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家弃子的父亲,跪求我救他再婚生的女儿

2021-08-16 阅读数 36958

1.jpg

倾诉/建新 文/章清清

8年前,爸爸抛下我和妈妈,和别人结了婚,还生下一个女儿。没想到,8年后,他们的女儿被查出来患上急性白血病。爸爸找遍所有人做配型,都不符合,他想让我给他女儿捐骨髓,直接拿出10万元钱说,要是配型成功,做完手术后再给我们10万块。

但我一点都不心动,一想起当年他抛弃我们的狠心冷酷,我就恨得牙痒痒。

那年,我高中毕业,爸妈离婚了,主要原因是他出轨了。说实话,当时我妈妈的表现让我很佩服,她不吵也没闹,只要求我的抚养权归她,然后让爸爸净身出户。

离婚后没多久,爸爸再婚了,尽管我上大学的学杂费都是爸爸出的,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一次都没有回来看过我们。

还好我长大了,自己也能勤工俭学,可我妈身体不好,患上了严重的肾病,后来发展到每周都要去医院做透析。当时,我得知这消息时,感觉天都塌了,我的妈妈还不到50岁啊,怎么就会患上这么混蛋的病?我第一时间去找爸爸,让他帮忙想想办法。

他离婚时虽然是净身出户,但我们后来才知道他在外面另外和人合伙开了公司,所以,他很快又买了房和车。

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找到他时,他开始说会想办法帮我们,后来却说,他现在的老婆不同意,他不想因为这个事情影响到现在的家庭。最后,他拿了1000块钱说给我妈买点营养品。

听他这么说完,我心里对他产生了恨意。我只好拼命地打工,兼职做家教赚钱,我知道,妈妈能够依靠的,就只有我了!

后来,幸好透析也可以医保报销了,我们的经济压力小了很多。我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还不错的企业,这么多年,我们跟我爸几乎就没有联系了。

就在上个月,爸爸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我妹妹病了,很严重,需要我的帮助!

我一听就蒙了:“我什么时候有妹妹了,再说她得病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能帮得了她什么忙?”

他就带着哭腔说,他二婚生了个女儿,今年8岁,突然查出得了急性白血病,需要骨髓移植配型,但他们的配型都不合适,时间很紧迫,他想让我去做一个配型救妹妹。只要我同意,他愿意先给我10万块钱。

还没等他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这些年我对他的恨意是有增无减,连听到他的声音我都感到不适。他后来陆陆续续打了好多个电话过来,我都以工作忙、要开会等等借口挂掉。

前两天晚上我回家,却发现他坐在我家的客厅里。当时我的火气就上来了,冲他大声说:“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

他也不恼,讪讪地说道:“我也是没办法,才找到这里来的。”

当时我怒上心头,没听他多说一句就一口拒绝了他,并把他赶出门去。就在推搡的间隙,他突然跪下来求我,还说如果配型成功了,手术后会再给我们10万块。

等他走后,我问我妈的意见。我妈说,我现在大了,她让我自己拿主意。

说实话,那个妹妹我从来没见过,谈不上任何感情。并且从内心来说,我更希望这个自私的男人也尝尝痛苦无助的滋味。我知道妈妈肯定也恨他,只是从来不说出口。偶尔午夜梦回,内心却又有点凄然,我到底该不该帮呢?


做不到完美,也可以问心无悔

建新:

你好!

人生有很多大考,总会遇到难题,怎样去破解,只有遵从你的内心。

为了你的问题,我首先咨询了权威医生:捐献骨髓对于捐献者的身体是没有害处的,只是在捐献的过程当中,采集造血干细胞比较多,有可能会局部出现疼痛的感觉,在采集完毕以后,这种疼痛往往可以很快地缓解。捐献出的造血干细胞通过一周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得到完全的恢复,所以捐献骨髓对于捐献者身体无害。

你的问题,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分析。于法,你没有责任和义务一定要捐献骨髓给同父异母的妹妹。你捐与不捐,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意愿,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于理,你的选择,都有你自己充分的理由。你恨死了父亲,恨他抛妻弃子,恨他不出钱帮衬母亲治病,恨他在你们母女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懦弱无能。甚至,希望他尝尝痛苦无助的滋味。你不帮,有你的充分理由。但是,如果是心理的惩罚的话,你的父亲早已尝到了。当他和现任妻子一起为女儿求医配型的时候,当他上门跪着求助于你的时候,他就已经是痛苦无助了。

他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丈夫,但他应该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父亲。从他净身出户把家产留给你们母女(虽然隐瞒了合开的公司),从他支付你大学的学杂费,从他为小女儿四处奔波上门求你,作为父亲,他尽力了。

最后说,于情。如果说最恨你父亲的人,应该是你母亲,遭遇他的背叛和抛弃,面临重疾而他置若罔闻。但你母亲是个冷静而伟大的人,离婚时,只要女儿的抚养权,前夫求助上门,她没有计较病重时他的一毛不拔,也只字不提你父亲现在有求于你们母女又拿钱来恶心的可耻。她让你自己拿主意。为什么?这里有一个“情”字在。这个情,不是对你父亲,不是对他的现任,而是对一个孩子,八岁的孩子。

很多中华骨髓库里的志愿者们,他们对素不相识的白血病病人,尚能捐出自己的骨髓。救人一命不说胜造七级浮屠,那也是功德无量。即使是个陌生人,面对生命,我们也不能做到熟视无睹,何况那个人还是你的妹妹。八岁的孩子,含苞待放,你能眼睁睁看着她凋谢?她本无错,上一辈的恩怨,怎忍心惩罚到她的头上?如果,你出手相助,你善良的母亲绝不会阻拦,你的父亲和他的现任都会感恩一辈子。还有八岁的妹妹,虽然你们没有见过面,相信我,见到她的那一刻,你会心生柔软,会感叹血缘的奇妙。

每个人都做不到完美,但一定要力求无悔。这样的救助,越早越好,祈愿配型成功!


(专家简介:倪锐,作家,婚恋咨询师,有散文小说在《湖南文学》《湖南日报》等报刊发表。)



编辑:罗雅洁

审核:吴雯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