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公婆算计未婚先孕的儿媳, 一场意外却自食其果

2023-12-28 阅读数 34542

情感头图.jpg

倾诉/何恋 文/小清

《红楼梦》中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这句话真是我那奇葩准公婆的写照。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当初他们因为我未婚先孕在彩礼上百般算计,却在一场意外后,双双跪在了我面前……

我今年23岁,跟男友是自由恋爱,两人在一个厂上班。最初,我们只想着谈恋爱,觉得结婚生子的事还比较远。

后来,我们一起离职在工厂周边租了一个门面,做起烧烤夜宵生意,生意蒸蒸日上,但因为晨昏颠倒,我也日渐“胖”起来。一开始还以为是压力肥,直到有天我忽然晕倒了,被送到医院,才发现是怀孕了,并且已有6个月了。确实,在此之前,我有半年多没来月经了,但一直以为是累的。

意外怀孕让我们俩都有几分慌神,家里人知道后,就开始张罗我们的婚事,我们家提出要10万元的彩礼。说实话,这在我们老家并不算高,也是普遍的彩礼行情。我父母知道我怀孕了,只想让婚礼早一点举办。但男友父母的态度耐人寻味,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说要回去商量一下。我妈说,我未婚先孕,这家人可能要故意为难我们了。

IMG_6674.JPG

果然,婆家让男友带话,说家里拿不出10万元的彩礼,只能拿出2万元。要是我愿意,就把婚礼日子定下来,要是不愿意,他们再想想办法。我妈说,他们明摆着就是拖,我们要是不答应,我肚子越来越大,就更不好办了。我很生气,我不是计较钱,而是觉得这家人太会算计了。更可气的是,后来,他父母还放出话来——他们也可以不要这个孙子,反正他儿子还能找人再生。

我找男友表态,虽然他站在我这边,却也不敢跟他父母说“不”。当时胎儿月份已经很大了,拿掉孩子已经不可能了。僵持之下,孩子落地了,是个女儿,我成了未婚妈妈。

被迫成为未婚妈妈,将来的路该怎么走,我还没想好,一场意外又突如其来。男友的爷爷去世,他匆忙去奔丧,途中发生车祸当场死亡。

噩耗传来,让我几乎不敢相信。男友是家中的独子,虽然我们两家因为彩礼的事闹得不愉快,但我们俩还是有感情的,我想去见他最后一面,原本我父母是不同意的,后来,我妈还是陪着我去了。

就在男友的告别仪式上,他那原本不把我放在眼里的父母双双跪在我和我妈面前,希望我能把女儿留给他们带——因为这是他们家唯一的血脉了。

当天,我们并没有表态,我暗暗有种解恨的感觉。之后,他们陆续传话过来,只要我肯把孩子留给他们,他们愿意拿出一笔钱来补偿我。原本,我父母很坚定地不同意,但后来也考虑到,我还年轻如果再嫁人的话,带着一个孩子确实不方便,把孩子留给她的亲爷爷奶奶带也放心。但我很不甘心,对这对机关算尽的老夫妻,很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放下很难,但天地更阔

何恋:你好!

你和男友原来是在工厂上班,如果是正规国企,买了五险一金,工资福利待遇都稳定的话,应该不会双双离职。这说明工厂一般,待遇一般,你们的学历和技能也可能一般。能一起做烧烤夜宵生意,说明你和男朋友来自经济条件一般的家庭;能把生意做得蒸蒸日上,又说明你们两个都是能吃苦耐劳的年轻人。 

男友的父母就不怎么样了。

10万元的彩礼,不算多,男友父母如果是真的拿不出来可以理解,但事实是他们应该也不差这点钱,说回去再想想办法,不是真想办法,而是人品的问题。后面就完全暴露本性了——“放出话来这个孙子虽然是他们家的,他们也可以不要,反正他儿子还能找人再生。”生生把人家的闺女逼成了未婚妈妈,这样的人家,如果互换,是他家有女儿,那婆家是万万不可怠慢的。

现在,孩子的父亲不在了,爷爷奶奶跪在你面前想要他们家唯一的血脉——你的女儿,还愿意拿出一笔钱来补偿你。你父母的想法可以理解,他们完全为了你在考虑,还年轻还要结婚,带着孩子不方便,孩子给亲爷爷奶奶带着也放心。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何恋,你的想法就不敢苟同了,什么叫不甘心,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个时候了,难道你还想着报复以前的准公婆,难道你不应该把孩子的健康成长放在首位吗?

孩子已经没有了父亲,不能再缺失母爱啊!你相信孩子的爷爷奶奶能带好孩子,教育好孩子吗?

你的当务之急是,带好孩子,给她完整的母爱,给她双份的爱。暂时可以住在娘家,和父母一起照看孩子。等孩子大点,就出去找工作,凭自己的劳动努力赚钱养活娘俩。最重要的是,从小教育好孩子,内心要充满着爱,爱自己、爱家人、爱这个世界很多值得爱的人事物,内心充满阳光和善良。

不要爷爷奶奶带,并不表示不去看望爷爷奶奶。此时不应该想着怎样报复一对失独的老人(虽然他们之前做得很过分),而是应该安慰他们,孩子虽然你会带在身边,但她永远是他们的孙女,血缘亲情是永远不会断的。要他们积极面对生活,努力保重好自己的身体,你得空的时候,就带孩子来看他们。

老人以前千错万错,也不能成为你此时报复的理由。你带孩子的理由,完全是你爱孩子胜过一切。


本期专家  倪锐:

作家,婚恋咨询师,有散文小说在《湖南文学》《湖南日报》等报刊发表。


编辑:罗雅洁

二审:吴雯倩

三审:陈寒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