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民政局长超负荷工作病逝 吃住很抠门

2010-06-18 阅读数 83547

他走时,正值山花灿烂,把生命永远定格在了52岁。

陈声伟,湖南省衡南县民政局局长。他以自己的鞠躬尽瘁,树立了一名共产党员爱民、亲民、为民的公仆形象,人们亲切地叫他“亲民局长”。近日,省民政厅和衡阳市委、衡南县委分别发出了向他学习的决定,衡阳市委还追授他为“爱民楷模”荣誉称号。

“资金问题不解决,我哪有心养病啊!”

——陈声伟病倒在福利院建设上

3月19日,衡阳市第三人民医院3病室。

房内气氛令人感觉凝重。已是半昏迷状态的陈声伟躺在病床上,双眉紧锁,嘴里喃喃细语:“福利院……栽树……”

守候一旁的同事蒋贵云热泪直流。他明白陈声伟最后牵挂的,是县福利中心建设扫尾和绿化工作。

早在 2006年,看到县福利院、荣军院地处偏僻、设施陈旧,生活在里面的孤寡老人条件差,陈声伟便酝酿在县城附近新建一所集儿童福利院、光荣院、中心敬老院、救助站和老年公寓为一体,能容纳300多人的综合性福利中心。

从规划、选址、设计、施工,他无不亲力亲为。工程于2008年上半年动工,因资金制约,计划3年完成。可为了早日让老人和小孩住进新居,他东奔西跑,硬是仅用1年半时间筹措了1500万元资金。

今年初,福利中心主体工程提前竣工,仅剩老年公寓和绿化设施还未完工,还有一点资金缺口。陈声伟决定到省民政厅“化缘”。3月15日,在准备去长沙的头天晚上,他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到一家诊所去打针,凑巧被他姐夫遇上。看着满头大汗、脸色发黑的陈声伟,姐夫劝他好好休息,不要出远门。陈声伟却说:“资金问题不解决,我哪有心养病啊!”

第二天下午,布置完局里的有关工作,他依然赶往长沙。次日,听了陈声伟的汇报,省民政厅领导对福利中心的建设情况给予充分肯定,并表示给予支持。揣着高兴,陈声伟当天赶回衡南。可没来得及将这一喜讯告诉同事,他便因肝脏昏迷性病变,住进了医院,再也没有起来。

为了福利中心的建设,陈声伟耗尽了最后一滴心血。

 

“好人走了,不来送一送,心里不安!”

——孤寡老人心中的陈声伟

3月22日,是为陈声伟送行的日子。

那一天,殡仪馆里人头攒动,有亲属,有同事,有领导,更有许多他曾关心帮助过的困难群众。

鸡笼镇敬老院85岁的孤寡老人秦家常买了鞭炮,与院里的20多名老人一起赶来了。秦家常说:“陈局长是好人。好人走了,不来送一送,心里不安!”

在老人的记忆中,几乎每个月都能看到陈声伟和蔼的笑容。今年农历大年初一,陈声伟一大早来到敬老院,与司机从车上搬下一件件军大衣,逐一发放到老人手中。他告诉老人们:“这几天天气冷,局里特别给每人加配一件军大衣,过个暖暖和和的春节。”忙完后,他又像往常一样到各个住房查看。院里有位老人大小便失禁,房内气味很重,可陈声伟坚持走进房间,陪老人聊天,叮嘱工作人员照顾好老人生活。工作人员本在镇上安排了早餐,陈声伟谢绝了,而是与老人们一起分享他们自己做的馒头包子。这一天,老人们过得特别开心。可他们没想到,这竟是陈声伟生命中最后一个春节。

泉湖镇敬老院80岁的五保户张贤生,拄着拐杖,抹着眼泪赶来了:“恩人啊,你走得太早了,老天不公啊!”

老人清楚地记得,2008年8月13日下午,他突发中风,急需送医院救治。当大家为车辆发愁时,正在附近镇上走访的陈声伟得知了情况,马上派司机开车送老人去医院,并细心叮嘱,“镇里卫生所医疗条件差,一定要送到县医院。”由于抢救及时,老人转危为安。此后,每次下乡,陈声伟都会买些水果、营养品,顺路探望老人。

“民政干部代表政府与困难群众打交道,工作干得好不好,直接关系到政府形象。我们必须时刻心牵群众,让他们充分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这是陈声伟生前经常说的一句话。

在整理陈声伟的遗物时,人们发现一个黑色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许多人的姓名、住址和家庭生活情况。那是他利用上山下乡之时,所记下的当地困难户的情况,以便随时跟踪了解帮扶进展。

2009年5月,陈声伟到茶市镇调研,了解到高屋村有位叫罗时英的烈属,与残疾儿子蜗居在一间低矮潮湿、面积狭小的土坯房里,加之常年患有多种疾病,生活特别困难。陈声伟到她家中走访,将困难情况详细登记在本子上,并当场为她解决1000元医药费,还嘱咐镇民政办按程序将她纳入农村低保。回到局里后,陈声伟又召集相关人员进行专题研究,根据政策安排资金为她修建了一栋60平方米的红砖瓦房。

乔迁新居之日,罗时英提着鸡鸭向陈声伟道谢。陈声伟婉言谢绝:“老人家,这不是我个人的功劳,是国家的政策好啊!”

 

“他对群众很宽容、很有耐心,对自己、对家人、对同事却要求严格。”

——同事如此评价陈声伟

“老陈对群众很宽容、很有耐心,对自己、对家人、对同事却要求严格。”这是衡南县民政局党组书记全志勇对老搭档陈声伟的评价。

去年8月,陈声伟从办公楼一楼的婚姻登记大厅经过时,发现一名工作人员正对一名群众发脾气。一打听,原来是这名群众前来咨询婚姻问题,工作人员将有关政策讲解了三遍,这名群众依然没弄懂,工作人员一时耐不住性子,说了几句重话。

陈声伟非常生气,当场严厉责问这名工作人员:“老百姓有些地方不清楚,你为什么不能再解释得详细一点?为什么不能再多一点耐心?为什么不能态度好一些……”一番话说得工作人员面红耳赤,赶紧向这名群众道歉,并将政策解释清楚。

作为民政局局长,经常有一些亲戚和朋友找上门,想请他办理低保或救助,可他从来不讲情面,坚持要求按程序严格审查办理。

一次,他的一位在县直机关担任副局长的老朋友找到他,希望为他在农村的父母亲办理低保。陈声伟不仅不给面子,还反问他:“你父母家中情况我清楚,有楼房,有彩电冰箱,哪有这样的低保户?”

“民政救助工作要公平公正,绝不让真正需要救助的贫苦老百姓吃亏。”陈声伟经常用这话告诫同事。

对自己,陈声伟更是“抠门”得出了名。每一次到外地出差,他都会拣最实惠最便宜的宾馆住,拣最简单的东西吃。2007年,他与两名同事到北京向民政部汇报工作。为了找一家便宜宾馆,硬是带领大家拖着行李,在街上转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一家每晚100多元的宾馆住下。他对同事说,“我们每节约一分钱,困难群众就多一分救助。民政资金要全部用在最需要的地方,花在最需要用的人的身上。”

在陈声伟75岁的父亲陈培煌眼里,儿子是自己的骄傲,是孝子,但就是有时候“不听话”。2009年,县民政局有七八个招人指标,陈培煌想让儿子打个招呼,把大学毕业后仍打临工的侄女调进去,陈声伟硬是不肯。

多年来,陈声伟一直坚守基层。他说,当官不在位高,关键是为老百姓做了多少事。

相关推荐