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付英:花甲母亲割肾救子 爱感天地

2015-05-22 阅读数 179263

2015最美家庭 胡付英

2006年5月,家住娄星区茶园镇春溪村的喻双喜被查出患有尿毒症,这对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在得知喻双喜的病情后,弟弟喻乐平拿出了自己多年打工、准备结婚的积蓄,父母也拿出了养老金,可是这些钱在喻双喜的治疗费面前仅仅是杯水车薪。短短半年多时间,吃中药,做血透,就花掉了20多万元,可是喻双喜的病情却没有得到控制。医生告知喻双喜换肾是唯一的办法。面对60多万的换肾及后续抗排异费用及肾源,一家人陷入无助的恐慌。但是大家都有一个信念,哪怕只有一丝希望,都要拼尽全力。于是父母喻铁连和胡付英四处筹钱,亲朋好友、社会救助,能借的都借了,周围的人得知双喜的情况后,也纷纷伸出了援手,终于勉强凑到部分手术费,可是肾源却迟迟没有着落。一天,母亲胡付英无意得知可以活体捐肾,她感觉看到了希望。

随后,她告诉了家人自己想为儿子捐肾的想法,却遭到儿子和媳妇的反对。他们怎么舍得母亲遭这般折腾。但是看着儿子日益消瘦的脸庞,母亲不得不瞒着喻双喜,做家里人的工作,她说:“我已经一把年纪了,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是双喜还年轻,要走的路还很长,他还有老婆孩子要照顾,无论如何,我都要救他。”在婆婆的坚持下,刘红平只好妥协,陪着婆婆一同去中医院做配型,幸运的是胡付英与喻双喜的肾配对成功。这似乎让正处于绝望边缘的全家再一次找到了希望。

 

2015最美家庭 胡付英

2015最美家庭 胡付英

肾源解决了,喻双喜却怎么也不能接受。从喻双喜开始住院透析起,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身体水肿十分严重,有时候对着镜子,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看到自己的病让整个家庭陷入困境,喻双喜心里压力很大,好几次都拒绝接受治疗。更无法接受步入花甲之年的母亲要切掉一个肾来救自己的命。

为了说服儿子,她发动亲戚朋友进行劝导,看到家人对自己充满期待的眼神,喻双喜最后选择妥协,同意进行手术。在被推入手术室前,母子心中都彼此牵挂着对方。胡付英说自己的生命不重要,喻双喜却说最害怕肾移植手术会伤害到母亲的身体。经过数小时的手术,母亲的左肾被成功植入儿子体内,手术圆满成功。

手术结束后,母亲胡付英为了把钱省出来给儿子治疗,甚至没有按照医生嘱托安心在医院休养,手术后才8天,母亲胡付英就匆匆离院回家。当时喻双喜的父亲已经外出打工,妻子刘红平在医院照顾喻双喜,胡付英只能自己照顾自己。手术后很长一段时间,胡付英右手手指都无法正常收缩,日常生活起居也成了问题。即便是这样,她仍拿起废弃的菜刀单膝跪在地里除草种菜。邻里看到都心疼地骂她不要命了,她笑笑说:“趁着现在还可以动,种点菜,养点鸡,存点鸡蛋,双喜回来才有东西加强营养。”

 

2015最美家庭 胡付英

2015最美家庭 胡付英

虽然经历了一场病魔的残酷考验,但喻双喜一家相互扶持走过了生命中最艰难的一段路程。双喜是不幸的,却同时也是幸运的。在得知喻双喜的情况下,娄底三星矿业公司安排他在公司当门卫,安排其妻子在写字楼工作,还为他们在公司里安排了住房。弟弟去了外地打工,父母就在家里种点田,养点鸡。一家人的生活也正在越来越好。而说到自己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时,喻双喜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我的家庭,我身边的亲人朋友还有社会各界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帮助,而现在我的生命得以延续,我希望自己在有限的能力之内也能去帮助身边有需要的。”双喜一家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虽然家庭依然清贫。但他们两口子总会很热心的帮助身边的同事朋友,而父亲也还是在坚持自己的老本行,义务为乡邻当兽医,母亲就趁农闲的时候,帮村里搞起了卫生,做起了环境卫生劝导员。一家人都说在最困难的时候是乡亲邻里和同边朋友亲人及社会各界伸出援手,现在挺过了最困难的时候,是自己慢慢回报他们的时候了。

当说到对家庭的愿望时,一家人不约而同的说到:“会好好生活,争取尽快还清家中欠下的债务,还有就是希望赚点钱把家里的土砖房翻修一下,让一家人团聚的时候有个温馨地方,还有就是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