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性侵的女运动员们终于站了出来…

2021-08-06 阅读数 36493

近日,欧洲沙滩手球锦标赛在保加利亚举行,而令人难以相信的是,挪威队队员却因没有穿符合规定的比基尼参赛被欧洲手球联合会(EHF)处以1500欧元(约合1万元人民币)罚款。

EHF 19日宣布的处罚决定称,在与西班牙队争夺铜牌的比赛中,挪威队穿短裤出场属于“着装不当”,不符合沙滩手球比赛规则中要求运动员必须穿比基尼短裤的要求。

而EHF所说的“不当”的着装,正是下图中女队员们统一穿着的短裤。

挪威女子沙滩手球队的队员们认为身着比基尼比赛并不实用,且令她们因过度性感而感到不适。

都2021年了,女性还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穿什么?

果然,这件事引起了轩然大波。不少人对这一处罚表示抗议。

美国女歌手Pink发文支持女运动员,并表示:“要罚款?我来付!”挪威文化和体育部长Abid Raja也发文表示:大男子主义和保守国际体育界需要改变态度!

挪威手球联合会表示,会为队员支付罚款,同时在社交媒体发文称:“我们将继续为改变国际比赛着装规则而努力,这样球员就可以穿着她们觉得舒服的衣服参赛了。”

根据国际手球联合会的规定,男运动员可穿着背心和不超过膝盖以上4英寸(10.16厘米)的短裤比赛,而女性则须穿露脐上衣,且比基尼短裤还需以朝大腿以上的角度“贴身剪裁”,最大边宽为4英寸。

同样是“4英寸”,在对男女不同位置着装剪裁的要求上,却有如此大的区别,其实说白了,就是体育界对女运动员的“性化”。

其实,不止在沙滩排球项目上,体操、网球等比赛中,很多女运动员的着装都明显比男运动员少。

同样经过多年的辛苦训练,同样经过严苛的选拔,终于能进入圆梦的赛场。可上场比赛后,很多人却只关注女运动员们是否性感,对“可观赏性”的重视,远高于对运动员自身技能的关注,这是多么可气的事。

而和男性运动员相比,很多女性运动员面对的困难,还不止着装这一方面……



一位叫玛姬的美国女孩,从小就喜欢体操,颇有天赋的她3岁左右就开始了体操训练。

可以说,那时的她,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向人们展示着她对体操的喜爱。

是的,是“那时的她”,因为,后来的她,开始对自己最爱的体操,产生了恐惧。

而这一切的变化,正是一位叫拉里·纳萨尔的医生带给她的。

15岁那年,玛姬进入了国家队,虽然训练十分严苛,有时甚至还是封闭式的,但怀着对体操的热爱,玛姬一直满腔热血地在寻梦的路上拼搏着。

可是令玛姬感到不适的是,有时训练后,她会被纳萨尔医生带去一个房间单独进行“背部治疗”。


“治疗”的整个过程,让当时还只是个孩子的玛姬十分不解。因为纳萨尔医生会在治疗期间,乱摸她的身体,有很多不必要的身体接触。


疑惑的玛姬询问自己的队友是否也接受过这样的“治疗”,队友也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教练莎拉曾打电话告诉玛姬的妈妈,她无意间听到玛姬和另外一个队员的谈话,说纳萨尔摸玛姬的私处,甚至做出了更可恶的事。

玛吉的妈妈。

除了玛姬,还有当时同样15岁的瑞秋。

因为腰部和手腕疼痛,于是她会找纳萨尔进行物理治疗。

可没想到,可耻的纳萨尔居然在瑞秋妈妈在场的情况下,故意挡住瑞秋妈妈的视线,对瑞秋进行了侵犯。


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瑞秋平均一个月会去治疗一次,这期间,在多数情况下,纳萨尔都会侵犯瑞秋。

还有洁米,她表示在体检时,纳萨尔曾要求她们脱的一丝不挂。

即使是在奥运会比赛期间,纳萨尔也没停止过他的罪行。

“在我的房间里,在我的床上,在我参加悉尼奥运会时住的酒店里,他都侵犯过我。当时我以为被他那样对待的只有我一个人。” 

在美国体操队中,像这样被侵犯的女孩,还有很多。这名队医,对队内近160名女运动员进行了数十年的猥亵和性虐。

而这些女孩,有的被家人怀疑,从此再也不敢相信身边这些最亲的人;

有的害怕就诊,害怕与医生独处一室;

有的在公开指控后,被“键盘侠”肆意嘲讽抨击;

还有的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甚至有人不堪痛苦选择自杀……

女孩们的体操梦,彻底碎了!



从1996年到2015年间,拉里·纳塞尔一直是美国体操协会的医生,负责体操运动员的运动康复工作,纳塞尔还曾带队参加过悉尼,北京,伦敦奥运会。

做为队医,本应在队员们病痛时给予治疗和减轻痛苦的纳塞尔,却夺走了很多女孩的童贞,摇身一变成了女孩们的痛苦源泉。

很多女孩被侵犯时都还处于懵懂无知的年纪,以为平时亲切的队医是在给自己进行“专业治疗”,而纳萨尔也会通过悄悄送零食等各种方法让这些远离家人的小丫头们卸下防备。

直到成年后,女孩们才意识到自己当年被一个禽兽性侵犯了。

这些姑娘有反抗吗?

当然有!

可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纳萨尔一直扮演着好人的角色,更重要的是,他位高权重,女孩们的反抗和举报,无济于事。

于是,女孩们继续被侵害着,而“好人”纳萨尔却依然逍遥法外。

直到2015年7月,对纳萨尔的恶行,体操队终于迫于压力报了警,但警方竟然一直拖延调查,让他继续自由活动,并造成了至少70-120名甚至更多新受害者。


2016年,事情终于迎来了突破性的转机。

曾被纳萨尔侵犯的瑞秋,决定站出来指控恶魔。

她找到了媒体,以公开身份详尽描述了自己以治疗之名被侵犯的种种事实。

纳萨尔被逮捕时,警方当场就发现了约37000张不雅照,照片中的主人公,有儿童有少女,画风不堪入目...

在瑞秋公开指证后,曾遭到纳萨尔性侵害的女性们,也相继站了出来,讲述着幼年时的惨痛经历,更展示着她们此刻的愤怒和无畏。

“年幼弱小的女孩不会一直弱小,她们成长为强大的女性,她们有一天会回来摧毁你们邪恶的世界。”

“你给我看好了,我承受过的那些伤痛,我会让它们铸造我,让我变得更强大,你摧毁不了我。”

“你现在已经看到了,我们,这群那么长时间以来被你残忍侵害过的女性,已经团结成为了一股力量。而你已经无法再伤害任何一个人。我们就在这里,我们决不会退缩。”

……‍

最后一个出庭作证的是第一个将身份公开的瑞秋。她目光坚定,语气沉着冷静,却充满巨大的能量: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公开身份,我只想说,我想证明我们这些人遭遇的事是重要的。”

“我们要保护其他无辜的孩子,免受性侵所带来的急催灵魂的毁坏。”

“这些孩子,值得用一切去保护!”

最后,一共有156名女性对纳萨尔提出刑事控诉,指控他曾经对她们实施了残忍的性侵犯,这是多么让人心惊的一个数字!

而面对156份证词,纳萨尔还企图狡辩。他准备了一封长达六页纸的陈情书信给阿奎丽法官,称自己是被诬陷的。

阿奎丽当庭宣读了纳萨尔的辩护信后,直接扔掉了这封信,并当场驳斥了纳萨尔为自己的辩护。

在这场为期7天的庭审即将结束之际,法官对勇敢的证人们说:“将你们所有的痛苦都留在这里吧,去外面追逐你们的辉煌。” 

而对纳赛尔,法官说:“而你,先生,你不配再迈出监狱一步。因为我签署了你的死刑书。”

在姑娘们的勇敢和努力下,最终纳萨尔性侵与娈童罪名成立,他被判175年有期徒刑。

正义虽然迟到,但还好没有缺席。

为了让恶魔得到惩治,她们勇敢揭开自己的伤疤,终于,她们得以为正义和胜利彼此相拥。

一个恶魔被永远关进了监狱,世界或许会因此而变得安全几分。

但在世界各地的运动场上,还有多少黑暗的角落,多少无辜的女孩们、男孩们正在经历着同样可怕的黑暗。

未来,也许正如其中一位受害者在法庭上所说的那样:

“我希望每一个人了解,尽管我的运动生涯很成功,但我同样也是这上百位受害者中的一员……

我们已经受够了,是时候该改变了,我希望下一代运动员们,不要再像我们这样,活在焦虑和恐惧之中..……”


本文综合来源:环球时报、纪录片《吹哨人:美国体操队性侵丑闻追踪》、纪录片《在金牌的核心:美国体操丑闻》等。

编辑:美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