤网论坛发表观点。

  精神病人妻子 精神病 凤网/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