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产妇花近5万元坐月子竟遇如此糟心事,月子中心还称→

2023-03-16 阅读数 26537    赞 1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罗雅洁 见习记者 陈雪炎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和健康意识的提高,越来越多产妇选择去月子中心“坐月子”,无非是希望自己能在产后得到更专业、更科学且更舒适的照顾和护理。

来自湖南湘潭的罗先生在妻子诞下双胞胎后,花费近5万元让其入住湘潭金月汇精致月子中心(现名为“金月名苑高端月子中心”)。可没想到的是,妻子不但没有获得更好的照顾,竟还被烫伤,留下了难以祛除的疤痕。

此后一年多时间,罗先生多次向该月子会所要求协商处理,但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今年“3·15”,罗先生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讲述了他的维权故事。

意 外

入住月子中心第四天,产妇被烫伤

“之前我有同事在这家月子中心住过,感觉各方面条件还可以,就向我推荐了,我也去考察了一下,觉得装修等都不错。”

罗先生介绍,因为妻子谭女士孕前身体就不好,怀的又是双胞胎,所以他希望妻子能恢复得好一点。

于是,2021年9月5日,他在金月汇精致月子中心预订了一间豪华大套间,28天的费用为48800元,预付了15000元的定金,并于当年12月11日,即妻子正式入住的前一天补齐了尾款。

谭女士和月子中心签订的委托协议书

在罗先生看来,这个价钱虽然并不便宜,但如果能让妻儿得到舒心的照顾和护理,他觉得钱花得值。“再加上我们的孩子是双胞胎,两个孩子的价格确实也贵些。”罗先生说。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入住的第四天,意外发生了。

2021年12月16日,谭女士在月子中心接受了“火龙灸”的理疗项目。“就是用一个类似艾灸仪的仪器,放在肚子上方去照射。”

罗先生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这个项目属于所购护理套餐里已经包含的服务项目,在做之前,并没有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做这个项目有什么作用、哪些人不适合做,“就说对产妇的康复有好处。”

因为做这个项目时家属不能陪同,所以罗先生在外面等候。可还没过多久,罗先生就被告知,妻子被烫伤了,小腹处被烫出了好大一个水疱。

“因为妻子是剖腹产,当时刀口还有点麻,没什么知觉,所以当她感到有点烫的时候,就已经被烫伤了。”

罗先生表示,烫伤事件发生后,工作人员给妻子做了消毒,抹了烫伤膏,第二天还陪同他们去了湘潭市中心医院处理了水疱。

当时,接诊的医生提醒,这个伤口只能等它慢慢恢复,尤其要防止感染。又因为还有两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妻子不方便去做专门的治疗,所以他们还是回到了月子中心。

“回去之后,月子中心的工作人员会每天帮我妻子清洗一下伤口,涂一些药物。”

虽然这件事让一家人心里不舒服,但当时他们把重心都放在了孩子身上,也想看看这个伤口后续的恢复状况怎么样,再加上月子中心的工作人员态度很好,“店长跟我们说会负责到底”。所以,夫妻俩决定,先坐完月子再说。

维 权

产妇疤痕增生严重,协商赔偿未果

然而,快出月子的时候,谭女士发现,自己肚子上被烫伤的疤开始结痂,还有增大的迹象。

不会变疤痕增生吧?谭女士把自己的顾虑告诉了月子中心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并没有正面回复。

影响外观是一回事,更让谭女士尴尬的是,天气稍微暖和一点,疤痕就会奇痒无比,她时常忍不住去挠,

“我一个女人总是去挠小腹是很不好意思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谭女士发现,被烫伤的疤痕果然出现了增生。2022年6月,夫妻俩来到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烧伤重建外科就诊。

“当时医生跟我们说,这种疤痕很难彻底恢复,保守治疗估计要2到3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如果采用激光疗法,一次要花六七千块钱,而且最好的效果也只能恢复成剖腹产刀口的情况。”因为谭女士身体不好,所以他们决定采取保守治疗,使用祛疤的药。

谭女士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展示了她被烫伤留下的疤痕。记者观察到,在谭女士剖腹产伤痕上方有一条红色横向疤痕,比剖腹产疤痕凸起得更严重,颜色更深,左上方还有块状及点状疤痕,摸起来质地比较硬。

谭女士向记者展示了她被烫伤留下的疤痕

从湘雅医院回来后,罗先生再次找到月子中心协商。“如果保守治疗2到3年,费用预估需要4万多元。”

然而,月子中心的人却表示,“最多赔1万块”。这样的态度让罗先生无法接受,当即拨打了湘潭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电话。

在市场监管部门介入后,月子中心表示可以给1至2万元的治疗费用。“我们的治疗费用就需要4万元左右,还没算上交通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这些。”罗先生说。因此,双方调解并未达成一致。

事发已有一年多,目前,罗先生夫妇仍在维权。“从那之后,月子中心的工作人员也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没有跟我们主动联系过来协商解决方案。”

回 应

月子中心称在积极处理

了解了罗先生夫妇的经历后,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几次找到湘潭金月汇精致月子中心了解情况。

3月15日,月子中心一名李姓店长回应称,他们并没有逃避,正在积极处理,“但一直没办法和客户达成共识,我们也希望找到一个合理合法的方式把这个事情解决了”。

至于罗先生提出的赔偿要求,她则称不方便回应:“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也不是很清楚。”

该事的后续情况,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将继续关注。


编辑:鸢尾蝶

二审:吴雯倩

三审:邓魏


  凤网e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